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政花费要“会审”更要“常审”

周明华 原创 | 2009-03-02 12:25 | 投票
标签: 财政花费 

周明华

财政预算太专业,厚厚一本看不懂,几乎已成每年两会上代表批评的核心内容。“公车花费每年都是一笔巨大开支,财政局能不能告诉我们,这一块花费究竟是多少?”、“政府招待费做了些啥?”政府如何花钱,一直是两会上代表委员最关注的焦点,在24日深圳市财政预算专审会上,不少代表现场讨说法,问题一个比一个尖锐,并要求有关部门现场答复。(2月26日《华西都市报》)

我注意到,为了回应代表质疑,深圳市财政局特别增加了一个财政预算解读会。但即便这样,依然让参会代表不满意,仍要求有关部门现场作答,政府招待费做了些啥?公车花销为何如此巨大?我深为代表的这种较真精神所感动,他们所发出的这种声音可谓掷地有声,也是我们时代所需要的最强音,更是选民选出的人大代表肩护时代使命,更好地履行建言献策之职的一种责任担当。

当前,不管我们愿不愿意看到,“三公” 耗费每年数千亿之巨,已是构建廉洁政府的一大屏障。公众或许已记不清这是连续几年的两会上,有哪些委员要求财政部门现场解疑了?显然,如何清理并拾起财政监督的“本有之法”,完善并细化监管缺失,已迫在眉睫。1995年1月1日起施行的《预算法》第39条规定:“地方各级政府预算由本级人大审查批准”;第66条明文规定:“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务委员会对本级和下级政府预算、决算进行监督”。而2007年1月1日起施行的《各级人大监督法》第三章专门表述人大对政府的财政预算监督。

应该说上述两部专门法律对财政预算及常态监督,都做了详实规定,只要不折不扣,认真履行条文规定,各级人大及其常委会的有效监督,就一定能监督好政府如何花钱。而现在众多代表纷纷指出的是,安排审议财政预算的时间只有一两天,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让上千名代表对财政预算进行详细 “会审”,就像“看天书”,要不走马观花都难。况且,谁又能保证各地每年一度的送至代表手中的那份《预算报告》就是“实货”呢?之前有人披露个别地方,《预算报告》存在“阴阳脸”现象,即拿给代表审议的报告与付诸实施的“内部报告”不同。

我们虽然不敢说这种现象普遍,但绝非仅有。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人大代表常态化监督政府钱柜的机制尚未形成。要根治财政预算报告的“看了白看”的集中“会审”痼疾,就须使财政花费得到常态审议与经常性激辩,代表的“较真精神”更该表现在“两会”之下,甚至做到“一事一议、一款一审”。从而动态而及时地挤兑掉“预算水份”,这并非要与谁难堪,而是使权力得到制衡和监督,让每一分税款的进出都彻底亮化。另外,我们还需尽快廓清政府与人大的权力与利益在“财政预算”深处的“暗示关系”,防止监督与被监督者之间的利益互动现象发生。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