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权与财富创造(茅于轼)

王予 转载自 中国教育先锋 | 2008-12-10 08:37 | 收藏 | 投票

  茅于轼(中国著名经济学家)

      人权与财富有关系。要回答为什么人权得到尊重的国家经济都很繁荣。

   形成政府以后,重大人类灾难的基本上是政府造成的。老百姓小偷小摸,杀人放火,都没有造成巨大的人口灾难。怎么能避免政府对于人的糟蹋,就是人权问题。人们对于人权问题的认识还有一个过程。中国从人权保护的不好发展到保护好。生存权,信仰权、言论权,自由行动的权利,财产权,等等。这些权利不会造成人与人之间的矛盾和冲突。有一种权利危害人与人的关系,就是“特权”,就会欺负别人。特权不是人人都能拥有的。人权是不会造成人与人的冲突。

  言论自由权是有一定条件的,并不是什么都能说的,因为会影响别人。信仰也会引起战争,比如争夺资源。印度每年都会发生信仰冲入,出现战争,死几千人。还有财产所有权,要保护,是排他性的,否则就会吵起来。然而,中国的农民就被剥夺了土地所有权,一直到今天都没有,造成一大堆问题,难以解决,要绕一个弯也还是难以解决,这是财产权的重要性。我们试图用公有解决财产问题,但是,这样的国家都倒台了。

  人权的主要对立面是特权。有些权转化为个人的特权,就会与人权发生冲突。人权的主要对象是对政府的权利加以限制。联合国有一个人权委员会,没有好好工作,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了。后来成立了人权理事会,可以干涉各国的人权问题,超越了主权。人权又会被主权、政权侵犯。人权和主权发生冲突。如果政权不尊重人权,不保护人权就不是一个好的政权。人权问题成为外交斗争的手段。人权与爱国矛盾吗?人权教育和爱国主义教育有无矛盾?一般来讲,人权与爱国不矛盾,爱国是保护主权,主权保护人权。但是,有时爱国又会不保护人权。美国人说中国没有人权,中国政府说美国人没有人权。吵来吵去真有意思,如果有人说我们做得不好,没有关系,改进得了。

  人权又是一个道德的基础。道德的底线是什么?不欺负别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喜欢我就做,特权是不喜欢也得做。富人帮助穷人,这很好。用暴力解决财产问题,违反人权,也解决不了。还是要创造财富。

  财富的创造。财富是怎麽来的,最有钱的人是劳动者吗?不是,农民工劳动,却没有钱。不止是劳动创造财富,交换创造财富,不需要什么劳动。我一百个香蕉,你有一百个苹果,我们都想吃对方的东西,就交换。99个香蕉加一个苹果比一百个香蕉财富多,这一个苹果更加有用。对方也是这样。由于交换产生了一系列的变化,产生了专业户、专家等。科学技术得到了发展,科学技术的后面是交换,没有交换就没有科学技术。科学技术的后面是分工。交换是自发的,不是政府计划的,不会是政府安排的。自发的交换一定对于双方都有利。除非胁迫另一方,那就不是交换了,是掠夺。

  有人认为,劳动创造财富,交换不创造财富。中国一直到改革以后,才改变观念。到现在也还有人认为交换不创造财富。一直限制商人,在古代,商人虽然有钱,不可以坐轿子,不可以穿绸子的衣服,加以限制,认为商人是剥削者。首先有劳动,更多的财富是交换得来的。全世界67万人口,中国13亿人口。市场就起这样的作用。世界市场的一体化,全球的财富生产越来越快,越来越多。WTO世界贸易组织就是平等自由的贸易,创造财富。全球的资源在世界上配置,产生的财富非常大,通过交换,财富的价值得到体现。最近50年经济学的发展慢慢体会到的。中小学教材里还是在教劳动创造财富,有些专家寸土不让,坚持劳动创造财富,不承认交换创造财富。这是非常遗憾的。我们教了一个并不完成正确的内容。你的享受都是交换的,没有交换就没有你的享受。200年前人的平均年龄人均26岁,现在是69岁,人口增加了。1820年10亿人口,现在是67亿。是因为交换,改变了一切,改变了科学技术。交换产生了生产力,产生了优势,产生了科学技术。一个人赚了100万,一定还有人也赚了100万,都赚,彼此没有矛盾,还会帮助。

  最先实现市场经济的是西欧,然后是日本和美国,然后是中国,非洲还没有市场化。这种变化跟人权有关系的,市场经济的实现要有人权的保障。政府、企业、消费者三个方面,现在出现第四个组织:非政府组织,比如消费者协会,纳税人协会,“天泽”公司,中国政府不太喜欢非政府组织。还有慈善机构,是政府组织,美国的政府不做慈善机构的事情。有些法院整个就是一个贪污的窝点,原来应该是制止贪污的。最高法院出了问题。印度是一个民主政府,但是,情况也不比我们好。我们正在变,不着急,着急不起来,有一个过程。我们的问题是发展中的问题,是这个过程中必然会出现的问题,是可以逐渐解决的。收入的差距也是发展中的问题,不是政策错了,主要原因是城市经济发展快,农村跟不上。

个人简介
一个对价值问题非常感兴趣的人。 A man who is interesting about the value problems very much. 1988年“闯海”,有近20年的商战经历。爱好阅读、观察、思考,尤其热衷探究社会经济方面的问题。现为王予工作站价值专务。…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