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接侵权”加剧“中国制造”风险

欧国峰 原创 | 2009-10-13 13:08 | 投票

      中国台湾地区的一项法律修改动议,险些使大陆“山寨”产业供应链面临断炊风险,但大陆“山寨”企业尚未充分意识到,危机就已暂时擦肩而过。

危机来自台湾地区曾计划在新专利法中加入间接侵权条款。相对于直接侵权(实施了专利权人的全部技术特征),间接侵权的约束更严格,就算企业本身不构成侵权,只要销售、提供某种产品(包含专利权人的一部分技术特征),“诱导、怂恿、教唆”其他企业实施侵权行为,也算侵权。
具体而言,如果台湾厂商为“山寨”厂商代工零部件,除非本身对零部件有专利权,否则被仿冒的对象不但可对“山寨”生产商,还可对零部件供货商提起诉讼。“庆幸”的是,8月上旬,台湾媒体披露台湾有关部门暂时未将其纳入修法范围。9月2日,台湾亚太技术交易公司总经理壮水荣对笔者确认了突然发生的变化。
但事情并没有结束,台湾的动议显示出知识产权保护正在新兴经济体强化的一种趋势。对大陆地区而言,除了“山寨”企业,大量自有知识产权薄弱的品牌企业,也将受到冲击,受影响程度将远远超出台湾厂商业务收缩、难以获得廉价零部件的层面。具体而言,大陆企业向更多新兴经济体出口将受到限制;使用涉嫌侵权的零部件组装成品,可能承担连带责任;甚至代工业务,也可能在本土或者出口地被诉(如同台湾地区代工企业)。
 
“山寨”供应链险遭釜底抽薪
 
“山寨”式生产,系指以极低成本,模仿主流品牌产品的外观或功能,并加以创新,最终在外观、功能、价格等方面超越品牌产品。受制于本土研发、关键零部件的生产能力等,大陆“山寨”产业对外部供给的依赖程度非常深。
“山寨手机”就是典型例子。从产量上看,全球有超过一半的手机在中国大陆制造;以深圳为中心的珠三角地区又占四成。装配手机所需组件包括四大类,主要组件都依靠外购:一是占成本50%以上的主动半导体组件,细分为基频、内存、射频等芯片,主要采自欧美厂商;二是被动组件,细分为包括电容、电感和电阻等,主要供应商是台湾和日本厂家;三是结构件,主要是手机外壳和PCB板;四是功能组件,包括显示屏、电声组件、振动马达、电池、天线、摄像头,大都采自中国台湾和日、韩厂商。
在外部供应商中,台湾厂商又因成本控制力更强,与大陆“山寨”产业的联系更紧密。譬如,“山寨手机”大量采购台湾联发科的低价手机芯片组与整合方案,台湾威盛公司推出的“开放式超移动产业策略联盟”,受到“山寨笔记本”厂商青睐。
对于向“山寨”企业提供零部件的台湾厂商来说,倘若台湾地区立法增加间接侵权条款,那么只要大陆“山寨”企业的成品被控侵权,自己就可能被追究。一旦实施起来,由于专利认定和归属的复杂性,对产品不拥有知识产权的厂商有风险,甚至有产权的厂商也可能陷入侵权纠纷。随着终端成品的销售地区扩大,零部件厂商的潜在风险也越大。
“如果台湾制定了间接侵权条款,对当地代工厂商肯定会有打击”7月下旬,中国政法大学教授研究生院副院长李曙光教授对笔者表示。因影响重大,台湾地区有关部门在2007年10月就公告专利法侵权相关修法资料,今年7月中旬再次邀请美国、日本、德国和台湾本土学者及司法界人士举行“专利间接侵权国际研讨会”,曾透露新专利法第100条将增加间接侵权条款,但8月上旬突然决定放弃。
 
 “中国制造”的法律风险正加剧
 
   “台湾有关部门放弃将间接侵权入法,主要是各方观点存在重大争议。”台湾亚太技术交易公司总经理壮水荣对笔者分析说。反对方的重要理由,是台湾产业特性所决定,如果制定间接侵权条款,可能造成滥诉。
     但这并不意味着终止。据了解,台湾去年就已成立了智慧财产法院(知识产权法院),搁置立法是积累司法经验,等时机成熟再行立法。而台湾智慧财产法院,也已经受理过多起间接侵权的案例。这意味着,约束力依然存在,只是因新专利法暂时不新设间接侵权条款,当地司法部门将主要援引民法共同侵权行为制度,采取个案审理的方式。
“台湾地区讨论要制定间接侵权条款,也是面对国际知识产权保护压力做的一种姿态。”7月中旬,台湾资深媒体人王志仁对笔者表示。今年年初,美国贸易代表署认为台湾知识产权保护得到改善,宣布将台湾剔出特别301观察名单。此前,2002年至2004年,台湾被连续3年列入优先观察名单。王志仁认为,值得留意的是相关立法的蔓延可能,譬如大陆地区会不会跟进?
事实上,答案是必然的,仅仅在于会在何时?在1871年由美国地区法院提出间接侵权、1952 年正式进入专利法之后,英国、德国、法国、瑞典、冰岛、挪威、丹麦、秘鲁等西方国家和日本、韩国等东方国家均纷纷在本国专利法中增加了间接侵权条款,甚至还有印度、中国香港等新兴经济体。
目前,与台湾地区近似,大陆地区目前采取的是强化司法、谨慎立法。大陆现行专利法是1984年制定的,先后经历了三次修改。在2006年第二次修定专利法,业界就有过增加间接侵权条款的建议,去年做第三次修法时再度提起,最终还是决定先借助司法途径。中国政法大学教授研究生院副院长李曙光教授告诉笔者:这并不会弱化约束力度,如果认为被侵权的公司有证据,大陆执法部门还是比较配合。大陆法院也已审理过涉台间接侵权案。去年10月,台湾原相科技公司称三家大陆企业销售的成品中,所用光电鼠标芯片涉嫌侵权,于是将生产该芯片的韩国企业、采购的中国大陆企业一并起诉。
而更多新兴经济体,也可能在立法或执法中跟进。除了内部因素,它们面临的外部压力都非常大。今年,美国共将12个国家列入“优先观察名单”,除了中国,还有俄罗斯、智利、阿根廷、印度尼西亚、以色列、泰国和委内瑞拉等。还有来自跨国公司的压力,经济不景气更导致专利竞争升级,中国大陆企业更首当其冲——今年前7个月,联想、华为、中兴通讯、UT斯达康纷纷被密集卷入在美专利案件。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