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南方航空公司:走向国际化的国家官僚资本主义

赵京 原创 | 2009-03-19 10:36 | 投票

 

20081129,我接到proxyvote.comImportant Notice Regarding the Availability of Proxy Materials for the Shareholder Meeting电子邮件,要我作为股东就1229召开的中国南方航空公司特别股东会议投票。

 

我立即在网上阅读相关文件,选择“出席会议”,而不是仅从网上投票。不久,我收到了打印出来的投票证书。我马上与广州的维权人士唐荆陵联系,请他代理我出席会议,并送传真到中国南方航空公司表达我的意愿(附件1)。我们的基本目的是:1)了解走向国际化的原中国国营大公司的股东会议程序;2)利用机会表达对人权问题的关注;3)帮助中国的海外上市公司在国际上做生意时遵守“世界人权宣言”等原则。

 

123纽约Mellon银行(BNYM)(附件2)发传真给我,说BNYM是中国南方航空公司在美国的depositary(存款者),我的股份ADR只能通过Broadridge投票,再由BNYM代理投票。其中,这句In practice, ADR shareholders can not present themselves in person and vote their ADRs at the meeting(现实上,股东不能本人出席股东会议投票)隐含“有中国特色的”国家官僚资本主义性质,把绝大多数的小股东民众排除在经济决策过程之外,与“人民代表大会”通过“人民代表”把人民排除在政治决策过程之外同出一辙。

这正是我们要改变的。中国南方航空公司既然跑到美国来上市,还能如法炮制,欺凌小股东吗?

 

我立即与BNYM联系,指出中国南方航空公司拒绝我出席股东会议,侵犯了股东的基本权利。因为美国证券法规正是基于大萧条的教训而设立保护绝大多数小股东的,特别在今天,所有美国人的退休基金等都以各种途径流向股票市场,更需要保户小股东的权利,我保留向Securities & Exchange Committee(SEC,美国证卷管理委员会)申诉的权利。BNYM马上理解了我的意向,说他们只管报告股东投票的结果,而没有权利过问股东是否能出席会议,并把我的出席会议的意向同时转送给我和中国南方航空公司。我为了不把事态弄复杂,用信件送出了投票(而没有等到开会时才在会场投票)。

 

直到会议前夕,我没有受到中国南方航空公司的任何答复,就判断中国南方航空公司不会违背常识阻碍股东出席股东会议。以下是唐荆陵的“南方航空股份20081229日临时股东大会会议情况汇报”:

 

[我于早上920到达位于新白云国际机场南工作区的南航明珠大酒店。上到四楼的会议厅,门口正进行入场登记。

接待人员问我是否办理过股东出席登记,我答复说我是作为代理人出席会议,股东本人已经向公司进行了必要的登记。我看到桌上的股东签到表只有寥寥几个大机构股东。我报出我代表的股东名字并出示我的委托书、身份证等文书,对方显然是有备而来,称不能确认我所代表的股东身份。我让接待人员再给予核实。后出来一位小姐,称赵京为ADR(存托凭证)持有人,不属于A股、H股股东,不具有会议出席资格。并称ADR持有人应向其经纪人表明投票意见。

我指出我来是要代表股东发表对公司经营相关的意见,如果公司在我方的出席资格上出现错误可能导致严重法律问题,且赵京先生已经就此事与南航公司取得了一致意见时,小姐声称已经就此问题咨询过中国和美国方面的律师,公司方面还曾向美国投行查询以便确认先生是否为ADR持有人,但对方声称因为隐私保护的理由不能提供有关资料,故他们不能确认先生或者其代理人的出席资格。

经过交涉后,小姐声称愿意接纳我在会议旁听区参与,但不能作为股东代表发言。我进入会场。会场前方是排成正方形的会议区,围着就坐的为董事会成员、监事会成员、见证律师、董事会秘书等成员。后方为旁听区,新闻党委办等在旁听区。会场左后方是董秘办的区域。出席会议的董事长(代)为李文新。会议通过书面投票方式通过了拟订的议题。投票前,出席会议的两个大股东博时基金和国泰基金分别就具体经营上的一些问题提问并得到解答。在投票等待计算票数和休息的间隙,董事长到靠近旁听区的股东席上和上述两家基金的代表谈话。我趁机会直接和李文新先生打招呼,并表明我是代表美国的ADR持有人赵京先生来表达对公司经营战略问题的关切:一是公司方面是否注意到了在跨国经营中人权问题对公司发展战略的产生重大影响的一些案例?比如雅虎以及一些石油公司;二是公司方面是否对自己所从事的商业活动可能产生的人权问题作过评估或将采取什么对策?先生没有立即回答我的问题,请我和董事会秘书谢兵(该人列席会议)联系。我正和李先生谈的时候,董秘办的一个女孩子赶紧过来,很紧张地看着我们,似乎想阻止我们交谈,但因为整个谈话不长,她最终没成功。

[1] [2]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