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衰落论错在哪

韩和元 原创 | 2013-04-09 15:55 | 投票
  

  美国衰落论错在哪

  ——兼与雷思海兄商榷


  单从《世界新闻报》评论部主编雷思海兄近期的微博来看,他带有一种观点认定美国已经出现衰落的迹象,他甚至得出一个结论,认为大约于2016年前后,中国与美国将会出现一场类似于英国正式取代荷兰、美国正式取代英国之前,所必会出现的大对决。只是他认为这种对决,更多的不是军事,而是经济特别是金融上的对决。

  有关美国的衰落论,事实上早已有之。早在2005年,英国斯特灵大学国际关系学者瓦西利斯·福斯卡斯博士和他的同胞英国国际关系学者比伦特·格卡伊博士,在其出版的新书中认为:与1947年相比,如今美国的经济地位正受到挑战,它在世界贸易中所占的份额大大减少,美国的经济实力正在相对弱化。而布什政府之所以会对9·11事件做出过度反应,深层次的原因就在于美国经济实力在世界经济体系中总体下降。美国之所以撇开联合国而悍然入侵阿富汗和伊拉克,就是意图以战争的手段来扞卫它因为经济力下降而引发的国力衰退。美国近年来不断使用武力的做法,不仅仅是为应对冷战后地缘政治局势变化所采取的策略,同时也是为了继续维护其在世界经济体系中的霸权地位所采取的应对措施之一。

  这两位作者认为,“美国强大的军事实力并不能自动为美国提供一个安全的世界,而且单凭军事手段也无法扭转美国经济衰落的趋势。1”

  事实上,唱衰美国的远不止来自英国的这两位博士。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的教授Josef Joffe曾做过专门的研究,发现“美国衰落论”具有明显的周期性。他甚至通过经济学里的经济周期理论发现,这种观点还具有明显的波长规律,他说这一变化是重复发生的,并且具有显然的阶段性的;从时间上说周期大概为10年左右。

  对于他的这种观点,我是比较赞同的,因为在对中国会否重蹈日本这一命题予以研究时,发现大量的例证也的确支持这一论断。

  Josef Joffe经过研究还发现,“美国衰败论”一般可分为二类:一类是“必然衰败论”(客观论),耶鲁大学的历史学者保罗.肯尼迪算是个中代表。这位老先生早于1988年以一本《大国兴衰》而享誉全球,他在书中对当时的日本给予了无比乐观的预测:日本将于2000年依靠其金融实力,取代美国而成为世界真正的中心。而到2009年他又旧调重提,全球金融危机最大的损失者就是山姆大叔。全球全力格局已经无可挽回地发生根本性裂变,开始从西方向亚洲转移。

  至于第二类美国衰败论,可称为主观衰败论或幸灾乐祸论。譬如新加坡前驻联合国大使马凯硕(Kishore Mahbubani)就是代表人物。马凯硕曾竞选过联合国秘书长这一职位,可惜最后铩羽而归。传说,原因是美国人在背后使绊子;在传说,这让他与山姆大叔结了梁子。等他黯然的回到新加坡老家,越琢磨越不爽,就愤然提笔,遵从巴金先生的教诲,与其不善于言,就只好用笔来战斗。于是,满腔悲愤,化作一本叫《新亚洲半球:不可阻挡的全球权力东移》的书,他宣称,美国不仅事实上已经失去全球带头大哥的地位,而且思想上还不愿意承认现实。引用原话就是,“可悲的是,西方知识界依然沉迷于西方超级霸权的心态里面难以自拔。然而,西方之外的世界却高歌猛进。西方霸权的逐渐衰落大势所趋,无法逆转。”

  其实在他们之前,就已有包括赫尔曼.卡恩、傅高义等在内的学者,纷纷预言,美国必然会衰落,而日本将取其而代之。约瑟夫·奈就是在这种美国衰落论甚嚣尘上,美国全国上下弥漫着一股强烈的悲观情绪的时候,出版了他的《注定领导世界:美国权力性质的变迁》这本书。

  在这本书里,约瑟夫·奈对当时的“美国衰落论”予以了严厉的批判,他认为国家实力(NationalPower,或译为国家权力)不单纯取决于,甚至也不主要取决于军事实力和经济实力;他据此而表示美国并非因军事实力和经济实力而最强,而是因被称为“软实力(Soft Power)”的“第三个侧面”才称雄世界2。

  约瑟夫·奈所指的软实力是相对于国内生产总值、城市基础设施等硬实力而言的,是指一个国家的文化、价值观念、社会制度等影响自身发展潜力和感召力的因素。他指出,不仅仅只是物质层面的内容决定了美国的强大,非物质层面的内容也同样是美国强大的关键要素。

  这一观点得到大量学者的支持。在一本由威廉·奥尔森、戴维·麦克莱伦、费雷德·桑德曼主编的书里,他们就认为“国家实力或能力包含的内容比单纯的军事实力和经济实力要多得多。”3

  “国家实力或能力包含的内容比单纯的军事实力要多得多。”迈可·曼(Michael Mann)就认为实力4可分为四种:意识形态上的实力、经济上的实力、军事上的实力和政治上的实力5。

  丹尼斯·朗(Dennis H Wrong)在他的那本着名的《Power Power》的书里也认为实力可分为武力、操纵、说服和权威四种形式。

  地缘政治学家尼古拉斯·斯拜克曼将国家权力要素归纳为十条:领土状况、边界特征、人口规模、原料多寡、经济与技术发展、财力、民族同质性、社会结合程度、政治稳定性、国民士气。

[1] [2] [3]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