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着时代发展的轨道向长期均衡点逼近

卫战胜 原创 | 2011-05-29 01:41 | 投票
标签: 社会主义 
  

  前不久,我的一位朋友去人民大会堂听蒋大为的红歌演唱会,最后一首曲目是“沿着社会主义大道奔前方”;但经过听众的强烈要求,又加唱若干首,结果最后唱的是“敢问路在何方”。是啊!路在何方?这是当代无数仁人志士正在思考的问题。

  这个问题我认为中央政治局委员刘延东回答的非常好。那就是“提高自主创新能力、建设创新型国家”。“通过科技进步与创新,支撑经济发展方式加快转变、促进民生改善”。我们国家的目标,到2020年成为创新型国家,这是明确提出的一个中短期目标。为达到此一目标,政府必须蕴酿一项可持续发展的路子。现在来看,我们正在进行的并不是一次简单的变革,而是一个脱胎换骨、化蛹成蝶的革命!既然是革命,一定具有一些不拘泥原来的思维模式寻求解决问题的办法的特质。建设创新型国家需要创新的方法论和完善的国家创新体系做支撑。在当今时代,用什么思想来武装我们的头脑呢?按照官方的解释,毫无疑问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毕竟多年实践证明:市场经济仍是人类迄今为止最有效的追求财富、改善人类生活、提高人类生活品质的好机制。信仰社会主义的人,主要任务还在于完善中国的社会主义基本制度,不断推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进一步现代化。有的把“中特理论”等同于资本主义理论,我不认同。但我认同中特理论是充分利用资本主义的一部分内容,比如说“市场经济”,这是资本主义创造的人类文明的共同成果,再比如:创业投资事业。它不仅是西方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国家的产物。社会主义国家里也可以发展创业投资。王守仁把创投事业总结的很好。其本质区别在于社会主义创投事业是站在解放生产力的高度来运营,目的是鼓励“先富带后富”,最终走向“共同致富”。

  马克思理论告诉我们:社会主义制度优于资本主义制度。如果这个理论现在依然具有指导性,那么怎样把社会主义中国建设成富强、文明、民主的现代化创新型国家?我认为就是发展民本创业型经济。至今我还没看到比创业投资更好的机制优势。也没看到比中国更好的“大一统”组织优势!一旦,我们将这两个优势结合起来,其威力一定是巨大的,就是资本主义所经之国也没有一个国家遭遇过两部发动机并成一个大马力的发动机。九十年来,无数共产党人为了国家的富强和人民的幸福,抛头颅,撒鲜血,艰苦奋斗,无私奉献,鲜红的党旗上凝结着革命先烈的鲜血,他们是共和国永远的丰碑!如今,我们做创业投资的党员,如果社会主义理想不高于非党员,还有什么颜面高呼“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那些不顾国情,不顾创业者的需求,狭义将创业投资只看成:为少数人赚取两位数回报。我只能说,这种经营理念,违背历史发展潮流,因此走不远!创投不以赚钱为目标还叫创投吗?我认为这个问题如果站在国家的层面来看就不一样了。现在国家正在筹备一支很大规模的基金,就不是以赚钱为第一目标的。其目的是为了完善国家创新体制,鼓励和支持年轻人创新创业。我国还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没有改变。邓小平生前也反复强调: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有一百年,党的基本路线要一百年不动摇。既然还处在初级阶段,那么艰苦创业的革命传统就不能丢。丢掉这个,去炒股炒楼,就是对这一阶段的最大背叛。资本市场的作用是很大,但它大不过社会主义。中国共产党这一时代的火车头始终沿着时代发展的轨道前行。

  温总理强调:科技工作者要担起推动经济社会发展使命。我们可以说:创投要担任起扶持科技工作者推动经济社会发展的使命。总理在《2011年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上的讲话》中提到:“崇尚科学技术的民族,才是最有希望的民族。中华民族要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必须有强大的科技,有大批创新型人才。” 我们可以说:崇尚科学技术的民族,必将是崇尚创投的民族,这样的民族才是最有智慧的民族!目前新兴产业的发展,至少有10万亿~20万亿元资金缺口。如果资金方能够满足这方面诉求,那么我国自主创新将会有大发展。此时此刻,怎么样用好民间的钱?就是改革30来年,社会资金所创造的海量财富。中国经济三十多年发展造就了二百多万个小富翁。他们的资产大多在1000—5000万元之间。总量加起来正好是20万亿,在不增加总量的前提下,用好这笔钱,才是拓展我们防通胀的思路。我们不要一味的想打倒富人,或者带着有色的眼镜看创投。事实上,创投采用的方式是顺应富人的需求,设计好的投资产品,劝诱富人支持青年创新创业。去做早期、中期、和后期的创业投资。作为创投机构,我们要始终紧跟时代发展的步伐,始终保持与创业者的血肉联系,在企业发展的进程中总结经验,在创业者的实践中吸取营养,始终保持自身的前瞻性,走在时代的前列。这才是创投事业永续发展的根本源泉。在社会主义的光辉旗帜下,发展有民本创业型经济、发展中国特色的创业投资事业,才是经济转型的关键环节。

  众所周知,自1978年12月,以邓小平为党魁的中共第二代接班人实施“改革开放”————这一基本国策,中国经历了一场世界上史无前例的巨大变革。但是,在一个“崇尚红色”的特殊国度里,无法肯定的是,中国有多大可能成为创新型国家甚至是全球绿色产业创新孵化平台?中国有多大可能成为全球最大规模的绿色产业技术、产品、商业模式的解决方案使用者,制造者?中国有多大可能彻底摆脱靠出口价值链低端商品赢得天量外汇储备的局面?近日,《香港东方日报》刊登了中国国务委员戴秉国在美访问的言辞。他说,自己已七十岁,不能让子孙后代失望,但如果中国一边不休止地向美国送钱,一边又遭受美国无休止的打压,子孙后代不仅将大失所望,甚至还会戳着这些参与对话的中国官员的脊梁骨,骂上千秋万代。中国外储续创新高。我建议化整为零分散给创投基金去海外并购新兴产业上游企业。花大价钱去一流的跨国公司挖人才。比如新型能源,智能电网,节能环保,清洁技术,半导体,生物科技,信息技术,绿色照明等产业专家。只有完成这样的战略布局,我们才能为创新型国家建设奠定牢固基础。记住,我们的目标是建设创新型国家,是完善国家创新体系,而不是像美国那样去搞金融超市。我统计了一下,目前活跃在市场上有上千支创业投资基金。只有做大总量,提高质量,管理资金突破10万亿上之时,创新型国家的目标实现就指日可待了。基础研究、前沿研究、和原始性创新只有创投机构来扶持才最有效率。我们一定要建设一支产业创投军队,为建设创新型国家保驾护航。在中西部重点县级城市布局500支创投基金,你看看那里的县域经济有没有活力?

[1] [2]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