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耀邦:货币战争

马耀邦 原创 | 2011-09-21 21:25 | 投票
  

  在2011年1月于华盛顿召开的美中峰会前夕,美国参议员查尔斯·舒默(Charles Schumer)领导参议院民主党议员,提出了一项惩罚中国操纵货币的议案。他们指责中国的贸易和货币政策牺牲了美国的就业机会。他们声称,人民币仍然被低估了近40%。舒默议案的条款包括,向中国商品强行征税,美联储对货币市场进行干预。舒默表示,“中国货币就是美国经济复苏的喉中之鲠。”1

  确实,近些年来,中国轻易地成为美国经济萎靡不振的替罪羊。美国财长蒂莫西·盖特纳和美联储主席本·伯南克等华盛顿主要经济决策者在不同场合反复重申,中国是美国金融危机的罪魁祸首。事实上,就在舒默参议员向中国开火的数月之前,西方媒体已经四处游说,要求对中国发动贸易战和货币战。《华盛顿邮报》经济评论员罗伯特·萨缪尔森(Robert Samuelson)声称,美国应当援引《斯穆特·霍利法案》(Smoot-Hawley Act),对中国商品征收关税。《斯穆特·霍利法案》是美国在大萧条时期颁布的一项立法,它“被认为是造成1929年至1932年世界贸易呈螺旋式下滑和全世界分裂为数个敌对性贸易集团的主要原因之一,最终引发了世界大战。”2

  同样,《金融时报》首席经济评论员马丁·沃尔夫(Martin Wolf)宣称,“攻击中国汇率政策的政治和经济理由正日益变得充分。这种观点无疑令人深感不安。但我已不再认为,还存在其它选择。”3在其专栏文章中,沃尔夫先生自问自答,声称中国是操纵货币的罪人:“如果决定把本国一半的国内生产总值都投资于外汇储备还不算汇率操纵,那什么才算?”3

  确实,由于成为世界工厂和张开双臂欢迎外国直接投资,中国中央银行近些年来积累了巨额的外汇储备。事实上,中国的外汇储备已经由2003年的4000亿美元上升至2010年的近30000亿美元,在七年的时间里增长了七倍。遗憾的是,外汇储备如此巨幅的增长给中国经济带来了严重的问题。在金融上,货币供给和信贷创造在中国造成了巨大的破坏,稀释了人民币的价值,加大了通胀,在中国银行体系中制造了资产价格泡沫和坏账。

  此外,由于美国不断攀升的预算赤字和贸易赤字,中国的美元外汇价值一直缩水。实际上,自1971年尼克松总统放弃金本位之后,美元贬值已经超过80%。显然,中国不仅因为美元贬值而损失惨重,而且正每年向美国补助价值达数以千亿美元计的廉价消费品。中国之所以积累了如此多的外汇储备,是因为美元霸权的存在。由于美元霸权,中国的出口收益无法在国内使用。更令人担忧的是,金融自由化允许资本流入中国,在金融自由化的长期压力之下,中国甚至正在积累越来越多的美元储备。由于人民币盯住美元的政策,中国“已经丧失其美元储备的巨额价值,她具有迄今为止世界上最大的美元储备。”4事实上,过去数年来,由于美国实施美元贬值政策,中国的美元储备已经缩水20%,总额达数以千亿计的美元。“而且,中国的美元储备,与所有其他国家的一样,最终也将丧失留下来的价值。因为山姆大叔对世界其他国家的负债已经占其每年国内生产总值的三分之一,并且还在增长。这已经使得,即使美国想清偿其债务,在经济和政治上也永远不可能做到,而事实上她也没有这么做。”4

  讽刺性的是,作为美国精心策划的庞氏骗局的最大受害者,中国却被美国政客查尔斯·舒默等,美国经济决策者本·伯南克和蒂莫西·盖特纳,经济评论员罗伯特·萨缪尔森和马丁·沃尔夫描绘成国际贱民、可耻的货币操纵者和全球贸易的违规大国。

  和大多数美国政客一样,沃尔夫也指责中国对出口进行补贴,中国的政策是“对世界贸易的严重扭曲”。3不可否认的是,美国跨国公司推行新自由主义廉价劳动力政策之后,数以亿计辛苦劳作的中国人在最恶劣的环境中工作,拿着微薄的工资,在血汗工厂里生产出数以千亿美元计的消费品。这些消费品以最低廉的价格出口至美国。一件在中国工厂生产的汗衫成本为4美元,它在沃尔玛公司的售价可以达到40美元,中国只获得极小比例的利润,却为美国国内生产总值贡献了36美元。事实上,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拯救了西方,特别是将美国资本主义经济从滞涨中拉了出来。尽管如此,中国还是遭受大量的批评,被指责破坏了美国的就业和对出口给予补贴。

  虽然沃尔夫承认,中国无需为当前的美国经常账户赤字负全责,但他警告称,除非美国和其他工业国转向可观的经常账户盈余,否则,另一轮金融危机将会发生。为了防止下一轮金融危机的爆发,沃尔夫断言:“中国可以在近乎毫无风险的情况下,从目前的经常账户盈余向赤字转化,规模为每年3000亿美元。”3

  遗憾的是,沃尔夫先生可悲地忽视了一个事实,美国的经常账户赤字是结构性的,它不会因为中国货币对美元价值的改变而得到改善。实际上,美国的经常账户赤字归因于美国的海外军事支出、投机资本流入中国、美国跨国公司日益加大在中国的投资,以及美国对冲基金以跳水价收购中国国内产业。最重要的是,美国国内政策鼓励过度消费,因为“在20世纪90年代末,美国消费占国内生产总值的67%,到2007年,这一比例已经上升至70%,很大程度上为债务融资。”4芝加哥大学的拉古拉迈·拉詹(Raghuram Rajan)教授恰当地指出:“除非国内政策和战略发生显著变化,否则,这些失衡将很可能持续下去。因此,全球经济稳定并不依赖于各国间的若干重要协议——若你允许你的货币升值,我就将控制我的财政赤字——遗憾的是,这些协议似乎成了近来的经济峰会的焦点。”4

[1] [2]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