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需要怎样的“与国际接轨”?

赵学军 原创 | 2009-12-05 23:18 | 收藏 | 投票

在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后,我们听得最多的词就是“与国际接轨”了。特别是近几年来,国内的汽油、自来水、电、煤气、景点门票等涨价的消息接连不断。涨价的原因很多,但有一条是共同的,那就是要“与国际接轨”,还大言不惭地说中国的油价、水价、电价太便宜了,外国的都很贵,所以应该涨价,连银行跨行查询收费也宣称是“与国际接轨”。现在,高速公路的名称也在“与国际接轨”,甚至有些家长给小孩起名也“与国际接轨”,为孩子起个英文名字,然后再翻译成莫名其妙的中文。种种的“与国际接轨”,简直令人哭笑不得。

本来,很多事情如果真正能够“与国际接轨”,那是好事,但从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的现实看,我们的有关部门、单位却是有选择性地“跟涨不跟跌”,是“官与商的利益接轨”,是“政府与既得利益集团的利益接轨”,是“权与钱的接轨”。只要对官与商有利,对政府与既得利益集团有利,对以权谋私有利的,那些政府部门和权贵们就会没有条件也要创造条件去“接轨”。而那些对人民群众有利,对规范市场有利,对国家发展建设有利的,只要稍微触及或损害他们的利益,他们就闭口不提“与国际接轨”,或只是口头上说说,根本就没有一点“与国际接轨”的实际行动,有的还千方百计去“挪轨”、“撬轨”甚至“断轨”,对他们来说,什么“情为民系”、“权为民用”、“利为民谋”,只不过是一种政治口号和骗民伎俩。

例如,每当国际原油价格上涨时,发改委的反应是很快的,国内成品油价格立即进行上调,接轨非常迅速;而当国际油价下跌时,发改委却变成聋哑人,迟迟不作出下调成品油的决定。最典型的是2005年至2006年上半年,国际油价上涨,发改委6次提高国内成品油价,而2006年7月至11月间,国际油价下跌超过20%,但发改委却装聋作哑,只口不提成品油降价。07年到08年上半年的情况也很类似,国际原油价格连续暴涨,国内成品油价闻声而动,不断上调;而在08年下半年,当国际市场上原油价格从每桶140美元的天价掉到每桶40美元左右,而国内油价却丝毫不理会国际市场变化和人民降价呼声,依然巍然不动、高高在上,成为中石化、中石油两大成品油经营公司榨取人民血汗的巨大吸管,也成为阻碍市场流通、抑制国内消费、吞噬企业利润、增加社会成本的罪魁祸首,是中国官商勾结、权钱交易、行业垄断和与民争利的典型现象和具体事例。

当初,为了提高成品油价格以掩盖其机构臃肿、经营粗放、成本高企、管理不善等事实,并从中捞取好处,两大石油公司采用非常手段,通过政府官员、专家学者、新闻媒体、产油企业等不断呼吁成品油提价,在国内大造声势,还大言不惭地表示这是为了“与国际接轨”、“反映市场规律”,收买甚至逼迫国家发改委同意她们不断提高成品油价格,逐步实现控制价格、垄断市场、牟取暴利的“阳谋”。终于,在2000年5月,国务院决定,国内成品油价格将随国际市场变化每月调整一次。到了2001年10月17日, 国家计委又出台新的石油价格定价办法,再次调整成品油价格,规定原来国内汽油、柴油价格单一与新加坡市场挂钩的模式将改为与新加坡、纽约和鹿特丹三地市场的加权平均值挂钩。用权威部门和掌握话语权的人的话来说,这样,成品油价格就“完全跟国际接轨了”。此后,随着国际市场油价的不断攀升,国内成品油价格也从过去的低位飙升到目前的历史最高位,两大集团公司赚得盘满钵满,但他们却厚颜无耻地还要求政府予以巨额补贴,居然也得逞了,让我们看到了“接轨”论者的丑恶嘴脸和奸商的贪婪本色。

可当国际原油价格开始挤掉泡沫,从140多美元一桶的天价回落到40美元的时候,我们却惊奇地发现,“市场”从我们眼里消失了,“市场规律”在中国失灵了,“接轨”的声音销声匿迹了,国务院有关部门制定的成品油定价机制也像是胎死腹中,成了欺骗全国人民的摆设,国内的成品油价格依然高耸云端,丝毫不为所动,中国市场不得不承受着全世界最高的成品油价格,中国社会不得不承受这样的油价带来的畸高的物流成本、农耕成本、生产成本、经营成本、创业成本和生活成本,中国人民不得不为两大集团公司在国际市场竞争中的巨大损失和工作失误买单。市场规范、人民福祉、国家利益、社会秩序和企业的生存权、发展权被国家发改委彻底阉割了,让两大集团公司在大口大口地吸吮着改革开放成果和人民群众财富的时候偷着乐。

我们的高速公路也是一样,2009年11月18日上午,交通运输部召开国家高速公路网命名和编号实施工作新闻发布会,交通运输部公路局副局长成平在会上表示,2010年7月底前将完成所有已建成通车国家高速公路的命名编号标志、指路标志、里程牌等相关标志的更换,目的就是为了“与国际接轨”。(2009年11月19日《城市晚报》)

高速公路与铁路、航空、海运连成一个高度发达的物流运输网络,为国家和城市之间带来极大的交通同便利和滚滚财源,能够规范名称、统一编码,我们当然举双手赞成。但是,真正有实际意义的高速公路由国家统一规划、统一建设、统一管理、免费通行(即使收费也是标准极低)却没有“与国际接轨”,导致高速公路总量和密度上仍显不足,地区发展不均衡,配套服务缺乏,管理水平低下,未能实现道路联网和收费联网、收费标准不统一等,影响了中国高速公路效能的发挥。而且中国高速公路收费高、收费乱、收费年限长是全世界出了名的。全球总计14万公里公路收费,70%在中国,收费标准最高也是中国。

我们欢迎真正的“与国际接轨”,我们的自由和民主要与国际接轨我们的收入和纳税要与国际接轨我们的医疗、教育、社会保障、国民待遇要与国际接轨,我们的新闻媒体、舆论监督要与国际接轨……我们需要的是对国家、对民族、对社会经济发展有利的“与国际接轨”,而不是那种欺诈人民、损害国家利益的“与国际接轨”。

个人简介
探索未知,追求真理
每日关注 更多
赵学军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