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安居,Bye-bye 温州

郑俊杰 原创 | 2009-03-30 21:14 | 投票

调查显示:

 ■今年1月份,百安居温州店刚刚增资500万美元

 ■2007年4月份开业以来,百安居温州店纳税总额近100万元

 ■撤离后,百安居将安排专门服务人员,继续为原有客户提供服务

百安居,Bye-bye 温州

       “这些门窗可以打4折,如果你家装修合适的话,随时打电话给我,百安居不打算在温州继续开店了,我们的产品不可能运回上海,以成本价促销。”本月27日上午,正忙于在百安居温州上江店内与工作人员商讨库存处理事宜的张飞这样告知一位客户,张是上海阳毅新型门窗有限公司的城市经理。

       “温州门店属于改造还是关闭,目前不便透露更详细的情况,我们还在与相关部门商讨具体的方案。”本月26日,百安居中国未正面回应本报其是否撤离温州门店一说。

       2007年4月底,作为全球500强企业英国翠丰集团旗下国际装饰建材行业巨头的百安居,温州上江店以其在中国第59家门店的身份,对外正式迎客。作为一家跨国装饰建材巨头,百安居在中国诸多城市均成为当地市场的霸主,但在温州却出现如此尴尬的局面,其中因由是什么?

 意外的撤离?

        “百安居突然准备要撤离温州,我们也感到很意外,前段时间我们还刚刚与其沟通过,一切正常。”温州经济技术开发区一部门正职负责人坦言。

       百安居温州上江店要结业,在百安居中国宣布将对其在中国近1/3的门店进行调整或整合之前,确实让很多人感到意外。据记者查证,百安居温州上江店是独立法人的外商独资企业,刚刚于今年1月12日完成增资行动——公司注册资本由两年前刚成立时的250万美元,增加到750万美元,而总投资也由开业伊始的500万美元扩大到1500万美元,增资方均为百安居中国。

       “百安居温州上江店的增资申请,是去年底提出的,今年1月12日刚获得浙江省外经贸厅的批复。”温州经济技术开发区一部门的人士透露。该人士还表示,从百安居温州上江店此次大幅增资的情况看,其原有计划应该是看好温州市场的。

       显然,百安居中国计划让温州上江店结业,是一项临时决定。据知情人士称,牛年春节之前,百安居温州上江店的运营都还一切正常,但春节过后不久,百安居中国总部就陆续派员到温,协调门店结业事宜,并与温州当地政府进行了沟通。

       与百安居中国决定结业温州门店仅用了两个月左右时间相比,其选择在温开出门店可是费了一番苦心的。早在2005年夏天,百安居中国决定进入温州,当时是首次将门店开到中国二线城市,而且计划投资高达2100万美元。“百安居进入温州,当时是他们先有这方面意向,我们才找到对方洽谈的,门店开业的前期筹备就花了一年半左右时间。”温州经济技术开发区招商局的相关人士透露。

       对于百安居要撤离温州的消息,百安居温州上江店的物业租赁方浙江大众实业有限公司总裁郑雄才也很惊讶,百安居方面只是与其有过沟通,计划改变门店的经营方案(模式),“我们还没有收到百安居方面要求解除租赁合约的消息”。

结业进行时

       尽管如此,百安居温州上江店已在内部做了门店结业的通告,并已确定员工分批遣散方案,对合同聘用期未满的员工将采取补偿措施,或者可能将相应员工推荐到百安居总部或其他门店上岗。据百安居内部人士透露,补偿条件优于劳动法规定的标准。

       同时,百安居方面也已向供货商告知“门店要结业”的事宜。3月27日上午,记者就在百安居温州上江店内遇到了上海阳毅新型门窗有限公司、温州百特利艺术装饰配套有限公司等供货商,在与百安居方面商榷库存产品处置事宜。

       百安居温州上江店工作人员证实,其门店结业的库存促销活动将于4月1日开始,并将分多个阶段、不同折扣展开。但是,记者3月27日上午在现场看到,包括灯具在内的少数产品已经开始以较低折扣进行促销。

        不过,并不是百安居温州上江店的所有供应商均将参与其结业的库存促销活动。“我们会将产品拉到其他的建材市场去卖,不参加促销。”一温州本地供货商表示。

       知情人士透露,百安居温州上江店结业后,百安居中国方面并不会完全撤退,还可能将设立一个办事处,为原有一些需要长期服务的业务,继续提供服务。百安居中国方面也向本报回复,其所调整与整合的门店,将严格遵守中国的相关法律法规,确保现有顾客的利益不受影响,还将会安排专门的服务人员继续为顾客提供专业的服务。

经营入不敷出?

        据了解,两年前,百安居中国将首家二线城市的门店选择在温州,主要是看好温州火爆的房地产市场。

        可是,两年间,百安居温州上江店分享到温州装饰建材市场的份额却非常有限。据记者掌握的一份纳税资料显示,百安居温州上江店自2007年4月底开业以来,其纳税总额还不到100万元。按此纳税额度计算,百安居温州上江店近两年以来,毛利润收入还不到2000万元。

        业内人士称,百安居温州上江店约7000平方米的经营物业,年租金可能要300万元左右,再加以门店每年至少数百万元的人员工资及办公开支,百安居温州上江店在过去两年里盈利的可能性非常小。

        对于温州上江店是盈利还是亏损,百安居中国未做正面回复,“由于企业间竞争的原因,我们不便提供门店的具体盈利或亏损情况”。

        “百安居突然选择撤离温州,按我的判断,肯定是其对当前亏损情况难以承受,最终做出的无奈选择。”温州市建筑材料行业协会一人士认为。这位人士还指出,一般一个建材市场的培育期就需要三年左右,如果不是亏损越来越严重,投资方大多会选择力撑经营下去。

        记者从多个层面了解到,在过去的两年里,百安居温州上江店的人气确实不是很旺。“坐我的车到百安居买东西的,一年不到10次。”出租车司机向文祥这样透露,向在温州市区已开了四五年的出租车。

        正是顾客的稀少,不少供货商在百安居上江店的业绩并不理想。温州百特利艺术装饰配套有限公司销售部主管徐建国表示,其公司在百安居温州上江店两年销售额仅10多万元,而其在瓯海区梧田慈湖温州家具市场的月销售额可达10多万元。

在温水土不服?

       在温州市建筑材料行业协会的相关人士看来,百安居温州上江店生意不尽如人意,是多个层面导致,包括其经营模式未结合温州人的消费习惯、竞争同质化、门店位置等原因。

       上述温州市建筑材料行业协会的人士指出,温州的装饰建材市场有百安居、温州装饰城、温州陶瓷品市场、一家家居建材及安居乐等5家,但是几个市场的产品类别基本上差不多,而温州装饰城与温州陶瓷品市场都在市中心,交通非常方便,致使温州人不愿驱车到位于相对较远的百安居、一家家居建材及安居乐等处购买。从出租车计价器显示看,百安居温州上江店距离温州装饰城的距离在8公里左右,这对于温州这样的城市确实比较偏远。

       在没有地利优势下,在业界人士的眼中,百安居门店的模式还有一个致命的弱点——门店的产品价格不可以商议,均是明码标价。而温州人买装饰建材都有议价的习惯,温州装饰城、温州陶瓷品市场、一家家居建材及安居乐等市场均由单个摊位组成,各个摊位的老板均有自主权,可以与购物者议价。“个体摊主,与购物者议价后,只要有得赚,不管多少都会卖产品,但百安居肯定做不到。” 上述温州市建筑材料行业协会的人士指出。

       同时,相关人士还指出,正因个体摊主经营的灵活性,部分摊位还对熟悉的顾客采取赊账等措施,而顾客到百安居的门店购买相应产品,须即时结清账款,更不可能出现向介绍顾客的人士提供利益等。

      除此,很多温州人都是喜欢自己买建材,再请装修队伍施工,而这使他们在购买装饰建材时,需要更专业的服务。“装饰城等市场的摊主都有数年的经营经验,他们会给我家的装修提很多建议,买什么装饰建材更合适等,而百安居的营业员做不到这一点。”去年底开始新屋装修的黄女士表示。黄女士家距百安居温州上江店仅5分钟步行路程,但她为新居装修只在百安居买过一个科勒牌的水龙头及一些小件建材。

金融危机惹的祸?

       对于当前装饰建材市场的经营压力,百安居中国方面也毫不讳言,其在给本报的回复中表示,全球金融危机对所有行业都造成了深远的影响与冲击,受累于低迷的房地产市场和不断下挫的消费信心,中国家装市场需求仍在下滑。据中国建筑装饰行业协会最新的调查数据显示, 我国家居行业2008年的销售额同比减少了30%。

       事实上,两年前还火爆的温州房地产市场目前温度骤降,装饰建材的需求也锐减。“现在还装修房子的,基本都是婚房与经济适用房。”上述温州市建筑材料行业协会人士透露。也因此,温州各大装饰建材市场的生意都不尽如人意,包括原来生意最好的温州装饰城、温州陶瓷品市场。“今年以来,装饰建材需求比去年有进一步下降趋势,春节后,像温州装饰城的部分摊位,一笔生意未做成的都有”。

        据这位温州市建筑材料行业协会人士称,如果没有这场由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金融危机,温州装饰建材需求可能会引来一个新高潮,因为包括伯爵山庄、人民路一带建成于上世纪90年代的商品房,目前正到了二次装修期,而这些二次装修的房子,对装饰建材需求偏向于中高档,这正符合百安居的定位。

        然而,很多有计划二次装修房子的温州人,现在却纷纷将装修计划推迟,将手头资金投入到其他更需要的地方。因此,百安居自然不能及时分享到这杯羹。

        据知情人士称,当前市场状况下,不仅是百安居温州上江店的经营压力在加大,包括一家家居建材、安居乐等先于百安居温州上江店立足于温州市场的,同样面临经营压力。不过,相应市场的负责人均不愿公开评论当前市场状况。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