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进入“多元、多极”时代

郑磊 转载自 世界进入“多元、多极”时代 | 2008-12-05 15:08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多元 多极”时代 

傅梦孜

 

    美国曾有过短暂单极时刻的幻觉。但今天人们已开始讨论单极时代终结、无时代到来的话题。确实,经过冷战后近二十年全球化大潮的洗礼。各大力量出现新的消长态势,世界力量格局虽未大变.但非西方力量群的崛起已成为突出特征。也正因此,人们对世界格局与秩序的画像性称谓也开始多了起来,但好像还没有一个相对统一、或能被广泛接受的词描绘当今世界的模样。

笔者认为,后美国霸权若隐若现的世界可能迈向一个多元、多极的时代,这是多极化内涵的新发展。在这样的时代,简单定义的世界格局可能是早熟的,世界可能不再由格局决定运行方式。而是世界各方或多元的运作决定某种格局的最终形成,因此,目前的时代也可以说是一个美国霸权弱化后向新格局过渡的时代。

多元、多极时代”更复杂

    多极的世界意味着将有更多世界或地区性大国崛起,但多元的世界是一种多样化鼎立或并存的世界。多元可以影响格局,但格局不一定能制约多元。以传统硬力量标准来确定未来可能出现的,也可能不再贴切。软实力巧力量国家动员力政策执行力以及幸福指数模式引力独特价值观等等,同样可以影响国际政治与秩序的发展,从而构成衡量国家地位与影响的新元素。

    多元、多极的世界运行会更为复杂,多元的发展及各大力量相互关系的状况会影响多极的最终形成。除国家政府外。非政府行为体、企业、媒体以及公民力量对世界、地区、国家与社会的影响将空前强大。大国崛起的方式与路径不再仅遵西方的标线前进,有可能基于国情进行更自主的摸索与选择。从中俄印和南非、巴西等发展看,既可在不断融入国际体系的过程来中实现,也有游离于国际体系但同样取得成功的例子,还可依靠信息技术的带动或发挥资源优势实现崛起。当然前者的影响更为广泛,也更能为发展中国家所效仿。

    对游离于现存国际体系的崛起者,西方当然不情愿放之任之。但是,非西方大国即使自觉融入西方主导的秩序,其民族与国家的主体性特征也不会被撼动,无怪乎西方存在对集权性资本主义与自由式资本主义、集体主义与个人主义社会模式之间较量的不安与警惕。

    在安全层面,俄罗斯领导人提出不接受美国的单极世界。这说明俄格冲突的影响是深远的。美国《新闻周刊》曾发文认为,此一事件标志着俄罗斯试图适应西方共同安全体系时代的终结。但是,对抗不再作为国家关系基本特征,无论崛起方式与路径如何。成长于全球化时代的崛起力量还是会寻求合作,即使发生俄格冲突,俄罗斯与美欧国家关系仍有足够的空间转圜腾挪。

作为一超大国.美国没能主导确立后冷战时期全球安全秩序与规则,其执行的单边主义仍未彻底隐退,双重标准也造成了很多安全乱象。美国在应对恐怖主义毫无规律可循的挑战的同时,对其他大国可能的挑战一直存有疑惧。反恐仍会是美国下任总统优先考虑的日程。但美国对外战略目标多元、战略重心漂移、战略集中不够、战略合力分散,对恐怖主义的打击会不会脱靶,仍不能确定。

今后的世界何去何从、谁主沉浮?答案是缺乏明确的方向。如果说冷战结束是西方主导性的战略胜利,到今天,西方即已显现应对后冷战的疲态。美国历史上第一次花的比挣的多的纪录出现在2007年,而今更是增长困难,银行危机四伏;欧盟的内敛却找不到收获的喜悦。在多元、多极的世界,霸权将弱化、多方共治变得重要。环境、气候与能源等问题都需要全球协调,需要更多参与者共同应对。G8+5可能成为拯救处于空转状态的G8的一种常态性机制,其他国际权力机制如何调整,将成为未来国际秩序演变的焦点。

美国引领者的地位面临终结

    全球化曾给世界带来发展的希望,但其负面效应使一些发达国家都感到迟疑和难以适应起来.全球化曾被称为美国化的代名词。但今天美国正在讨论其是否失去全球化的问题。由于产业外包、就业转移、金融风险增大,美国开始畏缩不前起来。在贸易问题上,与推动多边贸易自由化相比,美国对搞双边自由贸易协定更感兴趣。由于美国的热情下降,全球化进程中,美国制造的特征可能继续褪色.欧盟自我建设道路上的挫折也可能弱化其推动全球化的兴趣。

    发达国家对外经济关系也在变。制造业的萎缩、外包现象盛行导致对发展中国家的原料、半成品的需求下降,双方传统的经济捆绑关系松弛了。发达国家仍占领着技术高地,但缺乏重大而能普遍应用的技术突破。资本、技术与劳动力的自由流动.只是经济学设定的理想.各国间积极的经济联系并不如人们想像的那么紧密,贸易增长仍可促进经济,但内需的推动可能更重要了。

笔者认为,西方特别是美国对全球牵引能力的下降,不意味着全球化进程的终结,而只是其运行的阶段性调整。由于既有的国际经贸体制还在,因此,全球化发展尚不至陷入大混乱。而从中长远看。起主导作用的角色将会出现分化,现存的超级大国(如美国)与超级的崛起大国(如中国)如何形成合力,将决定全球化未来的命运。

区域一体化仍将呈现新活力

    在目前阶段,全球化发展的曲折并没有影响地区合作的加强。除亚洲外,南部、西部、东部非洲和拉丁美洲均呈现出自主发展与合作的新趋势。这与过去常遭大国插手与干预的景况已然不同。对于地区一体化而言,形成共识、建立框架已基本告一段落.今天更注重充实合作的内涵。

与过去不同的是,在全球与地区层面,大国谋求主导或控制全球或区域组织成为过时的做法。但退却与回避无益于发展空间的扩大。也会成为不负责任的代名词。全球变暖、环境保护、区域一体化方向更为独特,任何大国谋求主导甚至控制意味着可能承担难堪其负的责任。因此,曾有过的主导与反主导的斗争更多让位于如何合作的博弈。

(作者是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

 

个人简介
战略与资本市场资深专家,南开大学经济学博士,荷兰maastricht管理学院mba。email:prophd@126.com, qq:401016706
每日关注 更多
郑磊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