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中国的发展与改革

邵文波 原创 | 2011-05-14 15:50 | 投票
  

  一、经济改革

  (一)、现状和问题

  世界经济正在进入新的历史转型期,我国社会主义经济体制改革进入了新的攻坚阶段。在此背景下,按照科学发展观的要求,努力实现国民经济又快又好的发展,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加快推进中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必须进一步推进我国改革开放和经济社会全面发展。

  随着经济和社会发展的深入,全国出现了经济区域化和经济全球化总体趋势。经济区域化和经济国际化进一步从根本上完善市场经济体制,调整经济结构,提高经济发展质量,提供了重要的机遇和战略空间。

  经济区域化和经济区间化对于中国发展来说,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我国提出了“加强重点开发中西部和东北地区,促进中西部和东北地区崛起和腾飞”, “深化东部地区的改革和发展,积极与世界经济接轨”的口号,加快推进中国经济新一轮的发展。

  在经济的区域化和全球化过程中也出现了一些问题。

  1.缺乏有效的协调微观基础。江苏、浙江、上海、山东、安徽等地的经济各具特色。华北和东北是老牌的重工业基地,企业数量不是很多,企业的规模、效益和发展前景很好,而且,这些地区有着极为充沛的资源,整体开发力度比较强,资源流通渠道不是很畅通,不能在更广阔的空间和地域上整合资源、技术、资金优势,以取得更多的成效。上海地区的国企比重较大,上海、广东地区的国际性大企业比较多,金融市场、服务业市场异常发达,资金运行快。江苏的苏南地区民营经济和外商经济比较发达,民营经济发展存在着很大的弊端,较多企业在发展到一定规模党的情况下,向商业、服务业等领域转移投资方向,而不能利用苏中和苏北地区丰富的资源,利用长三角洲、珠江三角洲地区丰富的资金、技术条件,进一步在同行业中做大做强,官商勾结,市场竞争趋于恶化,企业发展走向了边缘化,违规违法企业数量逐年增加,企业发展脱离社会主义法制建设的轨道,当地资源开发枯竭,环境污染加剧,苏中北地区发展迟缓,地区发展缺乏合理有效的整体规划,“形象工程”、“豆腐渣工程”层出不穷,市场监管体系失控,社会秩序稳中有乱,贫富差距、工农差距、城镇村差距日益显著。浙江的民营经济发展势头良好,在一定阶段对全国各地区的发展起到了推动作用,但是,私营企业中重重问题不断涌现,发展趋于平缓,有效利用的资源和条件尚且不足,发展空间有限。在企业发展到一定的阶段,苏浙和华北、东北地区的企业都有将制造中心迁往比较落后地区的可能,将销售网络迁往上海、北京等地区,一方面,对于企业来说,无疑是增加了成本,大城市在资金开支方面是巨大的,盲目地开发市场,往往得到的很少。企业迁移没有考虑到自身的情况,盲目迁移,对于接受地区来说,机遇和挑战并存,迁移中的企业多见于污染型企业、资源消耗大的企业和经营状况不善的企业,能够在一定时间内带动了当地经济发展,也从当地的生态平衡、持续发展带来了危害,得不偿失,另一方面,当地地方党委政府往往对此种行为加以干涉,以保证地方税收,党群关系不协调,企业的发展得到了限制。中西部地区资源丰富,开发力度不强,潜在的巨大市场尚未得到开发,在人力、物力、技术投入偏少,不利于中西部地区的大开发和发展。

  2.缺乏有效的利益协调机制。地方主义盛行,严重危及到了其他地方利益。各地区、各城市过分注重自身内部发展,而不追求大众化的利益。大多数城市借助产业整合的名义为本地区的产业发展和结构升级寻求借口。在内外部利益发生矛盾时,过度倾向自身利益一边,江苏、浙江、广东、福建南中北、东西中地区之间不能连接在一起,形成一片,统一高效发展各地区的经济和社会,珠江三角洲、长三角洲要连接成一片,共同开发、共谋发展,将这些地区打造成为中国的璀璨的东方明珠,主导中国经济的命脉。华北、东北的资源与东部沿海地区的技术、市场、资金不能很好地结合在一起,不能加强资源开发和利用,尚未达成“整合资源、高效开发”的良好局面,从而难以发挥经济发展一体化、高效化效应,这无疑从一定程度上阻碍了全国经济的一体化、全球化发展。

  3.缺乏约束有力的协调机制。江苏与上海、浙江、广东等地在经济、政治方面建立了协调性会议,而东南沿海地区与华北、东北、中西部地区之间没有建立相关的协调性会议,友好往来、互惠互利、共同发展,没有在经济、科研、教育领域取得合作性议案,区域内的城市之间也缺少相关的协调性会议、协调机构,体制也不完善,这些影响到了整体意义上的协调发展。华北、东北、东南沿海、中西北、华南地区没有形成统一化的发展整体,全国一盘散棋、利益竞争激烈,不利于社会和经济的稳定健康发展,地区差距、南北差距、东西部差距、城镇村差距、工农服差距日益显著,社会矛盾激化,秩序稳中有乱。

  (二)、区域、区间协调机制创新原则

   一是政府推动原则,在区域和区间经济合作方面,政府仍然是最主要的推动主体,政府的合作意向、产业发展政策导向等行为模式直接影响着区域和区间合作的进展与成效。在全国发展的大背景下,我们要主动清除各种妨碍区域、区间要素和产品流动的行政壁垒,协调统一招商引资政策、环境保护措施、资源合作和利用协议、贸易往来一定等等政策和做法。在城市发展、交通建设和管理上,要进一步加强协调,加快形成“区域同体化、区间同效化”效应。在产业发展规划上,要重视加强产业衔接配套,形成互补合作、富有竞争力的产业分工体系。江苏、浙江、广东、上海、福建要联系为一个整体,相邻地区间要形成一片,共同发展,共同进步,要加强东南沿海地区与华北、东北、中西部地区在经济、资源、技术、市场等方面的合作,建立全国统一发展整体。要加强江苏与上海、浙江之间的政治、文化、教育往来,建立电子信息、金融、商贸物流等高科技和新兴产业的研发基地,加强辽宁与山东、安徽、河北、吉林等华北、东北地区的联系,建立资源、重工业等方面的合作机制。要加强上海、北京、广东等地区与新疆、内蒙古、西藏等地区的经济、技术、资源的合作,向中西部地区转移制造加工中心,加快中西部地区资源开发力度,推进中西部地区改革开放的大潮,实现全国经济又好又快发展。在这里,作为省、直辖市、自治区的最高一级党委政府要起到引导和推动的作用,在经济、文化、教育、科研等领域取得联系和合作,为各地区、各市、各县市区经济和社会发展提供充分有利的条件,实现经济和社会又好又快发展。各地区要打破地区歧视、贫富偏见的传统发展观念,资源共享、资金共用,互帮互助,先富帮助后富,最终实现共同富裕。各地区要争取在重大项目、重要技术难题、产业结构调整与转移等方面进行交流和合作,力争在“十二五”期间取得中国经济的新一轮的崛起和腾飞。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