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思考的迷思

肖永健 原创 | 2007-06-22 10:34 | 收藏 | 投票

彼得.圣吉的《第五项修练》刮起了全球性的“系统思考”风,人们认同系统思考的思想,也对线性思维方式造成的危害有着切肤之痛。但是,圣吉却未能告诉我们系统思考的可行方法,我们强烈地认同“系统思考”的概念,却苦于找不到具体的方法和路径,这也许是那些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的“学习型组织”最后都偃旗息鼓的主要原因吧。

在《第五项修炼》一书中,圣吉试图告诉人们,“系统基模”是系统思考的基本模式,“增强环路”、“调节环路”和“时间滞延”是组成“系统基模”的模块。仔细地研究了他列举的几个“基模”后认为,通过不断追问原因的原因、结果的结果形成的“环路”,只是思维线的延长而已,其本质还是线性思维,“增强环路”、“调节环路”和“时间滞延”是形成“基模”的更小模式,而不是系统思考的“基本单位”。圣吉试图通过寻找更多的“系统基模”,逐步增强我们系统思考的能力,这好比通过认识更多的树种来认识森林一样,其局限性导致了它无法面对真正的复杂系统。

杨通谊先生在《序》中曾有这样的描述:“通常一个企业的系统分析,须包含结构和政策对行为产生什么影响的研究。令惊异的是:企业赖以解决问题的政策,往往就是产生困境的原因。如果只对现象做正面的进攻,而其内在原因依然存在,最后必然以失败告终。反之,当企业设计是着力于驱除问题的原因,而不是仅注意现象,必然会脱颖而出。”圣吉也强调系统思考就是要透过现象看本质,但是,“本质”是什么呢?系统的“本质”又是什么呢?我们如何才能“看”到系统的本质呢?

难怪书名定为《第五项修练》,“修练”与“修炼”同义,如果发现系统的本质需要“修炼”,那么修炼需要多长时间呢?又能否修成“正果”?一头雾水。

修炼没有确定的套路,修炼需要悟性,一句话,这不是凡夫俗子能掌握的,只有极少数有悟性、有缘份的聪明人能“修成正果”。

释迦牟尼修成了正果,没告诉人们方法,只讲了自己的故事,让后人“悟”;老子明白了自然之道,也不说明白,一句“大道无形”让人们自己去理解;在中国式管理中,领导说话意味深长,让下属自己去“悟”;追求时尚的经理人不断地提出新概念,误以为理解了概念,就自然有实施的路径。这些都是“玄机”。

泰勒把生产工序进行一一分解,让每个工人只从事简单的操作,人人都会,很快都能掌握,从此管理与“科学”结缘。“系统思考”如果要引发全球性的管理变革,就必须指明一条简单的路径,让大多数企业人都能运用自如。

系统思考是针对线性思考而言的,线性思考与“点即直线”的假设一脉相承,“点即直线”是牛顿力学的基础假设,自然科学在很大程度上受“点即直线”这一基本假设的影响。科学直接地影响着人们的思维方式,比如:数学训练对人们线性思考惯性的形成有直接的关系,人们习惯于以“确定解”的方式认识世界,常以“因为…所以…”或“如果…那么…”句式思考问题。

如果要用基本句式来表达线性思考的话,那就是“因为…所以…”或“如果…那么…”句式。

基本句式是非常好理解的,如果能找到恰当的句式来理解系统思考,那也许会有意义,那么系统思考的基本句式是什么呢?

既然“点即直线”是一个基本假设,就肯定还可以有其它的假设!四川大学陈雨思所著《同态学文集》中关于“点即结构”的观点让我拍了一次大腿。

对于“点”的描述完全可以有另一个基本假设:“点即结构”,这是一个更符合自然现象的假设,任何事物都有结构,不管你如何细分,任何“点”都有结构。从宏观的角度:任何系统都由更小的系统构成;从微观的角度,任何基本粒子都有结构(由更基本的粒子构成)。很显然,“点即结构”是符合系统特征的基本假设,也就是说,“结构”是系统的基本特性。

在宇宙系统中,地球是一个“点”;在地球系统中,中国是一个“点”;在国家系统中,人是一个“点”;在人的系统的中,细胞是一个“点”......不管细分到多么小的单位,“点”仍然存在着结构。

从动态的角度,借鉴艾肯超循环理论,也许是“点即循环”,循环也可以理解为“动态的结构”。以此为假设,也许整个自然科学都会带来新的突破。

如果也需要用一个基本句式来表达“结构”,就是“在什么什么…情况下,有一个什么问题,如何解决”。“什么什么…”是对“点”的力场结构中各种力的罗列;各种力相互作用在某一时间点有一个确定的“结果”,“结果”会导致“问题”;“结构”与“结果”之间存在着必然的规律,规律是关于事物发展方向的表达,即“如何解决”。

这与亚历山大“模式语言”理论中的“模式”,惊人般地吻合,模式就是这样一个“三段式”表达:

“在什么什么…情况下;有一个什么问题?如何解决?”

我终于找到了表达系统的基本句式,它为我打开了一扇寻找系统思考路径的大门。

噢,忘了交待,亚历山大是一位美国建筑师,在上世纪七十年代获得了美国建筑协会颁发的最高奖,在张西振先生的引荐下,我对他《建筑的模式语言》系列著作颇有研究,张西振先生是第一个把模式语言概念用于的管理实践的大师,在我以后的叙述中,会经常提及亚历山大、张西振、陈雨思和他们的研究贡献,我只是融合了他们的思想,发现在管理的某个领域能做点什么而已。

个人简介
模式语言管理专家组核心成员,《活力之源——模式语言管理探索与实践》作者;《东方服务模式》编者,温泉旅游项目全程策划人。正在投入项目:如何创建人性化组织?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