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应对“汇率战”要有谋略

苏培科 原创 | 2011-04-27 18:10 | 投票
  

  显然,中国又到了一个非常关键的十字路口。如果现在中国贸然采取紧缩政策,收紧货币,让人民币快速升值,将会有大量的热钱涌入中国,输入型通胀和输入型泡沫将会推波助澜。

  “货币战争”已经打响?

  毫无疑问。随着美元的不断贬值,各国央行纷纷表态要干预外汇市场,以避免本币的快速升值和热钱的流入。各主要经济体之间的“汇率之争”现在已经升级成竞相贬值的“汇率战”,全球纸币的竞相贬值必将导致更加严重的通胀和资产价格泡沫。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哪个国家的金融决策部门稍有不慎,其公共政策不能“与狼共舞”,那这个国家就必然会失利在这场“汇率战”上,他们的巨额财富会被洪水卷走。

  这绝不是危言耸听。用斯蒂格利茨(Joseph Stiglitz)的话来说:“美联储和欧洲央行所推行的超宽松货币政策,正在将世界推向‘混乱’,而不是推动全球经济复苏。”那么,在这个混乱的世界里中国的宏观政策究竟该何去何从?人民币应不应该快速升值?货币政策动还是不动?

  显然,中国又到了一个非常关键的十字路口。如果现在中国贸然采取紧缩政策,收紧货币,让人民币快速升值,将会有大量的热钱涌入中国,输入型通胀和输入型泡沫将会推波助澜。

  因此,我反对人民币的快速升值,现在强迫人民币快速升值只会是一个多输的局面。

  如果说人民币被严重低估,获益的并非是中国,中国拿廉价、低附加值的商品补贴各主要贸易伙伴,而中国的工人却在忍受着低工资,而真正享受价廉物美的反而是美国和欧洲。如果让他们自己制作这些低端日常用品,他们的CPI还不上了天,而且他们的老百姓要花更多的冤枉钱去购买高价商品。

  从全球化分工合作的角度来看,高价商品显然不应该有市场,缺乏资源禀赋的相对优势则必然会被价低者代替,但目前奥巴马政府为了创造就业、为了实现出口翻番计划、为了推行美国的再工业化,主动发起了汇率战和贸易保护主义,试图让美国的高成本工业企业开工,以吸取就业。但是,这仅仅是美国自己的如意算盘,结果未必会让他们如意。如果美国仅为了提高就业和自给自足而拒绝全球化,来发动贸易战,则会对美国金融服务业的全球化扩张带来灾难,若其他国家开始拒绝美国的金融服务,则对美国经济的打击会比目前的困难更加严重。

  长期来看,人民币升值是必然趋势,也符合中国利益,只是现在不是快速升值的时机。目前中国的出口企业利润已经被压缩到了一个极限,中国的产业结构升级尚未完成,若汇率稍稍变动就会让大量劳动密集型企业倒闭。

  2010年4月份,中国劳动密集型行业商会公布的人民币压力测试结果显示,人民币若在短期内升值3%,家电、汽车、手机等生产企业利润将下降30%~50%,占据中国出口60%以上份额的机电行业将受到重创,许多议价能力低的中小企业将面临全面亏损。据中国纺织品进出口商会测算,在其他生产要素成本和价格不变的情况下,人民币升值1个百分点,企业利润将减少1%,而整个纺织行业的利润率也就3%左右,如果汇率升值3%整个纺织行业将面临亏损。显然,人民币没有大幅升值的条件,一旦人民币汇率大幅升值、劳动密集型企业大量倒闭,将会让很多人失去工作,会让大量的农民工返乡,会让中国经济和社会发生动荡。这可能也是美国最想要的结果,也可能是美国遏制思维的延续,但我们不能让他们得逞。

  当务之急,中国应该尽快理顺国内的结构性矛盾,设法启动内需,在必要时学习发放消费券的经验,通过财政手段来刺激内需,减少畸形的外部依赖。

  同时,中国应采取更加严厉的措施管理跨境资本流动,对热钱要格外警惕。在必要时也可以采取一些临时性的资本管制措施和反制策略,比如当美国准备再次大肆发债和执行新一轮量化宽松货币政策时,中国可以适当地应用手中持有的美债“工具”,进行策略性抛售,以抑制和延缓其发债计划,以争取宏观政策的主动性。

  这样的反制策略其实也是一种平衡,会延迟新一轮金融危机来临的时间。因为量化宽松的美元已经埋下了新一轮金融危机的种子,现在这颗种子正随着资产价格泡沫、大宗商品价格等一起发芽。等到时机成熟,美联储很有可能将会以政策退出和防范通胀为借口来反手加息,让美元升值,最终的结果不但会掠走别国的财富,美元釜底抽薪还会导致各个国家的资产价格暴跌、泡沫破裂、流动性不足,宣告新一轮的全球金融危机爆发。

  如果说此轮全球泡沫因美元贬值而生,那么,这个泡沫在未来一定会被美元升值所戳破。

  假设判断成立,美国要实施“先贬后升”的策略,要完成两个前奏:一是完成资本的大量输出和别国泡沫过度膨胀;二是在美国政府债券发行计划完成和宏观结构达成“平衡”之后,美元先贬值一段时间再反手加息。因此,人民币汇率如果现在实施“有升有贬”的策略,或者跟随各主要货币一起贬值,则会抑制美国的全球金融“洗劫战略”,可以延缓新一轮全球金融危机爆发的时间。

  在汇率战面前,中国除了要用好手中的工具和做好平衡之外,还得积极游说和联合美国国债的其他各主要债权国,要求美国政府将美国国债与通胀和美元贬值等参数挂起钩来,共同制约美联储过度放水,以保障持有人利益。否则,在美联储不断放水的情形下,现有的债券价值会被稀释,大家手中的美国债券都会严重受损。如果大家选择与美联储一道竞争性贬值,那么人民币也应该跟着贬值,等到最后大家都撑不住时再坐下来谈判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