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要做出优先顺序的选择

吴敬琏 原创 | 2014-04-02 08:17 | 投票
  

  用以支持改革的资源毕竟有限,万箭齐发、四面出击的结果,只能是延迟新体制开始起作用、改革与发展相互促进、进入良性循环的时间。为解决这一矛盾,我认为,上世纪九十年代改革中提出的“最小一揽子改革”的概念值得我们认真研究,加以利用。所谓“最小一揽子”是指每一个阶段的改革都不是单项突进,而是“一揽子”进行的,但这个“一揽子”又不是面面俱到、无所不包的,而是只着重于那些最为重要和彼此关联度最高的改革项目,以便集中力量打歼灭战,使经过改善的经济系统能够尽快发挥效能。这就是说,从现在起到2020年,可以划分为若干个由低到高的时间段,在每一个时间段都应该选少量改革项目进行配套的改革。

  全面深化改革,还应该考虑我们现在面临的最大的可能的风险是什么?我认为就是国民资产负债表杠杆率太高。防止系统性风险发生的积极措施,是加快改革的进度,使新的市场经济体系尽早运转起来,取得提高效率、改善经济状况的效果。

  要打好这场全面深化改革的攻坚战,需要注意维持一个比较宽松的宏观经济环境。根据过去的改革经验,在一个总需求大于总供给,各方面绷得很紧的经济环境下,全面深化改革的措施很难推出,即使推出,风险也比较大。

  改革三部曲已进行到第三部

  根据我国改革的历史经验,通常来说大的改革行动要奏响三部曲:第一,确定改革的目标;第二,进行总体设计,制定改革的路线图;第三,执行总体方案,使各项改革措施落到实处。

  2012年中共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指出,“必须以更大的政治勇气和智慧不失时机深化重要领域改革。”这意味着中共中央对过去一段时间“中国向何处去”争论作出了明确的回答,确定了社会经济制度建设的目标和方向,走出了全面深化改革的第一步。

  根据中共十八大提出的下一步改革目标,2013年的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下称“决定”)做出了到2020年全面深化改革的总体部署,实现了全面深化改革的第二个重要步骤。

  《决定》内容十分丰富,我印象最为深刻的是两条:

  第一,它把1992年中共十四大提出的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基础性作用”的提法改变为“起决定性作用”。这一改变的理论意义已有不少文章加以阐述。我更加注重的是它的政治意义。这就是它对过去几年“中国向何处去”争论的核心问题,即“在资源配置中市场起决定性作用还是政府起决定性作用”这个问题做出了响亮的回答:“市场起决定作用。”

  第二,《决定》强调指出,“建设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是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的基础。”这一提法的重要意义在于,它所提出的建设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的要求,切中目前由于政府在资源配置中仍然发挥主导作用所造成的体制弊病。只有克服了这些弊病,才能保证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1)建立统一的,即一体化的市场,意味着消除条块分割造成的市场割据和碎片化弊病。(2)实现对内对外“开放”,意味着实行“负面清单”和“准入前国民待遇”和消除对部分市场主体的歧视性待遇。(3)强调强化竞争,意味着消除行业保护、地方保护和目前普遍存在为害甚大的行政垄断行为。(4)要求市场“有序”,意味着交易活动要在规则即法治的基础上进行,消除欺行霸市等不正当竞争行为。(5)强调建设完整的市场体系,意味着改变目前要素市场十分落后的状况,形成“企业自主经营、公平竞争,消费者自由选择、自主消费,商品和要素自由流动,平等交换的现代市场体系”。

  上面两段话,可以说就是作为全面深化改革主要内容的经济体制改革的总纲,用这个总纲带起《决定》所规定的336个改革项目,就能够做到“纲举目张”,实现全面深化改革的总目标。

  总之,十八届三中全会很好地完成了确定全面深化改革的目标和制定全面深化改革的总体规划这两项任务,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任务,就是认真落实十八届三中全会的总体部署,切实推进《决定》规定的各项改革。

  落实改革规划要克服种种困难和障碍

  事实上,确定改革的目标和制定改革的总体方案固然不易,执行这一套方案就更加困难。这是因为,执行《决定》必然会遇到种种困难和障碍。在我看来,全面深化改革面临的困难和障碍主要来自三个方面:

  第一个方面的困难和障碍来自旧的意识形态。中国实行过几十年苏联模式,反映苏联体制的旧意识形态在好几代人中有着深远的影响。虽然邓小平提出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就是要指明中国共产党所追求的社会主义是一种有别于苏联模式的社会主义,但是现在有些人讲起社会主义,往往还是苏联的那套东西。这种障碍需要经过长期耐心的工作才能得到消除。我们必须防止这些错误落后的思想误导干部和群众,妨碍改革的推进。

  第二个方面的困难和障碍来自以权谋私的特殊既得利益者。我国原有体制存在各级政府配置资源的权力过大、对官员约束不足的缺点,寻租腐败活动有着广泛深厚的体制基础。这样的制度环境孕育了一大批靠寻租活动发财致富的贪官污吏。市场化、法治化和民主化的改革铲除寻租活动的制度基础,损坏这些特殊既得利益者的利益,自然就会遭到他们的抵抗和反对。必须旗帜鲜明地消除来自特殊既得利益的阻挠,还要根据党纪国法,追究他们的责任。

[1] [2]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