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俯瞰人类——从人类内观看佛教末法时代救赎思想本质

赵渤 原创 | 2014-11-02 18:40 | 投票

  (该文曾于2014年8月中旬,率先发表于价值中国网,后来因参加一次学术会议,论文需未曾公开,而于此先行删除。作为思想记忆,重新恢复于此,以免在思想探索中存有遗憾)

 

     历史上,主流宗教哲学致力于人类灵魂的救赎。 生态危机与人类危机是否有救赎之路?人类在失去了“敬畏”、“顺道”、“崇敬”之心后,陷入发展终极陷阱,是否有合理的思维指导人类错误的修正获得解局?

 近月,我拜偈中国佛教圣地。虽然商业化逼近佛门圣地,不过我还是在拜经台禅坐中获得了启迪。灵魂通过“空性”净化,将我从现实的拉回生命的原点,获得一份理性,看到一盏灯光。

人类需回到生命“原点”反思,世界主流宗教哲学的思维方法提供你人类开启智慧的方法与探索解局的途径。

 

一、主流宗教哲学以“上帝之名”之寓意? 揭示连接两类人生之间的桥梁

 

1、宗教与世俗生存方式:上帝赋予的两类轨迹

中国史书中最早出现“上帝”一词的记载在《尚书》和《诗经》。儒家亦有上帝记载,孔子曾说:“周因于殷礼”,故儒教则继承了商周的礼制,信奉的最高神为上帝。所以,在儒教经典中,天为上帝。

在中国甲骨文释义中’天’即为‘上’与‘大’的通假字,它起源于人类对于宇宙规律的敬畏与崇拜,统称为天地秩序的制定者。历史上,以百姓祭拜的视角,上帝的认同较为广泛,天与上帝是等同。如:基督教的《圣经》中以耶酥的天父为上帝,伊斯兰教的《古兰经》以真主为上帝,佛教以佛经中的佛祖为上帝,而道教则以三清天尊为上帝。

如果站在上帝的角度,思考人类世界生存方式的话,从存在的本源角度考虑,会归纳为两类路径截然相反的生存方式:一类是凡俗世界的庸俗人生;另一类是宗教世界的修士人生。

 

 2、东西方宗教哲学的神秘化:人类灵魂指引价值的忽视

     宗教人生与凡俗人生在人类生存方式的很多方面,是悖向而行的。投身于宗教人生的修士们,在西方历史上,是上帝的仆人,即,修士的人生;而在东方历史上,则称为求佛(道)者,虽然亦归为修士,但并不以“神圣”者的仆人存在,比如,作为证得果位的佛道的仆人。它代表追求超越凡俗世界,通过身心修炼祈望立地成佛得道之修士。在东西方宗教哲学史中,将宗教的存在解释为:由于人类科学文明不发达,对未知的事物或现象的敬畏,而神秘化。

如,在中国《尚书》“商书伊训第四”记载:“惟上帝不常,作善降之百祥,作不善降之百殃。”而在《礼记》曰:“是月也,天子乃以元日祈谷于上帝。”在中国 《诗经》中有言:“皇矣上帝,临下有赫,监观四方,求民之莫”

不过,历史却往往忽视世界主流宗教哲学关于对人类进步的指引,主要体现在对这两种截然不同甚至对立的生存方式的认识中,给凡俗生活带来的启迪。特别是主流宗教生存方式与思想的存在对人类进步起到的指引价值。

当前,主流宗教哲学智慧主要体现在流传至今的世界三大宗教:基督教(包括天主教),伊斯兰教与佛教。至目前,世界三大主流宗教大约覆盖了全球80%的区域人口。

随着科技进步,生态与人类危机将人类进步方式及其未来发展逼入“死胡同”。也许从宗教的观点看,人类并未彻底走出蒙昧,也许正走进坟墓。从主流宗教思维看,可怕的是,近一百年来,人类却彻底摆脱了“敬畏”下的举足不前,而这种进步脱离宗教思维中对上帝、宇宙、自然、天地及其规律的敬畏与崇拜。

主流宗教的“修士人生”与“凡俗人生”之间存在不同的灵魂指导下两类存在方式之间的均衡点,它是生命本源之初性的“原点”。人类需要将思想与灵魂放置其中,让灵魂回到 “原点”,反思人类生存与发展轨迹,并时刻内省,为此做出修正!

 

二、上帝对人类危机的凝视:末法时代与人类内观——如何启发人类走出危机?

 

1、生命的“原点”:主流宗教哲学暗喻的人类存在与救赎的解读

  

第一,人类智慧开启中的自我束缚:主流宗教哲学的鸿蒙之难。虽然历史上,主流宗教对于人类开启最初的智慧,指导社会发展做出重大贡献。但是,近三百年随着自然科学的发展,人类在认识宇宙事物中获得了自然科学依据。科学家试图回答人类意识的本源性问题,最终,发源于德法等国的自然辩证法与进化论占据了认识论的上风。人类的精神意识与行为的研究,百年内酷掣于科学哲学规范的物理学范畴之内。

近三百年来,人性行为与意识认识的最初突破始自17世纪苏格兰文艺复兴运动。虽然洛克与霍布斯为代表的文化人类学家以族群儿童文化心理发生机制研究人类行为模式,在工业科学框架内,形成对自然科学认识论所一统的社会科学研究认识论的突破。但是,宗教哲学思维形式并未因此获得科学界的重视,为自己拉开科学的帷幕,它一直以神学独立存在。

只是在近半个多世纪,宗教作为受部分科学家所尊敬的哲学,重新被人类所认识,文化本体论的学说及其作用亦逐渐被引入宗教哲学研究中。

 

第二,上帝之目:生命本源之“原点”。宗教哲学思维最为突出的特征体现为:当我们不再受到已形成的或固有的文化价值模式所左右时,最客观的对待方式就如佛家所言的“空性”。它会卸去因已形成的文化价值观的干预所影响的人类的目光与思维定式。这在基督教与伊斯兰教中通过“忏悔”,卸掉业已形成的精神重负,并以“道德感”与“虔诚”的精神扶正邪恶的心灵,避免走得太远。东西方主流宗教思维在本质有很多一致性。宗教哲学思维通过“空性”、“内观”、“禅定”等,使灵魂归位,回到“原点”。它人类对于人类摆脱精神干扰,把握命运轨迹提供了客观路径与方法。回归“原点”人类则获得洞察真相的“上帝之目”。

[1] [2] [3] [4] [5]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