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会崩溃吗?

韩和元 原创 | 2012-08-12 13:48 | 投票
  

  再起的中国崩溃论

  美国著名军事政治专家乔治.弗里德曼博士于2011年在接受韩国媒体采访时称,“中国在以出口为主的结构和贫穷的冲突下,未来10年内将陷入‘危机’”。他所基于的一个理由是“中国是没有内部经济的国家。欧洲和美国不买中国产品就无法生存”,在他看来“中国就像外部世界的人质”。

  此外贫困也是困扰中国经济走势的一个大问题,“6亿家庭日收入不到3美元。4.4亿人口的收入不到6美元。13亿人口中10亿以上过着像非洲一样的贫困生活。”也正是基于此,他认为中国当前处于的位置,应如大崩溃之前的1989年的日本。他说“日本在耀眼的增长背后,金融系统陷于崩溃”,“这是中国的增长周期达到极限的信号。每个国家都寻找不同的解决方法,日本放缓了增长率”。当然,这位被美国媒体视之为“影子CIA”的,政治、经济、外交智库——“战略预测”的老板显然是道不孤的。

  2011年12月的《纽约时报》,200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教授保罗.克鲁格曼在其专栏里这样写道:

  “近期经济增长依赖于因房价飞涨而大热的基础建设,一系列典型的经济泡沫迹象也一并显现;信货急速增长却不是基于传统的银行业而更多地由非常规的‘影子金融体系’,这种金融体系即不在政府的监管之下,也未由政府提供担保。由此引起的泡沫开始破灭,金融经济危机并非危言耸听。我是在描述上世纪80年代末的日本吗?还是说的是2007年的美国?或许吧,但是现在我说的是中国。”

  在文章中,他的一个重要依据也在于出口问题,“最明显的信息来自中国近十年的居民消费水平,虽然有了增长,但远低于国民经济增长的水平。预计2011年中国居民消费支出只占国民生产总值的35%,相当于美国的一半水平。那么谁为过剩的产品和服务买单?部分由国际市场消化。但是随着消费份额所占经济比重的下降,中国更多依靠贸易顺差维系工业的正常发展。”

  他的担心是:“随着消费水平的相对放缓,是什么因素在驱动着投资支出呢?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不断膨胀的房地产泡沫所造成的。自2000年以来房地产投资所占GDP比重几乎翻番,且剩余的大部分增长也来自于与房地产相关的公司的生产扩张以满足房地产的需求。我们真的意识到房地产泡沫了吗?所有的迹象都已浮现:不仅仅价格飞涨,房地产投机热同样风行。与我们几年前的经历如此相似。”

  相较于这些专家而言,外国媒体则更是一片灰心。美国《外交政策》杂志最近刊文将企业正在减少贷款、制造业产出停滞不前、利率出人意料地下调、进口停止增长和GDP 增长预期被下调(一些人甚至认为中国经济已经陷入衰退)视之为“中国经济将发生大灾难的五个迹象”。据此,美国《纽约时报》的专栏作家Mark Mcdonald认为中国大灾难即将降临。在7月9日刊登了那篇文章中Mark Mcdonald除引用了美国《外交政策》的观点外,他还援引了野村证券分析师Rob Subbaraman的观点,这家日本最大的金融服务公司认为:中国至少有三分之一的可能性将经历一场“在2014年底之前开始的经济硬着陆”。

  为了佐证上述观点,Mark Mcdonald还引用了专栏作家Rosemary Righter一段有关中国的见闻录。Rosemary Righter最近在《泰晤士报文学增刊》上撰文说,她不久前到中国旅行时发现,那里有大量的住房、公寓、雄伟的公共建筑和厂房,虽然它们各个形状不一,但却有着一个相同的命运,那就是它们都空空如也。她说,中国各地都有着大量无人居住的建筑,这种情况不仅于东部沿海城市存在着,就是在偏远的西南内陆地区也有,中原河南那肮脏的矿山小镇如此,就是于北疆的内蒙古也能看到这幅景象——空空的鬼城。

  此外,财经杂志《巴伦周刊》,在最近的一篇封面文章中更是直白的认为“中国高增长神话可能即将破灭”。美国的《华尔街日报》的话要说的委婉一些,但它们认为从中国制造业扩张速度的快速下滑来看,中国的经济前景不但不容乐观,但到更加黯淡。

  对中国真正悲观的还不在海外,而是在国内。2010年10月22日,香港中文大学的郎咸平教授在沈阳对一些企业管理人员讲课时,针对当前中国大陆经济形势做出了详细分析。郎咸平举例并用大量经济数据证明,目前中国投资市场冰火两重天,中国经济已经出现制造业危机,经济产能严重过剩,他认为错误的经济政策已经给民族带来灾难。在讲课中,郎咸平多次使用“哭泣吧!”“一起哭泣吧!”“我也没办法。”等词语来形容当前经济危机的严重性。

  当然,持有中国经济崩溃论的,在国内远不止我们的郎教授。那么,中国真的会崩溃吗?

  不容忽视的有利要素

  我的看法是,纵或是欧元崩溃,进而引发全球性债务泡沫破灭,但中国在很大程度上还是可以幸免于此次全球性的金融危机的。那么,中国凭什么可以于债务泡沫破灭后的再一次全球去杠杆化过程中,令衰退对其的影响有限呢?

  我认为,克鲁格曼于2002年8月16日在其《纽约时报》专栏里提到的,美国可避免重蹈日本覆辙的几大理由可适用于该时期的中国。当时,克鲁格曼所列举的四大理由分别是:

[1] [2] [3]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