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不合理社会资源分配制度是本—绝对论经济学的创立(2)

崔长林 原创 | 2010-08-25 18:55 | 投票

 

绝对论经济学将要揭示的是:(1)资本主义、社会主义经济与后资本主义、共产主义经济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体现在所获得经济发展空间的多少——因为一个国家、社会、民族、世界的未来是由空间决定并受空间的绝对制约。(2)要想获得经济社会的发展空间,就必须得有创新意义的经济社会制度,而又主要体现在分配制度的创新上,因为每一次具有划时代意义的社会进步都是从分配制度的变革开始的。(3)经济社会的未来一定是由具有绝对性质与意义的空间决定,但这不等于说相对的、具体的经济事件的发生与发展就不重要,但是,它们势必与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是的空间产生必然的联系。(4)对于某一国家、社会、民族和世界来说,由于他们或它们的未来都是由绝对的或相对绝对的事物决定(如空间、规律、原理),所以能否按这些绝对的事物去办事,便具有了绝对经济学、绝对管理学的现实意义、未来意义。

 

 

 

 

中国问题都指向资源分配制度的不合理上

 

读者千万不要以为只有自然资源才存在着一个不合理的分配问题,社会资源、经济资源同样存在着一个不合理的分配问题,而社会资源、经济资源的不合理分配,显然比不合理的自然资源分配要厉害一千倍、一万倍!为什么?因为不合理的社会资源、经济资源分配制度是贫富分化、三大差别的直接推手!正由于如此,笔者才说,把贫富分化的帽子扣在资本主义、资本家、企业家或市场的头上,是一种十分荒诞的逻辑。作为工具,资本、市场难道就不能造福于广大人民群众了吗?

什么叫工具?难道工具还有阶级性吗?一把刀子,既可以用来杀人越货,也可以用于治病救人。过去,中国共产党人认识不到资本、市场的工具性质,被资本主义国家给用了,结果怎么样?结果是我们非但没有把经济搞上去,还让资本主义国家抢占了先机。改革开放30年,中国经济为什么就能够搞上去?不就是由于我们成功地走上了市场经济道路?不就是由于我们从资本主义国家那里学着做起了市场经济、资本经济?不就是由于我们也搞起了私有经济、股票和期货市场?

搞资本经济、市场经济、私有经济和股票和期货市场有什么错?不搞资本经济、市场经济、私有经济中国经济能有今天吗?不搞股票和期货市场劳保基金能有60倍的增长?因此,笔者以为,贫富分化绝不是由于我们搞了资本经济、市场经济造成的,而一定是由于我们的分配制度,尤其是经济社会资源的分配制度存在着不合理,与我们改革之后所搞的市场经济、资本经济、私有经济虽然不能说一点联系都没有,但可以肯定,绝对没有必然联系,因为它们只是经济工具而已。

如此,笔者又想说明什么问题?笔者想说明的是:在中国搞市场经济、资本经济、私有经济和高股票市场、期货市场一点错都没有,错在我们没有利用好市场经济、资本经济、私有经济、股票和期货市场这些工具服务好广大人民群众,而形成了一种不该有的两极分化的态势。也就是说,利用市场经济、资本经济、私有经济、股票和期货市场这些工具我们只完成了一项任务,那就是把中国经济给搞上去了,非但没有消除了三大差别,而且还有使三大差别扩大化的事实。毫无疑问,没有很好地服务于广大人民群众,而形成了两极分化的态势,关键就在于我们国家的经济社会资源的分配制度不合理。

 

改革极其不合理的资源分配制度刻不容缓

 

绝对论者经研究发现:能够取代资本主义的“后资本主义”制度一定是“资源主义”制度也。诚然,笔者这里讲的资源主要指经济社会资源,而又主要表现在制度资源上。这是因为:(1)分配制度决定社会制度。如“按人分配”决定了原始共产主义的社会制度;如人身依附,决定了奴隶主义的社会制度;如按租分配,决定了封建主义的社会制度;如按资分配,决定了资本主义的社会制度等。(2)资本、财富永远都是由资源决定。大家知道,在人类产生之前是没有所谓经济学意义上的资本、财富的,资本、财富无疑是由自然资源、社会资源派生或演化出来的。(3)由于资本、财富都是由资源决定、派生、演化,所以资源分配必然决定资本、财富的分配。(4)由于我们生活在一个制度与法律的世界里,所以资源的分配制度、分配方式也就必然决定了这个国家人民的资本、财富拥有量的多寡即富裕程度,这才是贫富分化的根本原因。

在资本主义国家,由于谁拥有更多的资本谁就拥有更多的发言权,所以资本主义国家一般均实行“按资分配”——按资本拥有量的多寡来瓜分社会财富的意思。这被其美其名曰为“投入产出”。但是,在社会主义国家就不成了,因为大量的资本归国家所有,所以自然也就谈不到“按资分配”的问题了。那么,在我们的国有企业是“按”什么“分配”?当然是按权力的大小来进行分配了。于是乎便有了国有企业的老板比同等规模的私营企业的老板收入还要高许多的奇怪现象。

可是,读者千万不要忘记有以下事实的存在,那就是他们可连一钱都没有投入啊!大家知道,不是所有的投入都能够获得利润,有时是要蚀本的。可是,我们的国有企业的老板则不存在蚀本问题。而在这个时候,国有企业的资本便自然而然地失去了资本性质与意义,而成为了他们搜刮民脂民膏的资源了。这当然可以算作是一种另类形式与意义上的“按源分配”。也正是由于如此笔者才说,改革不合理的资源分配制度刻不容缓。那么,如何改革?当然需要搞清楚资源的归属性。

[1] [2]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