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一价值论纲要>> (十) 北山愚公 著

余永耀 原创 | 2008-06-25 13:46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财富 价值 


<<统一价值论纲要>> (十)       北山愚公  著      第三篇    社会经济生活的价值体系

 第八章  财富与价值的相互关系

  财富作为人类生活的必需品、便利品、娱乐品乃至奢侈品,都是对人类有用的东西,具有效用或功能,能使人类的欲望得到满足,反映出人类与自然界这个层面上的关系,具有对人类的有用性,同时也是人类在社会层面上相互交换这些财富时形成换能力(价值)的物质基础或载体,也是人类交换的对象和目的,它的绝对量(相对于价值)是随着人类的创造力、生产力提高而增加的,人们对它的拥有量是富有程度的标志。
  而价值是相互交换物品量的比例,反映出人类社会个体或群体之间的相互联系,反映出作为相互平等(至少是观念上的平等,人格上的平等)相互独立的个体或群体之间的一种相互认同的协议,是对你创造的财富在社会总的劳动效果中,你付出一部分的承认,因此具有其协议性和相对性。在总量上它有随着人类财富总量的增加而增加的一面,也有随着创造财富的生产力提高,并且社会化后其价值总量不变,因此财富与价值在历史同期水平意义上成正比,而不同阶段意义上成反比运动。
  现实社会经济生活中,财富的价值量是用货币来量度的,就象物理学中的长度,也只能取一定的物质的长度作为相对标准一样,单个商品的交换能力,总是用货币量来量度的,即该商品的价格是多少,全社会财富总量往往也都是通过交换过程中以其交换能力的大小,用货币作出相应的相对的量度,人类在生产力提高后财富量加速增长,而反映在货币来量度的经济总量不一定同比例增长就是这个道理。
  若要在具体的事例中弄懂这一原理,将对我们认识全部经济生活现象很有帮助,这里从人类原始时的情况用现代经济学的方法来考察很清楚了。
  也许在原始时期,人们还没有在这里开始交换,但类似捕鱼的故事毕竟发生了。作为交换的开始,人们将所捕的鱼去换粮食或布匹,也许这时人们在交换中已经确定了5公斤鱼换1米布的交换比例,因为当时的生产物品都是很单一的,都是人们必需品,也都是符合于当时生产力条件下的需求层次的,那么这劳动都是在努力满足曲线法则中需求层次的指导下的社会必要的劳动,大家很明了地看到了一个劳动力一天捕鱼只能捕10公斤,而一个劳动力一天来采麻织布可织2米布,于是交换比例就确定在5公斤鱼换1米布,如当时有货币的话,比如一个货币单位就可买一米布,那么0.2个货币单位就买一公斤鱼,假定这时采麻织布和其它用以交换物品的生产力都不变,这时一个聪明人发明了用网捕鱼,其他人都是不知道的,当然这意味着人类生产力提高了,结果他一天可用网捕鱼100公斤(这里假定他织网的劳动和费用略去不计,这并不影响其实质而便于讨论),他仍然可以在市场上用5公斤鱼卖一个货币单位(或换1米布)(这时仍然省略去供应量的急变而对供应影响或假定多捕的鱼,仍然是符合需求层次律的社会必要的)。那么他捕鱼一天可挣20个货币单位,也就可以说他劳动一天的价值提高了10倍,同时人类财富总量也相应增长了,这时货币量度的社会总价值也同步增长了。
  我们知道这时他一天的体力劳动量并没有增加,而他的劳动的价值增加了,这里多出的量是他用脑子的结果,表现在使他的体力劳动效率提高了,用现代的话说就是知识创新创造了财富和价值,这时财富量和价值量是正比增长的。
  然而好景不长,由于当时没有知识产权保护法和专利权保护,他对他发明没有很好的保密措施(或根本还没有保密意识)人们很容易看到他的方法高明,结果呢,都纷纷效仿,于是大家也基本上一天都能捕鱼100公斤,这时人们的比较鱼的交换能力(价值)也就回到了原来的标准上,一天比一天,结果是50公斤鱼换1米布,或每公斤于只能卖0.02个货币单位。这时社会总财富量大大增加了,而用来量度其交换能力的货币量没有增加,而保持不变,这就是所谓财富量与价值量相背离的现象或叫反比现象。这位发明人的创造提高了生产力,只创造财富而没有形成价值,总财富随着新技术的普及而增加,而总价值不变,表现在鱼的这种商品上其单位价值下降了,因为原来由于技术创新形成的价值被社会共有了,被公约了,在交换中失去了占有性,成为公众都拥有的东西,也失去了形成价值的作用,这里我们称之为价值被社会化了。
  其实在财富和价值的关系上,在古典时代的经济学家那里已经讨论得很透彻了,但遗憾的是在当代最好的教科书中仍然将货币当作财富,采用了日常生活中人们通常的用法,这时对于经济科学来说,产生了很大的麻烦和错误。
  巴斯夏对财富和价值的关系当时就很是正确,他说,科学认为实有财富不是价值的总和,而是与价值相连的无偿或有偿的有用性总和,而且也在于多少价值在劳务之后依然存在。
  生活中进行了一般交换,随着使用性,由于价值降低,而逐渐无偿化,人们不再考虑使用性了。为什么,因为无偿的即为公有的,凡是公有的就丝毫不影响每个人在实有财富中所占的比例,人们不拿公有的东西作交换,实际上做生意只需知道,以价值标明实有财富所占比例,所以人们只注意这种比例。
  但是有一点应该说明,如果把财富看作价值,尤其是说财富与价值成比例,就有把科学引入歧路的危险,这方面的例子在二流经济学家著作和社会主义者的著作中实在太多了,这一步就没有走对,正好把构成人类财产的精华掩盖了,使人把由于进步而成的公有的那一部分福利视作已被消除使最危险的东西在人们头脑中蔓延。
  他这里说的无偿的有用性正是指的被社会化而成为公共的部分,虽然有用,但不形成价值,有偿的有用性是没有被社会化的是生产者付出后创造的财富形成的交换能力——价值。由于进步以前有偿的,现在不再有偿了,它们不再具有价值,它们依然有使用性,是无偿的无价值的使用性。
  历史上有很多的科学技术创造了财富或是潜在着创造财富的秘方,具有很大的经济价值,但由于他的成果一开始就社会化了,故而不用来作为交换的比较量,这就是价值社会化了,成为共有的了。
  巴斯夏将财富与价值的区分为实有财富和相对财富,他为实有财富是使用性的总和,而相对财富也就是总财富中每个人的比例份额,即由价值决定分额的财富。
  消减的价值从占有范畴转化为公有范畴,很大部分人的努力被解放出来,可以用在我们其它事业上,因而人类以同等劳务,同等价值出奇地扩大了人类享受的范围,然而你都说我应从科学中摒弃这种公有的无偿使用性,但是相反,恰恰唯有这种使用性才说明人类为什么在高度和广宽上取得进步。
  价值是人们对社会总财富打的方格,以确定每个人在社会总财富中所占的份额,或每个人对社会总财富的贡献分额,价值是一个相对的比例概念具有协议性,相对性。价值规则是人们商品的交换规则 ,从本质上讲,也是衡量个人对社会总财富的贡献大小的规则,也同样是创造财富后的分配规则。
  现代社会的国民经济核算中,都是用价值的实现形式——货币收入量——产值来衡量经济增长是值得讨论的,不论从耗费方面还是从效用方面来比较都应加进其中由于技术进步而被社会化了的那部分价值量。

个人简介
余永耀.男.1958.10.09.大专学历.工程师. 对经济学的价值理论进行研究.2006年写成>
每日关注 更多
余永耀 的日志归档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