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走了一条极其艰难的路

姚洋 原创 | 2011-06-19 16:12 | 投票
  

  为什么“中性政府”对中国经济的成功如此重要?姚洋说:“正因为它比较平等的对待所有的利益群体,所以它的政策你发现它主要是围绕着一件事在转,就是经济增长。因为经济增长对它也有好处,可以创造更多的剩余给它自己来分享。”“你不能期待政府是个仁慈的政府,没有哪个政府是仁慈的政府。如果是它自己选择的说我要搞经济建设,这不是更可靠吗?”

  姚洋认为,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大部分都做对了,这是因为“中性政府”、贤能体制以及实践的务实主义这三个因素造成的。姚洋特别强调实践的务实主义,强调保持实践上的开放性,不断改革,以避免中等收入陷阱。

  姚洋批评了以“低人权优势”这个说法。他说:“我觉得用所谓的人权这个概念来谈一个发展问题,是不太合适的。这是一个发展问题,同时也是一个技术问题。”“你给了少部分人所谓的人权,可能你使得很多人享受不到最起码的生活的保障。”

  姚洋认为,经济学上的普世价值就是市场经济、自由贸易。“我们不应该自毁长城来破坏这两点,就是市场经济和自由贸易,这个我觉得我们要切记。”而从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中国对此有所偏离,这很危险。

  以下为访谈实录:

  中性政府的成功与隐患

  记者:您上次来《意见中国》做客的时候,提出了观点,就是中性政府的概念,但是在节目播出之后,有很多网友,包括学者也对中性政府提出了质疑,认为中性政府是比较理想化的状态,您怎么看这些质疑呢?

  姚洋:当然,你要完全符合所谓的“中性政府”是比较困难,也可能世界上就没有一个政府是真正的完全的“中性政府”。但是很多人有误解,就以为说“中性政府”就是一个无私的政府。我说得很明白,“中性政府”不一定就是一个无私的政府,它也可能去偷去抢,但是它这个偷啊抢啊是没有特定的目标的,也就是说它不是和特定的利益群体结盟,它是比较平等的对待所有的利益群体。

  正因为它比较平等的对待所有的利益群体,所以它的政策你发现它主要是围绕着一件事在转,就是经济增长。因为经济增长对它也有好处,可以创造更多的剩余给它自己来分享。所以我们看到我们国家的经济增长很快,因为政府把更多的资源投给了生产力比较高的部门或者比较高的地区。我们看到在不同的时期它是给不同的部门,给不同的地区,因为生产力在转移,所以也是造成了我们的收入分配比较不平均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我的思路是这样的一个思路,并不是说这个政府就一定是一个所谓的“好人政府”,这是一个误解。

  你也可以理解说,“中性政府”之所以对经济增长有好处,纯粹是因为经济增长是一个副产品,这个“中性政府”的本意是为了它自己好,经济增长对它自己有好处,所以它就搞经济增长,这是一个副产品,也可以,没有问题。

  记者:您认为在什么样的条件下才能实现一个中性政府呢?

  姚洋:“中性政府”我觉得最重要的条件就是这个社会是比较平均。你设想,如果说这个社会本身是很不平均的,有一些强势的利益集团,那么这个政府可能自然的一个选择就是和这个强势集团进行结盟。因为这样对它的利益是最大化的,它可以忽视一些弱小的集团,当然你弱小的集团对它不构成任何威胁。

  任何国家都不可避免的有利益集团,如果这些利益集团都是比较平均的,那么这个政府是比较容易成为一个“中性政府”的。其实不光是中国,在韩国、在日本,日本战后,在我们台湾、新加坡,其实基本上你看到的这些东亚的经济体,它的社会都是比较平均的,社会结构比较平均,没有一个很强势的主导阶级足以主导这个国家的命运,这就和拉美不一样。拉美那些大土地的拥有者是可以主导一个国家的命运的。

  像我们东亚这些社会比较平均的时候,你就发现这个社会容易做到平均。

  记者:按照您的观点,可不可以说中国政府之所以是一个中性政府,是因为此前它自身利益最大化的途径,就是推动经济的快速发展。

  姚洋:对,这是很明显的。在这个过程中,它不需要去依仗某些集团,就像我刚才说的那些大财阀也好,大土地拥有者也好,这样它才可以放开手脚去搞经济建设。但实际上这样才是更稳靠的,是不是?你不能期待政府是个仁慈的政府,没有哪个政府是仁慈的政府。如果是它自己选择的说我要搞经济建设,这不是更可靠吗?

  记者:您觉得目前中国政府的中性政府性质之所以发生了变化,就是因为它向资本靠拢了吗?

  姚洋:对,当然现在可能还没有显现出来,但是可能这种状态发展下去呢,可能越来越成为制约中国经济发展的一个重要的方面。因为对任何人来说,来钱最容易的这个途径还是把政府“搞定”,你一旦“搞定”了政府之后,你想巩固自己的位置,你怎么办呢?你不让别人进入,你弄一个壁垒。比如说电信,我就不让别人进来;石油,别人进来我都要给他掐死,而且我要通过政府下文件把他掐死,我要垄断这块的利润。这样的话你想想你就没办法提高效率。当然这些还是一些资源性的,如果说是一些创新的部门,那这个影响就更大了。所以中国是有这样的一些危险的。

  记者:正如您所说的,美国它目前还有很多的财阀可以相互抗衡,但是在中国,正如您说,它是一个中性政府,但是并没有什么力量去和这个中性政府抗衡。

[1] [2] [3] [4]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