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西文化对比,该走出简化陷阱了(2)

姚中秋 原创 | 2014-08-01 02:25 | 投票

 

总之,我们进行100多年的对比,我们应该充分认识到西方文化内部的丰富性和多样性,否则,我们可能就没有办法找到西方究竟是在什么地方上、因为什么样的原因而暂时地领先了中国。请注意,我用了暂时这个词,后面我会解释。

 

我要讲的第二个问题是,什么样的中国?

 

韦森兄引用了很多汉学家关于中国思想品质和中国精神特点的论述,其中核心观点就是中国人精神基体就是“无我”。这个看法,在我看来,基本上是不能成立的。因为,儒家从来没有讲过“无我”。讲过“无我”的人是佛教,但佛教在中国化之后,也不讲这个了。中国人讲的是什么?不是“断欲”,中国人讲的是节制。我想,我们都知道节制这个词是什么意思。不是说取消它,而是控制它。其实你在中间用了一些词,“自我控制”、“自我约束”,这些说法,我完全接受,中国人就是讲究自我控制、自我节制、自我约束。而在我看来,这是一个好事情。

 

因此,我建议韦森不要用“无我”这个词。汉学家的看法都是隔靴搔痒。中国人寻找的是思想的平衡,不是一下子走到个人,也不是一下子走到“无我”,信奉一个集体。不是这样的。所以,杜维明先生的看法是比较准确的,就是在关系中界定自我。在一个关系中成就自我。你不能说,这是个人主义的,但这也不是集体主义的,就是在两者之间。我认为,在两者之间,恰恰是美德,因为亚里士多德等诸多贤哲都讲过,中道才是美德。你不管是偏向于个体、把自己树立为这个世界的立法者或者主权者,还是把一个共同体树立为这个世界的统治者或者至高无上者,一定都会出问题。

 

这里涉及一个问题,对中国文化怎么认识?应该去考察其内部的丰富性。比如,一个儒家士大夫,儒家士君子,是不是完全无我,没有任何个性?当然不是,我们看一下历史上那些儒家士人,他们都有非常饱满的生命力,但是,他们都知道自我约束,他们不会放纵自己。他们都会在诸多具体理论关系中尽心尽力的承担自己的责任,这就是孔子讲的“仁之方”。仁之方有两点,第一点,“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大家都知道。那么,它的功能是什么?就是划出人与人之间界限,不要伤害别人。孔子还讲另外一条仁之方,就是“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这就是构成中国的仁,构成了我们思考自己和外界之间的模式,这个模式我概括就是“能进取譬,斯为仁之方也”。从我开始,不断体会他人。我是一个基点,恰恰不能说中国人“无我”。我是通过我来理解其他人。在我和其他人之间构成一个相互的通感的能力。这是斯密所讲的sympathy,这是礼的基础。

 

我完全同意你对礼是在中国社会整体治理模式中居于主导性地位的看法,而且,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社会治理模式,我后面会讲到这一点。

 

第三点,基于上面两点评述,我提出一个方法论的问题来跟韦森兄商榷。

 

过去100多年中,中国的知识分子都在进行中西文化对比,最新一轮,就是您提到的80年代开始的新启蒙运动。因为经历了文化大革命,知识分子就开始找原因,为什么中国会发生文化大革命?这再一次启动了一场中西文化对比的思想知识的运动。然而,这个运动很奇怪的走向了自己的反面。文化大革命是明明白白的、决然的、绝对的以反对中国文化作为其政治纲领的,我们只要随便翻阅当时任何一个文献,都可以看到这一点。但是,我们那些新启蒙的知识分子把文化大革命再一次归咎于中国传统文化。我经常会说,八十年代知识分子对文化大革命的反思,究竟是在批判文化大革命、还是在延续文化大革命?听到这些知识分子的所谓反思,毛泽东在天安门广场中间一定会跳起来,因为,他的文化大革命就是以摧毁中国文化作为最基本的目标,我们去看一下《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社论,说的清清楚楚,为什么这个摧毁中国文化的运动变成了中国文化的一个表现了?

 

这里面就涉及到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这一点在80年代以后表现最为明显,就是知识分子倾向于把20世纪中期以来中国出现的所有灾难、所有罪恶,都归咎于中国文化,归咎于四千年前、归咎于两千年前的中国人。肯定有关系,不能说没有关系,但朱学勤先生在90年代一直讲一个观点,原因的原因的原因就不是原因。你让2500年前的孔子为文化大革命负责任,这有没有道理?今天,大家都讨厌维稳,并扯上中国文化。然而,维稳和儒家究竟是什么关系?真有关系么?

 

我认为,我们在讨论当代中国历史时,一定要明白一个最基本的事实:共产党是以反儒起家的。你看一下共产党在过去60多年来所做的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各位我们都是四五十岁以上的人,我们可以想一下共产党做的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就是摧毁中国文化。你去看一下中国的宪法,1949年的共同纲领,1954年的宪法,1975年的宪法,1978年的宪法。宪法序言都在写什么?大家不妨去看一下,它的全部的目标都是继续革命。请问他要革谁的命?就是革中国文明的命。为什么这样?当然这涉及到极权主义的一整套逻辑,不去讲他。

 

所以,我们在反思当下中国之种种弊端、种种体制不合理的时候,要记住这个基本事实。如果我们忘记了这个基本事实,你所做的反思,就毫无意义。或者让我坦率的说,你就是在替极权主义推卸责任。极权主义在摧毁中国文化,而你把极权主义的所有灾难又归咎于中国文化,这是什么逻辑?当然,最近,共产党改变了其对中国文化的态度。恰恰从这个改变,你就可以推想他以前是什么态度。各位恐怕都记得,三、四年前,孔子像曾经在天安门边边角角站了了一百天,然后又被拿走了,这是为什么?我请各位深思这个问题。

 [1] [2] [3]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