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外汇储备“走出去”

张曙光 原创 | 2015-01-13 08:52 | 投票
标签: 外汇储备 

2013年,中国对外贸易的依存度从上半年的50.4%降低到前三季度的49.7%,这与新兴经济体的经济情况有很大关系。东盟、印度、南非、巴西等主要新兴经济体占中国出口份额的17%,由于债券收益率上升及收紧信贷等因素,部分新兴经济体国内需求趋缓,影响到中国出口。

 

同时,发达经济体的经济形势出现好转,美国经济持续复苏,欧洲经济企稳,而美国和欧洲占中国出口的份额要比新兴市场大得多,未来有可能对中国的贸易产生积极影响。

 

不管是何种情况,随着中国经济对外需依赖减弱,外贸走低是经济调整的必然趋势。

 

发展新兴服务业非“一日之功”

 

中国经济30多年的高速增长,主要依靠的是什么?投资和出口。然而,对出口的过分依赖性,导致了严重的产能过剩。20136月以来,国务院常务会议多次讲到要稳增长、调结构、求转型。稳增长首先要稳投资,而稳投资的结果会使得中国经济所面临的产能过剩日趋严重。

 

当前,整个工业生产能力的利用率为78%,其中,钢铁产能利用率72%。以钢铁为例,其利润率为0.13%,一吨钢铁的利润甚至买不到一根雪糕。全国26个大型钢材市场、5大钢材品种全部过剩。这种过剩不仅限于钢铁、水泥、平板玻璃等传统产业,也在向新兴产业转移,如光伏太阳能、风电等等。严重过剩的问题若得不到解决,工业将面临衰退。

 

在出口方面,过去30多年,中国制造业产品有25%在国际市场上“消化”。当前,中国贸易下降很大,而且波动非常严重。2013年第一季度对外贸易增长13.4%,出口增长18%以上;第二季度仅增长4.3%,其中6月进出口全部是负值;到8月略有回升,9月再度下滑,出口为负值。

 

此外,中国主要依靠商品出口,在服务贸易等方面存在严重逆差。2013年前三季度,中国服务进出口总额达3905亿美元,贸易逆差977亿美元,同比扩大39.4%。旅游和运输服务是今年前两大服务贸易逆差来源领域,逆差额分别为583亿美元和417亿美元。这两项贸易占据服务进出口总额的“半壁江山”,占比达58.3%

 

至于传统服务业之外的新兴服务业,情况更差。2013年上半年,中国金融服务的进出口总值为25亿美元,逆差为2亿美元。与传统服务业相比,新兴服务业的发展绝非“一日之功”。

 

利用外汇储备“走出去”

 

如何解决这样的问题?目前,中国已建立起相当的工业基础,具备解决问题的一定条件,关键在于怎样去做。从过去的大量引资转向对外投资,便是重要途径之一。

 

中国家电行业的海尔、美的已经实现国际化,在国际上具有一定的知名度和竞争力,其中美的在6个国家建立了7个本土市场。

 

再看中国的工程机械制造行业,起步较晚,但发展迅速。目前在世界工程制造行业前50名之中,中国占据十几位,在前10名之中,中国占据3位,其原因主要是推进国际化的程度。目前,26种工程机械产品已能够全部在国内制造,不仅质量不比国外差,价格上也具有优势。

 

2013年,中国的高速铁路达到1万多公里,位居世界第一。通过引进消化、自主创新,高速铁路在整车制造以及关键组件和技术上已经实现突破,并开始出口到发展中国家和欧洲。

 

中国还拥有3.6万亿的美元外汇储备,应加以利用防美国“赖账”。如何做好出口?可以设备贷款。中国改革开放初期,引进许多外资,当时日本给中国的长期贷款,均是自由外汇、设备贷款。

 

那么,中国可否在高铁、工程机械行业等领域,以外汇储备为别国提供贷款,再来购买中国的产品?例如正在规划中的泛亚高铁,从中国云南途经越南河内、胡志明市,到老挝万象、缅甸仰光,再到马来西亚、新加坡,完全可以利用这种方式去完成。

 

在改革开放初期,中国“三来一补”(来料加工、来样加工、来件装配和补偿贸易)引进众多企业,经过多年发展,大批企业已经脱颖而出。现在,中国也可以走出去“三来一补”,同样是一条重要的路径。

 

2013年,中国贸易增长缓慢,1-9月引进外资与2012年同期相比,甚至出现负增长,然而对外投资增加18%以上,这预示着一个方向。一旦沿着对外投资这个方向走下去,相应的管理和服务是否能跟上,很多管制环节能否放宽,才是问题的关键。如果改进不到位,将会阻碍企业“走出去”的步伐。

 

需要“走出去”的,不仅是国有企业,更重要的是民营企业。事实上,一部分国有企业“走出去”并不成功,相反一些民营企业获得了成功。民营企业能否得到平等对待和相应支持?如果答案是肯定的,以上投资和出口的两大问题均可迎刃而解。

 

既然要设备贷款出口,就要提供金融服务、保险服务等一系列服务,服务贸易将自然而然地发展起来,这也是未来贸易发展的方向,即中国不仅要出口产品,还要出口服务。在笔者看来,产能过剩等问题均可通过这个方式来消化,从而促进国内经济调整和转型。

 

中国需要做的,就是将改革开放初期的贸易方法“反之”对外,下一步要利用外汇储备、通过对外投资,从更深层次驾驭中国的外贸转型。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