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税负真的很低吗?

赵学军 原创 | 2009-12-16 21:54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中华网1216日刊登了《专家否认中国税负全球排第二说法 称属于较低水平》的新闻,称中国社会科学院价格与税收研究室副主任张斌、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教授安体富、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教授朱青等专家认为,《福布斯》全球税负痛苦指数的测算方法不科学,中国的宏观税负在国际上属于比较低的水平。

每年《福布斯》全球税负痛苦指数公布后,由于中国都处于全球税负痛苦指数的前三甲之内,中国的税务专家们照例要出来指责、澄清、阐释一番,目的就是要向国内民众说明《福布斯》全球税负痛苦指数不科学、不可信,要国民相信在中国税负是很轻的,比世界上很多发达甚至是发展中国家的税负都要低,中国的国民生活是幸福的,也从另一个方面告诉政府官员,国民的税负很轻微,中国的税负还有很大的上调空间,还可以开征出诸如物业税、遗产税、资本利得税、奢侈品消费税、赠与税等新税源。

中国的税负真的很低吗?怎么来解读《福布斯》“全球税负痛苦指数”才更科学、合理、准确?为什么放到世界各国都公认准确的测算方法到了中国就成为“不科学、不合理、不准确”了?

用名义税率来衡量一国的税负水平高低就不科学吗?既然是全球性的指数,其测算方法应该是全球统一的,专家们也承认:从世界范围来看,没有哪一个国家的实际征收税率能达到名义税率的水平。我国也是如此,名义税率比实际征收的税率要高。也就是说,这一评价体系对世界各国的参照标准是相同的,因而得出的结论也是普遍适用的。至于如何才能更准确地反映一国的税负水平,那当然要从该国企业和国民实际承担的税、费和享受的国民福利等方面来比较更为准确了。

用宏观税负来评价一国的税负水平高低就是很科学的吗?其实这也要客观来看,宏观税负就是一国当年税收占GDP的比重。宏观税负反映的只不过是税收占国内经济总量的比重,这个比重的大小并不能直接反映国家税负高低,更能客观反映税负高低的是税收占实体经济产生的GDP分量的比重,或者是税收占GDP中用于国民分配部分的比重,要么就是税收占实体经济所产生的GDP与用于分配部分GDP之和的比重。由于每一个国家其GDP的来源、构成和各分量之间的比例不同,宏观税负往往会掩盖一国的税负真相。比如在中国,GDP中实体经济创造的分量其实并不大,国家投资、房地产泡沫、虚报数字产生的分量占了相当大的比重,这些数字加入到GDP总量之中,必然使宏观税负的值大为降低。

我国的税负水平真的很低吗?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企业和国民只需照章纳税,无需承担别的什么收费,政府也无权向企业和国民收取其他费用。而中国则相反,企业和国民除了需缴纳畸高的税收外,还要承担政府各个部门名目繁多的各种收费,有些收费甚至比纳税额还要高,而且由于政府的失职、乱为,国家基本建设由企业和国民承担、国民基本福利得不到保障、公共服务无法享受等,使经营成本、生活成本大大增加,也应该纳入国家税负计算。另一方面,由于政府架构比国际上大多数国家多出两个层级,领财政工资的队伍庞大,政府的行政成本也特别大,这都极大地加重了企业和国民的税负。

某专家认为,凡是公共服务水平高的国家,其宏观税负水平往往也较高。因此,我国也应逐步提高宏观税负水平。这真是本末倒置、贻笑大方,我真的奇怪这样的人怎么能当上教授?税负水平高了国家的公共服务水平就高吗?很多宏观税负比中国低得多的国家(如泰国、印度、土耳其、智利等),其公共服务水平也比中国要高得多,这说明了什么问题?一国公共服务水平的高低,关键是看该国政府是不是真正以民为本、为民办事,能不能够真正压缩政府架构、缩减政府开支,最大限度地把国民创造的财富投入国家基础设施建设、改善国民福利和公共服务,而不是相反,只想着怎么去增加税源,提高税率,从企业和国民身上汲取本来就少得可怜的财富。

中国的税负过高,直接导致国内实体经济停滞不前,国民创造财富的热情降低,反过来也使国民收入增长缓慢,国内消费萎靡不振。政府应该不断精简政府架构、压缩行政人员、降低国家税负,杜绝行政收费,加大基础设施投入,改善国民福利和公共服务,这才是执政为民的题中应有之义。


个人简介
探索未知,追求真理
每日关注 更多
赵学军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