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之思

蒋伏利 原创 | 2009-03-06 02:38 | 投票

背景   09年3月5日,温家宝总理在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作政府工作报告时指出,中国政府将在08年单位国内生产总值能耗比上年下降4.59%、化学需氧量二氧化硫排放量分别减少4.42%和5.95%的基础上,坚持不懈地推动节能减排和生态环境保护工作,坚定不移走循环经济发展之路。对此,有分析人士指出,在可持续发展问题上,天降大任于中国。其显著标志是,面对日益严峻的环境污染问题中国政府不但发布了《中国应对气候变化的政策与行动》白皮书,而且,还于09年1月正式颁布实施《循环经济促进法》。这说明,中国正在与传统经济发展模式挥手告别,其理论支持者――传统经济学也似乎走到头了。

能够与中国政府走循环经济之路的坚定之音形成呼应的,不是西方诸国的政府,而是英国《泰晤士报》的一个专栏作家——凯尔斯盖。凯氏面对08年金融危机爆发以来的种种乱象,毫不客气地发出了尖锐之音,说,被广泛应用于过去、当今的传统经济学理论存在根本性的谬误,不是简单的修补就能够解决。甚者,需要一场革命,在经济思想认识上进行彻底的“范式转变”,才能透过重新认识经济和经济学的本质,以达到架构一种新的能够指导未来世界经济发展的经济学说的预期。否则,就算人类逃过此劫,更大的灾难还会不期而至。

架构一种什么样的学说?凯氏没有明示。但在凯氏眼中,人类目前对于经济学的认知,有如16世纪俗人对天文学的认识一样无知。凯氏指出,传统经济学,无论是传统社会主义经济学,还是传统资本主义经济学(即西方现代经济学),其最大的错误在于,他们一直假设投资者是“理性的”、市场是“有效的”。可是,事实证明,这些假设必然会造成灾难性的后果,如08年全球金融海啸。甚者,本次全球金融之海啸只是表象之一,更大的灾难性后果比如全球气候变暖导致的自然之海啸,已经有所表现并显示了强大威力。04年东南亚海啸不过是其冰山之一角。

演变   凯氏可以卖药,但我辈不能哑然。沿着凯氏文章脉络,我们可以从原初开始,探寻传统经济学盛极至“衰”的轨迹。首先,什么是经济学?教科书说,经济学是研究如何运用现有资源、资本和劳动力等既有生产要素,最大程度地生产满足人类社会物质需求的种种财富。人类物质需求是欲望的海,而地球上的经济资源是有限的山和川。这些,经济学不管,它所研究和关心的,只是如何将地球上有限的资源通过有组织有预谋的生产投入欲望的海,即最大程度地满足社会和人类的各种物质需求。为此,有一个叫亚当•斯密的家伙,专门写了一本书,第一次明确地把经济学对财富的贪欲定格为研究对象。其书,叫《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

其次,什么是传统经济学?由于意识形态原因,曾有两大分野。其一是传统资本主义经济学,其二是传统社会主义经济学。前者,即是在当今中国、俄罗斯等新兴市场经济国家,拥有绝对话语霸权的市场经济学,在西方是被视为主流的现代经济学,其研究对象是市场经济。经过发展进化,现代经济学先后表现为两大流派。一曰古典经济学,也叫微观经济学,以假设市场充分竞争为基础。二曰宏观经济学,系微观经济学之修正主义,由一个叫凯恩斯的家伙所创立。其,在批判古典宏观理论和萨伊定律时,通过转变经济分析角度,达成了从供给决定和供给分析到需求决定和需求分析的转变,并以公设质疑微观经济学、寻觅发现非充分竞争市场为基础。虽然,宏观经济学即新古典经济学,通过以经济关系作为既定前提,着重分析了人们的物质偏好、生产函数的技术特征、要素边际生产力等物质技术因素在决定经济变量中的作用,从而揭示了人类社会经济生活中的一个方面,即人与物的关系的内在联系和规律性。而且,也正因为这种科学性对经济的运行和发展有一定的解释能力和预言能力,再加上基于这种科学性而形成的科学的表述方法,使其超越微观经济学即古典经济学,登顶西方正统经济学和主流经济学的高峰。然而,无论微观经济学,还是宏观经济学,在假定经济人、资源稀缺、保护个人产权等基本理论方面,他们不但殊途同归,而且还高度对应供求、等价交换和福利最大化三原理,并在成本收益分析、均衡分析及帕累托标准三方法论层面达成了一致。
 
以上是经济自由主义之微观经济学与国家干预主义之宏观经济学,随不同经济发展时期此消彼长的演变过程。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西方社会又迅速流窜新制度经济学以及其他有关市场缺陷、非缺陷的理论。虽然,新制度经济学研究了制度和制度变迁,并借助交易费用概念,说明了制度安排和权利配置对资源配置和收入分配的影响,把现实制度下各个经济主体的利益关系和行为选择作为内生变量纳入分析之中,在说明了不同制度条件下的资源配置的同时,也解释了达到资源有效配置的行为过程。尤其是博弈论的引入,彻底完成了经济学从研究资源配置到经济人互动行为的转变。可是,在方法论上,新制度经济学并未有任何实质创新,不过是利用正统经济理论去分析制度的构成和运行,进而去发现这些制度在经济体系中的地位和作用,而已。因此,在实质层面,新制度经济学等,仍以竞争、市场分析框架及上述假设、理论、方法为基础,其“非市场缺陷”依然是基于市场环境而非自然生态环境的缺陷。与微观经济学、宏观经济学一样,仍未脱离西方传统经济学范畴。亦即,在无视生态环境和资源循环利用方面,三者共同而且依然。

[1] [2] [3]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