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不救市的淡定姿态非常正确

马光远 原创 | 2011-08-13 11:09 | 投票
  

  8月6日,标普下调美国主权信用评级的威力引发了全球资本市场的动荡,8月8日的全球股市集体经历了黑色星期一的洗礼,中国A股市场大跌99点,跌幅达到近4%;随后,美国总统奥巴马关于美国的主权信用评级“永远都是3A”的强硬表态和美联储继续维持低利率的政策稍微安抚了全球资本市场的情绪,全球资本市场告别了初始的慌乱,情绪开始稳定。

  自本次美债危机爆发以来,笔者一直认为,全球资本市场的这种恐慌性下跌,绝非简单地因为美国主权债务评级由AAA降至AA级后,美国政府的融资成本的增加以及美国国债的投资者将面临极大的减值风险。更重要的,标普选择在这个时候对美债降级,其用意和可能引发的担忧极有可能从债务的层面向实体经济的层面蔓延。当前,全球经济处于一个特殊而敏感的时期,美国实体经济的数据非常糟糕,新的就业数字几乎为零,而欧元区的经济增长也近乎零增长,全球经济面临08年金融危机以来最严峻考验,作为全球第一大经济体和定海神针的美国,其主权信用被标普果断降级,除了对美国政客的无聊博弈和过分拖延不满之外,更重要的是对美国实体经济的信心不足,而这种降级就心理层面而言,对全球实体经济和资本市场的打击都是极其巨大的,直接引发了人们对全球经济二次探底的巨大担忧。

  从目前来看,标普这次对美国信用评级的降低,最起码会在两个层面对全球政治经济产生深远的影响:其一,就实体经济而言,美债的降级让全球经济的前景蒙上了厚厚的阴影。自08年危机爆发以来,全球经济,特别是发达经济体的增长和就业,一直乏善可陈。以美国为例,一季度美国经济增长只有1.8%,二季度经济增长更是降至1.3%,而失业率却依然维持在9.2%以上的高位,都远远低于年初的预期,而美联储除了再次推出第三次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之外,在刺激经济复苏上并没有更好的办法,美国经济短期复苏的概率越来越低,而再看欧元区,仍然在欧洲主权债务危机的泥潭中挣扎,全球经济是否会掉头向下,成为未来一段时期财经界最忧心的话题。其二,美债降级是对欧美等发达经济体的财政状况投的不信任票。长期以来,由于美国头号经济大国的地位以及美国拥有独一无二的全球储币的地位,尽管债务高达14万多亿美元,财政赤字在10%以上,全球对美国偿还债务几乎从来没有过强烈的异议。但这次破天荒的降级意味着,美国国债存在违约的风险,这无疑给了全球美国国债的持有者一记醍醐灌顶的警钟,在美国的信用评级降低之后,美国还是否能够维持举债消费的经济发展模式,还是否能够维持目前的廉价的向全球进行融资的能力,都将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如果说美国的财政状况不能为继的话,那么更糟糕的欧元区未来的偿还能力则更令人担忧,而财政危机的背后,折射的依然是实体经济本身的复苏状况的缓慢。

  在全球经济风雨飘摇的情况下,中国如何应对,成为全球财经界最炙手可热的猜谜游戏,甚至有人开始替中国领导人出主意“如何再次拯救世界”。我想,中国是否是全球经济的拯救者,这是一个让人在情感上非常复杂的话题,但中国如何研判形势以及应对,恐怕是一个在时间上不容拖延的话题。对于中国而言,应对的前提是对全球经济走势的正确判断,以及对中国自身面临问题的真诚面对。

  首先,美债危机会不会导致全球经济二次探底,欧美等国又会有怎样的“救市”政策。在笔者看来,尽管目前欧美经济风雨飘摇,但这次的美债危机却不会导致全球经济的二次探底。从一个正常的金融危机的基本逻辑而论,有三个绕不开的阶段:一是股市崩盘,金融机构倒闭;二是政府开始救市,实体经济快速下滑;三是经济在服药之后回升,但在药效过了之后又回落,政府因为救市财政亏空,出现政府信用危机;过了这个阶段,经济才开始真正的复苏,目前恰好是第三个阶段,过了这个阶段,经济才会真正出现复苏。而去年欧美经济良好的增长表现,不过是在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的刺激下出现的非正常的复苏错觉而已,药效一过,增长的回落就成了必然。基于此逻辑,笔者认为,目前欧美爆发的主权债务问题,只是欧美救市的后遗症,欧美花巨资救经济,引发财政危机,这是救市付出的代价,而这种代价本身尽管可能引发二次探底,但从目前的真正偿还能力而言,还不足以爆发大面积的违约风险,所以,主权债务不会拖垮实体经济。

  其次,欧美等发生主权债务危机的发达经济体,还会有什么政策。在我看来,在经历了2008年以来大规模的“救市”计划之后,经济没有回升,而“救市”的欧美政府自己却住进了医院。这不能不说是一个莫大(博客,微博)的讽刺。而且,在目前欧美政府财政状况一塌糊涂,实体经济长期处于低迷的情况下,政府的可用政策极为有限。美联储在8日的例会上没有宣布立即实施QE3,顾虑之大,前所未有。所以,即使经济非常糟糕,但笔者认为,欧美政府这次不会打出很多的救市的牌来刺激经济,一是根本没有钱“救市”,政策腾挪的空间极为有限,二是目前的低迷是一个正常的反应,实体经济处于缓慢的回升之中,也无必要去救,就“心”和“力”而言,推出大规模救市措施的概率都很小。

  那么,中国怎么办?我们注意到,8月9日,国务院召开了常务会议,分析当前国际金融动荡形势及对我国的影响,并研究制定应对措施。提出要冷静观察,沉着应对,做好防范风险的准备。令笔者欣慰的是,对于美债危机,本次常务会议并没有提出明确的举措,更没有推出一揽子的“救市”计划,这种淡定的姿态是非常正确的。对于中国而言,标普的降级除了对中国的外汇储备的安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之外,对于中国实体经济的影响是可控的。中国绝对不能和08年一样,欧美经济一咳嗽,我们就立即吃药。08年的一揽子救市计划,尽管避免了经济的衰退,但我们为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高通胀,高房价,政府的高负债以及民营经济的大幅滑落严重损害了中国经济未来持续增长的潜力,而且,其负面效应还在持续发酵。如果欧美市场一出现风吹草动,中国自身的宏观政策就翩翩起舞,只会让潜在的问题愈加糟糕。

  由此,笔者认为,在全球经济二次探底的概率很小,经济复苏的时间相对较长的情况下,突然爆发的美债危机,事实上给了中国一次修正08年错误的机会,在欧美经济增长的数据几乎为零的情况下,我们可以放慢自己的脚步,将主要精力放到结构调整、产业转型和刺激民间投资等重大问题上来。对于中国经济而言,这样的机遇并不多,对于中国的宏观经济政策而言,能够放慢经济增长的速度,着力于结构调整的机遇也不多。08年政府的4万亿投资,对民间投资空间形成了巨大的挤出效应,贻误了改革的时机。这次美债危机,我们能否拨乱反正,出台真正有利于民营经济发展的政策,是中国能否不陷入衰退的关键。改革30年来,中国经济快速增长的最大动力是民间的力量,中国财富的最大源泉是民间投资和民营经济的大发展。如果这次,我们要应对美债危机,最好的政策无疑是及时检讨我们在民营经济发展上的政策失误,让民间投资接棒政策投资,拉动中国经济的列车继续前行,而不是步欧美后尘,人云亦云,再次陷入“保增长”的制度困局。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