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着时代发展的轨道向长期均衡点逼近(2)

卫战胜 原创 | 2011-05-29 01:41 | 投票
标签: 社会主义 
    多年实践经验告诉我们一个真理:在推动国内科技产业发展进程上,创投业所扮演的专业投资角色是居功厥伟的。自创业投资这种新兴金融诞生以来,始终与高科技的发展是息息相关且相辅相成。创投所参与投资的公司除了获得资金,更得到其于实际参与经营、市场分析、生产技术规划战略所提供的咨询顾问等增值帮助。这是所有商业银行不能做到的。政府引导基金的大力挺进,是有利于民营企业发展的,现在这样的进应该步子再大点。要有摸石头过河的勇气。不要怕别人说什么。政府要在政策上激励民间资金经创业投资事业导入国内高科技创建期产业的投资,借创投公司的专业选择及慎重的评估,集中火力投资于科技产业,使创新型人才得以掌握到早期发展所需资金,放手一搏,产生辉煌成就,这才能在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革命中赢得发展的主动权。现在我们一谈国进,好像就是为了挤兑民营企业,搞垄断经营,其实未必全是的。比如,国家级和地方级的政府引导创投基金。这是一种国进民亦进的新型发展模式。政府引导基金代表国有资产,通过投给了创投,创投再投给民营中小企业,民营企业就解决了融资难的问题。他们良性发展了,就能创造更多的就业岗位,才能带动内需。这才是替天行道的解决方案!果如此,我坚信:中国在未来不太远的时期内一定会成为全球绿色创新市场的革命生力军。有了这支生力军在,解放全人类、缔造新世界的梦想就有了主体!历史,终将会证明一个事实:所有为旧式经济增长方式服务人群的名字都将刻录在属于他们的墓碑上,凋零于历史的尘埃之中。

  邓小平说:“毛泽东同志是伟大的领袖,中国革命是在他的领导下取得成功的。然而他有一个重大的缺点,就是忽视发展社会生产力。不是说他不想发展生产力,但方法不都是对头的,例如搞‘大跃进’、人民公社,就没有按照社会经济发展的规律办事。”(《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第116页) 20世纪50年代大跃进时期,我国出现了第一次中小企业发展大浪潮。但这次是在赶英超美的战略指导下,不顾一切地让中小企业参与到不适合中小企业发展的重工业领域,从而给刚刚走上建设之路的国民经济造成了巨大的损失和破坏,成了一个反面教材。文革时期,地方国有企业各自为战,重复建设,逐步形成了自给自足,结构雷同的,大而全,小而全的封闭式的地方国民经济体系。这次中小企业的发展主要是为政治服务,是由财政投资。中国财政部副部长李勇20日在2011陆家嘴论坛上发表演讲时表示,“十二五”期间将坚持保障民生为重点,积极探索促进中小企业融资的政策手段。我认为他抓住牛鼻子了。下一步,就是紧密围绕这个主要目标展开工作。人民银行是通过商业银行进行资本运营的,财政部也要构建一个管道,进行资本运营。最好的选择就是创投机构。商业银行搞债权,搞间接的。财政可以通过创投搞直接的。财政部腰板挺直唱主角!希望更多的看到财政新举措。在金融学中,重振资本是指向业绩不佳的企业投资,改善企业的经营状况。这类企业一般处于传统行业,出现财务危机或者处于重组当中,但仍具有长期的市场生存能力。中国共产党同样需要“重振资本”,但绝不是靠印刷新钱、制造赤字财政就可以办到。也不是单靠反腐就轻易办到。增强效能的关键事项是尽快清除所有浪费与没有竞争力的活动!对流程价值链做彻底的检讨与分析,进而整合优化流程,并建立新型价值观与新的先进文化理念。最近在读《唐代财政史稿》,启迪是:唐的强盛,根本不是“央行”的作用,而是相对先进的财政政策体系!

  什么是社会主义?邓小平认为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邓小平说:“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不同的特点就是共同富裕,不搞两极分化。”(《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第123页)我们如何建设社会主义?第一,不能拘泥于书本上的公式。第二,不能拘泥于中央下发的文件。第三,要尊重人民群众的首创性。改革开放30来年,实际上就是这么走过来的。那块“石头”就是实践。发展新兴产业要完全告别“摸着石头过河”是不可能的,原因就在于随着新产业发展,会出现各种各样的新问题,有些问题就是在西方发达国家也没有碰到过,对这些新问题依然需要“摸着石头过河”。要有勇气让科技工作者“试错”,也就是面对未知的时候,先试着采取一种技术,看看效果如何,如果效果好就继续,否则就停止。中国共产党的纲领要求消灭剥削,建立公有制;但中国还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多种所有制的存在是正常的。中共党员创造私营企业,政府基金占少量股权,采用混合制的经营方式是有利于解放生产力,有利于创新的。关键在于如何合理分配企业创造的利润。比如拿出一定比例的利润来支持更多的人创业。这就是中国的社会主义。我们应该鼓励一部分中共党员创办私营企业,吸引就业人员,一同追求人生理想。但想创业的党员没有启动资金怎么办?这就需要政府的创业基金来支持。政府基金可以占一点股权,可以在创业企业里设立党支部,这都可以。如果按照这种模式,每年建立500万个小企业,就能新增至少2500万的就业岗位。十年就能新增2.5亿就业岗位。

  真正的创业者,就像过去30年代的红小鬼。能够支持红小鬼创业并提供启动资金的投资者还有那些社会中的资金积累较多的阶层,他们不但有大量的闲置资金,也有丰富的商业经验、创业经历、丰厚的人脉资源。所以他们不甘心将手中的钱存入银行等着缩水贬值,而是要将自己的钱与专业投资结合起来,寻找具有高成长性的创新项目,并从所投资企业的成功中获得一种成就感、继续体验冒险激情、并获得社会尊重和认可!但是,这些投资者的困境在于思想不足够开化,投资理念落后。当你每天盯着科技工作者或融资企业过往财报的时候,人家海外的钱却在问科技人才的“软实力”要利润。我们要看到这种有形和无形差距,迅速提高自身竞争力。其实,投资的成功来自于99%的勤奋和1%的灵感。在《战胜华尔街》中披露,林奇管理麦哲伦基金期间,他平均每年行程10万英里,走访500家上市公司。大量的实地考察让他对公司的认识不仅仅基于财务报表,而是对公司的业务及核心竞争力有更加具体的了解。只有抱着成为一个公司股东的心态去投资,才能对自己的钱负责。

  中国共产党没有顽固不化的理念,唯一宗旨就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所追求的目标就是使全体人民能够过上更好的生活(张瑞敏,2010)。自由化,最多也就是走到像美国今天这个样子。美国的发展模式是最好的吗?没有问题吗?一味的迷信自由化只能会越来越偏离社会主义的发展轨道。所以,民营企业的党建工作要做好,就要提供企业需要的增值服务。不仅仅只是开会、培训、发文件、搞什么精神家园。要让民营企业、民营资本信任你,你就要真心实意的帮助民营企业、规范民营企业。与民营企业同呼吸,共荣辱。要派人去民营企业里工作,就像创投派投资经理到企业中一样。民营企业党建工作怎么样才能做的更好?我觉得和组织工作者的知识储备有关系。要能真正意义的帮助企业提升价值。中国共产党的先进性怎么体现出来呢?就在于这个。要从企业的公司治理,科学管理、资本运作,都能提出建设性的建议。光说自己是最先进的不管用,要拿出真本事。否则就是空的。一点意义都没有。许多发展成大中型民营企业的实践证明,他们的企业很大一部分是发挥了党员先锋作用,这是一个很值得我们关注的一个问题。我们进一步强化这个作用,引领私企走向美好明天。要改变私营企业党建工作中的矛盾和问题,要用创投的技术来建设和管理私营企业的党组织。建议各地建立创新创业管理局。主要是扶持成立更多的微小型企业。县级创新创业管理局的每年的任务就是成立100个以上的小企业,要像抓GDP一样抓这件事。理性是冰冷的、是灰色的,民心才是活生生的。现在中国人的民心所向虽然不是计划经济的一大二公,但更不是象西方国家那样采取彻底的产权私有化运动。民心所向是什么?我觉得是民本创业型经济,总之,不是蔑视私权存在的那种经济体制。寒冬腊月为什么有人躺在地里睡大觉?这是值得深思的!

  回顾历史,近30多年,中国经历了两次选择:第一次,是粉碎“四人帮”以后,我们面临着社会主义中国向何处去的历史性选择;第二次,是苏东剧变,我们面临着改革开放向何处去的历史性选择。这两次,不是领导人个人的选择,而是广大人民群众都参与了的历史选择。我们要尊重历史,尊重历史的选择。(李君如,2009)而现在,我们又面临着第三次选择:是不是和怎样建设创新型国家?是不是和怎样支持庶民创业?是不是和怎样把国家强盛和人民幸福统一起来的选择。这次选择最大的特点仍然是不改变社会主义基本制度,而是要通过根本变革束缚生产力发展的各方面体制,来完善和发展社会主义基本制度。现在要做的是主动地向和谐公正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方向推进。这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民心所向。民心所向就是旗帜,就是科学发展的力量源泉!但“在这一过程中,有一个长期目标,考虑到可能出现各种风险,且不因为各种短期的权衡和考量而损害长期的机制建设,将非常重要。制度设计往往围绕现实矛盾展开,但现实矛盾通常是短期利益的反映。改革必须立足长远,必然对短期利益作出一些权衡妥协,但妥协的结果最终应该逐步收敛,向长期均衡点逼近。”(楼继伟 2010)  
 [1] [2]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