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中国经济发展的谎言

贾春宝 原创 | 2011-07-16 08:05 | 投票
  

  价值中国网上的笔友,同样立志于传播最基本的经济学观念的端宏斌先生有一篇文章,题目是《中国人应思考金融让谁富有?》,这篇文章用通俗的语言,告诉我们一些埋藏得并不深、讲出来却是惊世骇俗的道理,那个道理与本人在数年来,用数十万字的文章所思考的结论并无差异。

  那就是中国经济发展的论断,纯属是一派谎言。
  

  让我们从中国与中国人的特色说起。

  中国是个神奇的国度,在这个国度里生存的人民,在儒家礼教思想的控制下,外边是规矩,是雷区,是不能触碰的;里边却是圆滑和缓,保持内心的淡定。

  中国人民是善良的,是温顺的,是随大流的,只有绵羊才具有这样的特色。所以除非极特殊的情况发生,否则中国人都具有绵羊一般的生存法则。

  我们总是喜欢让精英来领导我们前行,传媒成为精英的喉舌,精英成为传媒的大脑,在这种既定格局中,中国人即使是被愚弄还要“嘻嘻哈哈地傻笑”并欢欣鼓舞。

  在路线方针政策上,中国人普遍坚定地拥有并执行非错既对,非黑即白的价值观,这种价值观使人不能不先行选择非此即彼的思想立场,在大一统的状况下,却又别无选择,然后再为了生存而遵循柔和的中庸之道。

  因为在中国这片大地上,或者是小区域小政权中,由两个力量轮流执政的情况,在历史上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以后恐怕也不会出现。

  普通中国人的头等大事,是生存而不是尊严,有尊严地死去不如丧失尊严地活着。

  因为沧桑的历史告诉我们,生存是需要付出代价的,宁折不弯的结果只会是螳臂挡车,只会是“死无葬身之地”。

  偏偏我们又是包容的,有宽广的胸襟,有自认为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资源与历史传承可以依托支配,这就让我们在遭遇外族入侵的时候,总是缺乏一种斤斤计较的小家子气,更是以“中华之物力”的心态尽量去满足别人的难平欲壑。

  我们动心忍性,逆来顺受,只为得到一席安身立命之地,不管是面对盘剥,还是面临欺凌,都有一种“倘能生存就是胜利”的乞丐情怀。

  劳动者的权益受到侵犯,百姓的意愿被任意阉割,外族来了同样是逆来顺受,就连婚姻都类似,即使已经成为一种煎熬,都要苦守着一份承诺,为了孩子也要延续下去。

  当中国人的生存原则被精英所代表,精英个人的思想与选择就成为这个国家的原则与国策,就是生存权高于一切,只有生存才是发展的基础。这种朴素的价值观被层层利用。

  这就是中国人的矛盾,以及在冲突中的和谐。

  在这种特色的影响下,中国从一种被殖民统治状态走向另一种被殖民统治状态。

  纵观30多年的改革开放,是由美欧等西方国家策划并导演的新一轮殖民化。在整个过程中,中国并没有创造财富,所谓财富不过是纸面上的数字与虚幻的谎言。

  这种殖民没有所谓的战争与军事侵略,没有轮船、没有火炮、没有铁蹄,更不是以推翻现有政权为核心目标。

  这新一轮的殖民化的真实情况恰恰相反,政权成为新殖民者手中的工具。

  殖民者通过外交政治、舆论导向、意识形态、人道人权、宗教信仰、文化教育、价值观与普世标准、通过重商主义的游戏规则,通过人的虚荣与尊崇感,通过对精英阶层的决策控制,通过对传媒去民族化、通过专家学者的国际化标签与荣誉、通过资本运营等方式,逐渐把自己的意志加载在中国居领导地位的精英群体的思想中,去蚕食、掠夺原本属于欠发达国家与地区(当然也包括中国)人民的利益。

  中国人自我保护的防线正在溃败。

  比如,外资对中国资产与资源的掠夺,无一不是用国际化的标准来衡量,由于标准的制定权与解释权在他们手中,所以他们让中国认识到自己的资产是不良资产,是垃圾而不是瑰宝,所以宝石被卖出了白菜价。

  就如本人一直坚定地认为的:不管是褒还是贬都是买方的策略。前者是在拉关系,套近乎,提高情感因素,而后者是在造成出让方的焦虑与恐慌,看到自己行将灭亡,而他们手中有救命稻草。

  殖民者作为购买方编织了一个个的谎言,虚构了一种漫无边际的荒漠场景,而他们先是把猎物困在中央,让饥渴到极点的人逐渐丧失斗志,用一瓶水就买到他的生命,买到他的灵魂,买到他的忠诚。

  真所谓是“褒贬是买主”。国际化正在将中国以及随后跟进的金砖国家,以及那之后的“灵猫六国”吞噬,成为新殖民主义的模式。

  “灵猫六国”(CIVITS)由6个国家的英文首字母串成,分别是中国(China)、印度(India)、越南(Vietnam)、印尼(Indonesia)、土耳其(Turkey)和南非(South Africa)。

  《经济学人》智库EIU早在2009年底已提出此概念,其共同特点是“有庞大的年轻人口,经济多元、有活力”,被看作是未来新兴的市场及投资焦点所在。但将中国和印度换成哥伦比亚和埃及,六国首字母串连起来正好是CIVETS(灵猫),因此统称“灵猫六国”。CIVITS与CIVETS发音和拼法相似,亦沿用此中文译法。

  举例而言:把中国忽悠进入WTO之后,2003年外资投行一致看空中国的银行业,其中标准普尔甚至把13家中资银行的信用评级定为垃圾级,目的就是为了让此后金融财团在收购中资银行股份的时候捞足筹码,付出成本更低廉,这就是典型的看空做多。先看空,让股价越低越好,然后做多,用最小的资金换取最多的股份。

[1] [2] [3]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