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企改革应该有更好的选择

赵学军 原创 | 2009-12-05 17:59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国企改革应该有更好的选择

              ——向国世平教授请教几个问题

 

1998年,在某位当时的国家领导人的力主下,我国开始大刀阔斧地进行自虐、自残、自杀式的国企改革,改革的目标就是建立“产权清晰、权责明确、政企分开、管理科学”的现代企业制度。在这位领导人和许多所谓的经济学家看来,国有企业存在的最大问题就是“产权不明”。要解决“国有资产到底属于谁?”“该谁来管理?”“谁应该对国有资产负责?”等问题,只能实行“国退民进”,走私有化道路。

价值中国网推荐了《法人》杂志社记者马丽对国世平教授的专访,专门谈到国有企业改革的一些看法。在此,本人作为一个经济门外汉,想向国世平教授请教几个问题:

一、全民所有“产权不明”吗?

对于国企进行自虐、自残、自杀式改革的必要性,当时很有一些流行的说法,如管理体制僵化、经营机制不活、产权不明晰导致企业亏损、经营效益和生产效率低、技术落后、产品质量低劣、营销渠道不畅、售后服务欠佳、工人积极性不高、国家需要进行巨额补贴等等。许多所谓的经济学家从这些方面进行了长篇累牍的研讨,论证了国有企业不适应市场经济的发展,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必然会亏损,必须彻底退出市场,让位于民营企业。而最重要的理由也就是:国有企业产权不明。

十年国企改革造成国有资产大量流失。据权威部门不完全统计,1998年到2003年,国企改革每年造成国资流失超过350亿元人民币。这样巨大的国资流失原因何在?责任该谁负?用深圳大学经济学院国际金融研究所所长、国家发改委特邀研究员国世平的话来说:“国有资产流失祸在产权不明”。

“国有企业全民所有”,这是大家已经达成共识的。那么,全民所有是不是“产权不明”呢?这其实根本不应该成为问题的,全民所有就是全国人民共同拥有,怎么会产权不明呢?问题是,受全国人民委托对国有企业进行经营管理的政府有没有很好地履行好管理、经营的责任?有没有为全国人民创造可以用于分红(国民福利就是分红的一种形式)的财富和利润?有没有确保全体国民的财产保值增值?能否未经主人同意就将主人的资产当做无主的资产来处理?

二、国有企业必然亏损吗?

按照国世平教授的结论,由于“产权不明”,国有企业必定是亏损的,把它私有化了,产权就明晰了,企业就可以盈利了。国教授还举了一个例子:一家自来水厂亏损了,国家还要进行补贴,但是如果把它便宜地卖出去,或者送出去,让民营资本介入进来,实现企业扭亏为盈。表面看国有资产是流失了,但是作为政府,一方面拿掉这个包袱,同时又会增加税收收入。

不知道国世平教授举的这个例子有没有准确的数字可以参考,这家自来水厂原来每年亏损多少?国家补贴是多少?贱卖以后国有资产流失多少?民营后原来的工人有没有下岗?向下岗职工提供生活保障每年给国家带来多大的社会负担?私有化后水厂的水价提了多少?每年增加的税收又有多少?

类似的例子很多经济学家在论述国企改革的时候都用到过,我们看到的事实往往是:水厂民营后大幅裁减员工,以停水要挟政府提价,经营失误造成的损失要政府买单。我们弄不明白的是,为什么世界上很多发达国家如美国、英国、法国、德国、日本、新加坡、韩国等都有自己的国有企业,而且经营也很成功,新加坡的淡马锡公司就被誉为“全世界经营最成功的国有企业”,其效益比许多私营企业还要好。为什么我国的国有企业就必然会亏损呢?就拿国教授举例的自来水厂来说,如果参照民营企业或外国成功的国有企业的管理体制和经营机制来运行,像民营企业那样裁员,执行私有化以后的水价,这个水厂还会亏损吗?

三、经济增长可以作为判断国企改制成功与否的标尺吗?

国世平教授认为:“判断国企改制是否成功,关键是看它对经济的增长是不是有促进作用,目前来看我国经济一直保持高速增长,这说明国企改制总体上是成功的。”我想,大概国教授还没有弄清楚什么是经济发展?什么是财富增长?他们之间有什么相同点?区别在哪里?经济发展并不等于财富增加,根本不能用来衡量国企改革的成败。比如有一个家庭,祖辈留下100公斤黄金,家长一直不舍得拿去兑换成现金,造成家庭生活出现暂时困难,住旧房子、穿破衣服、骑自行车,到小孩长大后来打理这个家时,大刀阔斧改革,把家里的黄金全部贱卖换成大量现金,家庭生活立即得到改善,盖新楼、穿华服、买汽车,表面上看经济确实有了很大发展,但你能说这个家庭的财富增加了吗?你能说这个小孩的改革是成功的吗?

我们国家的改革开放就和这个家庭的情况很类似,经济确实是发展了,但那是把过去没有开发利用起来的土地、矿藏和没有商品化的工厂、房子等隐性财富变为商品进行交易,成为显性财富而已,国家的财富并没有增加,反而由于国企改革造成大量国有资产流失,金融开放和外汇政策失误导致国家和国民财富被西方金融列强大肆吞噬,高进低出的外贸体制和世界工厂使国民创造的财富被西方各国掠夺,贪官污吏携款出逃使财富不断外流等原因,国家的财富急剧减少。只要我们把中国当做一个密闭的容器,认真分析一下改革开放以后财富流入和流出的情况就可以得出结论(对这个问题,本人的文章《改革开放,中国的财富增加还是减少了》有专门论述)。请问,这样的改革很成功吗?

四、国有资产大量流失是国企改革的必要成本吗?

在国教授看来,“国有资产的流失不但不是国退民进失败的证明,反倒是国退民进必要性的证明,从某种意义上说,国有资产的流失是国企改革的必要成本。”在我们普通民众看来,在国企改革的过程中,国有资产大量流失,主要就是政府擅自越位把国资当无主资产处理,而且不少官员在处理过程中存在明显的以权谋私、钱权交易、失察渎职等原因造成的,近二十年来揪出了大量贪官污吏的事实已经摆在眼前,但国教授偏偏视而不见,

我们不反对国企改革,也举双手赞成大力发展民营企业。但国企改革应该有多种方式和更好的选择,可以参照发达国家成功的国有企业经营模式,民营企业也不应该以侵占国民的资产来发展壮大。而且改革应该是为国民带来更多的就业、更好的福利、更幸福的生活,绝对不应该是6000万工人下岗和上万亿元的国有资产流失。


个人简介
探索未知,追求真理
每日关注 更多
赵学军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