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宪法之中国性(4)

姚中秋 原创 | 2014-09-04 18:39 | 投票

 

这样的宪法语言是缺乏中国性的。宪法的中国性当首先体现为形式上的中国性,主要是语言之中国性。好的中国宪法必须充分地利用源远流长的中国式语言,也即宪法语言必须具有一定古典性,适当使用一些今人容易理解的古典之字、词和句式表达,比如“之”、“得”,比如“什么什么者”。通过这样的古典语言元素,延续古典法律语言之基本特征:凝练,典雅,谨严。

 

有人会说,保持古典性之宪法语言不便于“人民群众”阅读、理解。这样的理由完全不能成立。首先,它低估了民众的理解力和语言鉴赏力。其次,即便民众直接阅读、理解存在一定难度,对于宪法来说也是必要的。法律为了精确,必须使用专业性语言,也必须使用一种专业性表述方式,比如典雅的语言。受过专门训练的人可理解之,接受过一定教育的人可大体理解,受教育程度较低者则可借助于专业人员理解之。

 

归根到底,宪政以人民对宪法的信仰为前提,因此,旨在追求宪政的宪法必须具有权威。这种权威当然首先来自于其制定程序,也来自于其实体性内容,比如价值之可信赖与宪制设计之合理、可行;与此同等重要的是,宪法之形式也应具有权威,对国民具有情感、文化与政治的吸引力。这种吸引力来自于宪法的形式之美:宪法之文本结构必须紧凑,语句必须凝炼、有力,用字、用词必须典雅、庄重。这种语言品质只能来自古典法律语言在现代宪法中之适当运用。

 

三、宪法价值之中国性

 

宪法必有其核心价值,笔者称之为宪法价值。宪法价值是宪法之魂,也为国民描绘了一个愿景。正是它,把宪法之复杂条文连贯为一体,且通过诉诸国民之情感和精神,而赋予宪法文字以现实的文化和政治力量。宪法通常由两部分构成:序言与宪制,序言之功能一般就是宣示宪法价值,而宪制安排从本质上说就是通过制度设计,维护宪法价值,构造实现宪法价值之制度性工具。

 

比如,美国宪法序言宣示了美国人之核心价值:“我们,合众国人民,为构造一个更完美的联盟,树立正义,保障内部安宁,提供公共防卫,改进公众福利,确保自由之福为我们自己和我们后代所安享,而为美利坚合众国制定和确立本宪法。”作为宪法主体部分之宪制设计,就是围绕这些价值展开的。

 

特别需要注意的是,此处之宪法价值不是来自费城会议立宪者之想象,而是北美殖民地人民普遍具有之信念,其渊源则在英格兰的宗教、政治传统。也即,宪法价值纵向上具有历史渊源,横向上被人们普遍奉持。换句话说,宪法价值当在道统之中,也在生活之中。立宪者的首要工作就是探究深植于国民心灵之价值,以得体的语言表达于宪法众,并据此设计宪制,以维护宪法价值。

 

前引《中华民国宪法》序言也宣告了一组价值,这组价值足够现代,而缺乏明确的中国性。1949年《共同纲领》和1954年《宪法》之宪法价值则完全是意识形态性质的。如前文所说,1982年《宪法》在这方面有所改观,但仍以意识形态为主体。意识形态的根本特征是人造性。由意识形态所构成的宪法价值不是自然的,与中国之文明、与国民之生活不相干,甚至与文明、生活为敌。如此宪法价值也就不大可能得到国民之由衷尊重,因而也就不足以构成凝聚国民团结、引导邦国向上提升的力量。

 

任何稳定的宪法之价值,必择取自其道统,抽象道统之内在精神。中国的宪法价值须具有中国性,也就必须抽象华夏-中国道统,而被国民所普遍信奉。由此触及一个非常繁难的问题:中国文明、中国治理之道之重新体认,更具体地说,华夏-中国核心价值之再发现。

 

从二十世纪初,现代知识分子基于强烈的自卑感,走上全盘性反传统之路,他们所构造的现代知识体系、教育体系、宣传体系均无视道统,甚至以摧毁道统为目的,而以中国文明一片漆黑的判断为基调,中国人遵行数千年之价值,被冠以愚昧、落后、专制的名号而遭到否定、批判。知识分子中意之宪法价值,皆为外来照搬,只不过随着时代推移,照搬之对象有所变换而已。

 

当然,其中也有例外。有不少贤哲守护道统,阐明一以贯之之中国价值。笔者正在撰写、已出版两卷之《华夏治理秩序史》,旨在延续这一事业。第一卷通过解读尧、舜、禹、汤、文、武、周公创制立法之事迹,揭示天道信仰、共同治理、协和等华夏治理之道;第二卷通过还原封建图景,揭示礼治下的自由与和。这种价值通过儒家,渗透到人们心灵中。它们似乎就是华夏-中国之核心价值

 

值得一提的是,敬于法度、宪章,也是华夏-中国之核心价值。古圣先贤具有确定的宪法理念,《尚书·皋陶谟》所记载者是舜、禹禅让之际,舜、禹、皋陶等圣贤基于尧舜之实践而订立宪法——或者更准确地说是根本法(fundamental law)——之事,皋陶之“天工,人其代之”表明了政体架构具有客观性之理念;“天叙有典,敕我五典五惇哉!天秩有礼,自我五礼有庸哉!同寅协恭,和衷哉!天命有德,五服五章哉!天讨有罪,五刑五用哉!政事懋哉!懋哉!”则阐述了法律规则之客观性原则,而这是法治之基础。而在这场立宪会议最后,皋陶以司法官身份诫命即将继嗣王位的禹:“率作兴事,慎乃宪,钦哉!屡省乃成,钦哉!”这清楚表达了君王必须服从法律之法治理念、宪政理念。

 [1] [2] [3] [4] [5] [6]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