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的消亡

万保林 原创 | 2010-06-01 08:17 | 投票
标签: 价值消亡 价值利用 

中国现在缺水了,以后还会有许多其它重要自然资源的日益短缺,稠密的人口和铺张的生产生活方式,将使人类快速步入重要自然资源日益短缺的时代。而我们现在无论是理论界还是国家战略决策层,对此都未予以足够的重视。

当今中国正处于太平盛世,经济以超高速(每年GDP增长都在8%以上)连续发展了几十年,税收也以每年百分之十几的速率连年大幅增长,与此同时,各级政府还有大笔的卖地卖资产收入(这些祖宗留下的财富现在都卖得差不多了),就是在这样一种情况下,民众的社会福利非但没有比所谓的“崩溃边缘”时期有什么大的提升,反而大幅下降,教育、医疗、住房等原来在极端困难时期都已经建立起来的社会福利统统被政府作为包袱甩掉了,但甩掉了又怎样呢?从中央到地方年年借钱度日,赤字和债务连年大幅飙升。将来一旦土地可卖的都卖光了,国有资产可卖的也都卖完了,经济又不如今日之景气(出口受阻而内需难扩),被污染和破坏的环境又要花费巨额的经费来治理,那时候我们不知道政府将如何生存?企业将如何生存?民众将如何生存?

 

 

价值的消亡

 

有不少经济学人是只关注生产的,包括相当数量的官员们,只对生产的发展感兴趣,只统计GDP的增长多少与快慢。在这些人看来,只要生产发展了,GDP快速增加了,社会经济的发展一定是好的,谁的GDP数值增长快,谁的经济建设成就也越大,他们很少会换个角度观察经济发展问题。

买台新彩电,在家里不小心摔了,只好再买一台,从GDP生产的意义上讲,这是好事,GDP因此增加了一倍;从拉动需求的角度讲,这也是好事,可以促进社会就业。但如果我们从人的需要的角度讲,这是坏事,自然资源和人类劳动的浪费都因此增加了一倍,而人们客观需要的满足与没摔彩电之前却无任何的增加。在这里,产品的破损和劳动的浪费问题就是一个价值消亡的问题。

我们前面关于无效劳动和负效劳动的一些说明,只是研究了生产环节违背人们客观需要的问题,而价值消亡问题的研究则把研究的视界移到了消费环节(其实生产也是一种消费),即价值的利用方面违背人们客观需要的问题。

 

1、价值是会消亡的

一切有价值的商品,当它作为一种使用价值而于人们客观需要的作用完结或有效性消失时,它的价值也就消失,而不论其制造过程中曾经耗费了多少人类劳动,也不论其刚生产制造出来时于人们的客观需要是多么的有效。作为价值商品,它过去确实是于人们客观需要有效的,因而也被人们视为有价值的“宝贝”而倍受人们的喜爱和珍惜。但由于时空的变换,技术的进步,人类行为或某些自然力的作用下,比如在人类的消费、浪费、破坏、战争、意外事故等行为的作用下,或在地震、洪水、冰雪灾害等自然灾害因素的影响下,商品原来的形状、结构、性能、功用等已发生了根本的变化,特别是它作为使用价值已经不再于人们的客观需要有益了,或者,其服务对象的客观需要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从而使其成为一件无关人类生产生活的废物或有碍人类生存与发展环境的垃圾。这并非什么高深的理论,而是一个普通的生活常识。

 

2、价值消亡分类:

一般地说,价值的消亡大致可分为以下六类:

在消费中消亡,或称正常消费或消耗。除佩戴的钻石和金银首饰外,通常情况下有一份消费就必有一份价值被消灭。比如吃饭、喝酒、抽烟,喷洒农药、燃放鞭炮烟火等,相应商品的价值在消费过程中立即被消灭;像治病、打针、护理等,相应药品和劳务的价值也在相应过程中自然消失;住房、穿衣等,相应商品的价值则采取了渐进的形式逐步消灭;而看电视、用冰箱、驾汽车等则是两者兼而有之,其中电力、汽油被立即消耗,电视、冰箱、汽车则采取了渐进的形式消耗。一切这些都属于价值的正常消亡,或称消受、消费。

这里有必要一提的是:任何价值实体的使用,都有个使用恰当与否的问题。比如吃饭或喝酒,只有半斤的量却偏要吃八两,弄得肚子撑得慌或喝个烂醉,那不仅是对粮食和美酒的浪费,也是对身体的伤害。又如驾驶汽车,开阔平坦的道路上挂低档且踩大油门,即浪费汽油又损坏车子。这也就是说,各种价值商品即使是在使用中消亡的,也有个效率问题。要是把握得不好,价值之物所发挥的作用却是低效率甚至负价值的。

在生产中消亡。只看到价值的生产,看不到价值的消亡是不对的,只看到产品(未必都有价值)的生产,看不到价值的消亡就更不对。生产过程总是伴随着消灭过程的,通常情况下,生产越多,消灭也越多,如生产过程中耗用的煤、电、各种原材料、人类劳动,还有机器设备厂房的折旧等等。马克思认为生产过程中机器设备和各种原材料的价值会自然转移到新产品中去。我认为首先是消灭,任何生产过程首先是一种消费过程,至于在这个过程中,各种消耗是不是值得,是不是真正做了保值增值的有用功,是不是能够将原有价值转移到新产品中去则要看具体情况。如果生产确实做了更有益人们客观需要的有用的事,又没浪费资源和劳动,所有耗费都是现有技术条件下必不可少的,那么,其各种耗费的价值是可以视为完全转移到新产品中去了的;若做了无用的事,或者在生产中有许多不必要的浪费,这种消耗就是一种无效的耗费,其价值则不会或不完全会转移,其中有一部分价值并未实现转移而被浪费掉了,不然的话,只要是生产企业,没有一个企业会发生亏损,且无效劳动和资源浪费越大的企业,其产品(或劳动)的价值反而比正常企业的产品(或劳动)价值要高,这不仅从逻辑上讲是不通的,而且从实践中看也是不合事实的,还会误导人们无视生产过程中各种无用耗费的客观存在和巨大负面作用。

[1] [2]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