让我们倾听非主流的声音

李犁 原创 | 2008-09-20 23:39 | 投票
    一段时间以来,对中国财经界一些所谓主流人士,跟随美国的主流亦步亦趋、人云亦云的状况,有些莫明的不快之感,经过反省,自责为“情绪化”,后来听说有个香港区全国政协委员、金融专家刘梦熊,强调“荣登美国‘两房’公司外国债权人之榜首的居然是中国,一共持有涉及该两间公司高达3763亿美元债券,约占中国外汇储备总额21%”,感到后脊梁发凉,但总觉得那些主流人士,在美国学习生活这么多年,有些还是华尔街出身,难道不知道美国的水有多深吗?

  夜深人静,翻出了一本带有黄锈的旧书,该书由国内非主流出版社“广东经济出版社”2006年出版,美国非主流专业人士AddisonWiggin所写的《美元的坠落》(THEDEMISEOFTHEDOLLAR),一口气读完之后,真正地将内心地“情绪”点燃了,当然还是自责,我们号称专业人士、媒体人士,当时津津乐道的是“格林斯潘”(AlanGreenspan),却没有将这个AddisonWiggin及其所写的《美元的坠落》放在眼里,所以我们没有理由向刘梦熊老师那样去指责:“将外储的百分之二十以上投资于美国“两房”,这相当于将大部分鸡蛋放在一个篮子。当年亚洲金融风暴,香港和东南亚楼市崩溃,还闹出「负资产」,业主和银行一齐遭殃,说明房屋按揭本身风险很大,其衍生债券更是危险品。”其实我们是在和中国的主流在一起,心存羡虔地玩味着所谓主流人士们的一言一行。

  为了弥补我们自己的过失,让我们回顾该书的一些重要观点。本书珠玑满目,笔者只不过是个普通的“探宝者”,鉴赏力有限,但仍觉有几件“珠宝”值得在这里玩味。其实我个人更看重第七章“令人扼腕的美元衰落”中的论断。除了作者多次强调的美国人“把借来的钱当成是自己挣来的钱”之外,他认为,“(全球性)通货膨胀的真正原因是美国的信贷政策”,依靠印刷钞票和债务而刺激经济,显然与斯密的假设相违背,虽然这不是美联储的本意。作者如此判断的逻辑起点是:当年放弃金本位,只是为了通过扩大美元流通量而达到对国际贸易实施有计划的干预。他还警告格林斯潘:美国在全球范围内的贸易赤字的扩大,最终会导致外国居民不再接受在美国的负债和投资求偿。他还一针见血地指出:美元贬值和通货膨胀都是美国人的购买力降低,好象给猪涂了口红,然后给猪起了另外一个名字。难能可贵的是,作者对中美经济关系着墨不少,在本章中,他指出,中国采取了钉住美元的货币政策,两个国家的经济唇齿相依了,而我要补充的就是:中国的外储中高比例的“类两房”投资,很可能将中国对美的“经济外交政策”套牢了,进而压缩了中国的“政治外交空间”。作者进一步指出,美国的低利率环境带来了抵押房贷泡沫,低利率的贷款绝大部分转化为低效益的住房抵押贷款,因为房主(第一居所及其以后)选择再贷款,而新购房的借款人(尚未拥有第一居所)蜂拥而至,因为贷款太廉价了,廉价贷款造成的虚假需求支撑了虚高的房价,不久就崩塌了。接着美元继续贬值,而外国政府一旦抛弃美元资产储备,债务回归美国,美国的金融体系崩溃了,接着波及全球,“美元本位”时代带来的问题是全球性的。

  作者的观点可能值得商榷,但是他的特立独行,他的非主流,不仅应该倾听,而且应该学习;不仅学习他的专业思考,而且学习他的道德勇气;作为一位媒体人士,我们对非主流的关注和支持,其实就是一个原则:“头上的星空和内心的道德准则.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