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奶破产 早晚的事

陈民 原创 | 2009-10-03 10:39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破产 投行 太子奶 讨债 
太子奶遭遇讨债潮     求救最后“解铃人”
 
 

太子奶集团再遇“讨债潮”。

9月29日,湖南高科奶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高科奶业”)董事长文迪波在电话中告诉本报记者,“现在我几乎每个月都要与这些银行等各路债主见面,让他们保持克制。”文迪波前几天才与花旗银行及荷兰银行在北京碰过面,两家银行都表示会尽量克制。

在文迪波看来,这些例行沟通是必须的,但是却未必真的完全有效。因为,荷兰银行一边与文碰面,却一边已经开始起诉太子奶。

此前4天的9月25日,荷兰银行诉太子奶1.5亿贷款逾期未还案,在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上海高院”)正式开庭审理。

这起官司只是目前湖南太子奶集团生物科技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太子奶集团”)遇到的众多债务纠纷的一起。在株洲市政府委托高科奶业托管近9个月后,即将席卷太子奶集团。

此前的2008年8月,太子奶集团开始陆续被曝资金链断裂,随后陷入了严重的债务危机。根据德勤审计的结果显示,集团负债高达26亿元左右。

“这与高科奶业今年1月份接手太子奶集团时的债务情况相当,是一个比较准确的数字。”文迪波对本报记者表示,目前银行债务和其它债务各占一半左右。虽然,今年上半年高科奶业通过对太子奶集团的经营改善,偿还了1.6亿元债务,但是与26亿元左右的总体债务相比,远远不够。

文迪波表示,目前正计划通过引进战略投资者的方式来解决债务问题,“目前共有四、五家有意向的企业正在接触当中,可能在近期将会有结果。”战略投资者已被视为太子奶集团自救路上的“最后解铃人”。

疯狂的前传

9月荷兰银行的逼债行为,其实是为此前2年太子奶引资、上市中诸多挫折在“还债”。

除了荷兰银行外,在太子奶事件中“受伤”的外资银行还有很多。其中包括花旗银行,以及英联、摩根及高盛在内的三大投行。

2007年,在太子奶集团连续保持高速增长后,其获得了英联、摩根、高盛等三大投行的垂青。当年1月,三大投行共同向太子奶注资7300万美元,并计划推动太子奶集团4年内在海外上市。

为了配合一系列的太子奶集团扩张战略,在三大投行的引荐下,2007年6月,在花旗银行的领衔下,荷兰银行等六家外资银行又共同对太子奶集团提供了5亿元的授信。

在获得了三大投行的注资后以及5亿元的授信后,太子奶集团董事局主席的李途纯还通过向经销商融资方式,再筹措了5亿资金。

由此,手握15亿现金的李途纯开始了疯狂扩张,先后在湖北、江苏昆山、四川成都等地建设生产基地。

“基础设施建设投入过多,以及市场价格的混乱,导致了太子奶集团经营进入恶性循环,到了去年8月,已经陷入巨大的困境。”一位太子奶集团不愿具名的内部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

2008年11月21日,在四处筹款、引进战略投资者无果的情况下,李途纯迫于此前引资时的“对赌协议”,不得不与英联、摩根、高盛三大投行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将太子奶集团61.6%股权转让给三大投行,而投行们答应,在一周内向太子奶集团注资3000万美元。

“三大投行原打算解燃眉之急后,然后以15亿元的价格将这部分股权卖给第三方企业。本来都已经答应了的,但因为太子奶问题的大幅曝光,以及全球金融危机的蔓延,使得买方将收购价格不断下调,到了最后更是放弃了收购。”上述太子奶集团内部人士表示。

考虑到太子奶集团严重的债务状况,三大投行最终放弃了继续追加投资。

“这就是资本的黑洞效应。当投行投入7300万美元后,会愿意用3000万美元来拯救;但这笔总投资又变成了1亿美元,如果再次出现危机,可能又会愿意用5000万美元来拯救。”文迪波对记者分析说,在股权转让无望之后,三大投行采取了“壮士断臂”的态度,拒绝向太子奶输血。

此时,三大投行控制的太子奶集团股权比例已上升至91.6%,成为了绝对控股股东。三大投行此时面对的,不仅是作为控股股东的权利,更多的是背负的26亿元巨额债务,其中相当一部分已经逾期。

这时让李途纯重返太子奶,由这位“系铃人”解决好繁杂而庞大的债务问题,成为不得已的选择。

迫于无奈之下,李途纯与三大投行又签订了一份股权转让协议,61.6%的股权经“体外循环”后又回到了原点——但债务问题和经营困境毫无变化。

“实际上,这个时候三大投行已经进入了防守的消极态度。”上述太子奶内部人士表示。在三大投行通过一系列方式想收回投资未果后,花旗银行与荷兰银行等外资银行,也为自己已经发放的贷款而大伤脑筋。

难测的未来

9月的起诉,其实并不能改变目前太子奶集团无力还债的现状。在文迪波——这位太子奶集团托管经营者看来,只有引入战略投资者,才有可能让太子奶和外资行们走出债务泥沼,实现商业利益的“多赢”。

2009年1月20日,高科奶业正式成立,太子奶的核心资产交由高科奶业经营,而李途纯则主要负责太子奶集团的债务问题。

“其实,成立高科奶业,就是为了避免因为短期债务压力过重而使得太子奶集团破产。”文迪波表示,鉴于太子奶集团的债务过于庞大,所以必须要将债务及生产进行分离,不然投入多少流动资金都会被用来还债。

但是,此前的“奶业巨头”李途纯此时面对26亿元的庞大债务已无能为力,而高科奶业的造血能力,则远远无法满足债权人的还款要求。

据了解,26亿元债务中,除了外资行贷款外,还包括建设银行工商银行在内的多家国内商业银行的贷款,所有银行欠款总额在12到13亿元,此外,拖欠原料供应商3到4亿元,拖欠经销商4到5亿元,基建欠款为3.7亿元,拖欠员工工资在几千万。

“经过9个月的经营,高科奶业已经偿还1.6亿元。”文迪波对本报记者表示,其中基层员工的所有工资都还清了,基建款也还了2000多万元,其余的大部分则用于偿还经销商欠款。

按照当初文迪波的设计,高科奶业进入太子奶后将可能有两种结局。

其一,在太子奶集团恢复正常生产经营后,将引入战略投资者,政府和创始人李途纯退出太子奶集团。其二,在太子奶继续良性运转、债务压力不大的情况下,通过自我循环的方式,逐步偿还债务,将资产负债比降到安全线下,此后政府彻底退出,企业可能依然会交由李途纯经营。

但大半年时间已逝,文迪波并没有看到这两个结局中的任何一个实现。而太子奶集团短期债务压力却令其不堪重负。

因此,引进战略投资者成为了文迪波当下的优先选择。今年6月,文迪波对外透露,将与国际乳业巨头雀巢公司展开产品研发等四方面合作,这被业界认为是雀巢入主太子奶的第一步。但是,此事之后因为各方利益不统一而夭折。

9月29日,文迪波透露,目前已经有4到5家企业对太子奶有投资意向,“正在接触当中,(引入战略投资者)可能近期将会有结果。”

如果一旦战投进入,李途纯的命运又将变得扑朔迷离。

个人简介
笔名天马,商务策划师,对教育/策划/公关/交友/旅游都颇有心得,对中国传统功夫和现代教育改革情有独钟!格言:人生太短,无暇平庸,流星破夜,天马行空!
每日关注 更多
陈民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