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制假货的一柄尚方宝剑

张紫芬 原创 | 2009-03-10 21:10 | 收藏 | 投票

 

――防伪
       现在的社会,说假货横行,一点也不过分。
马克思曾经说过资本家害怕没有利润或利润太少,就像自然界害怕真空一样。一旦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家就胆大起来。如果有10%的利润,就能保证到处被使用;有20%的利润,它就活跃起来;有50%,就会引起积极的冒险;有100%,就会使人不顾一切法律;有300%,就会使人不怕犯罪,甚至不怕绞首的危险。”如果我们把马克思的话替换成假货商人,或许就能说明为什么假货层出不穷了。
就我们日常消费的手机、家电等电子产品,假货,什么港货、台货,有的就直接说水货,数不胜数。或许你会说这些东西的利润高,顶多就是浪费点钱,多花点维修费,多点辐射什么的,只是价格便宜,跟现在流行说的“山寨”产品没有什么区别啊。那那些小小的日常生活用品呢?水饺、馒头等等呢(或许大家并不太相信这些东西还有假货,请看《假货商人的救赎?》)?这些产品日常所需,小的就是拉拉肚子,易损易坏而已;大的导致中毒、人身伤害。当然更不要说一直被关注的特许行业,也是据说高利润行业:医药。这些假货,如果只是让消费者多花点钱,可能问题也不大,但无效的产品可能致使本来脆弱的躯体更加脆弱,延误时间,耽误了最佳治疗时间,造成终生的遗憾,甚至导致生命的丧失——
       或许你会说,那我到正规的店去购买,到大型超市去购买,到大药店、医院去购买,这样总不会再买到假货了吧。看看《假货商人的救赎?》,就知道假货是怎么样流入市场。或许应该说假货怎么就成了真货,进入我们的日常生活,而这仅仅是渠道之一。
       那我们怎么办呢?
谁又该为这些假货负责呢?
       政府,或者说主管的工商部门吗?工商部门或者说其他政府机构确实有这个责任也有这个义务。但反过来想:市面上流通的商品何止成百上千,区区一个工商部门能管得过来吗?国家这些相关的政府部门一直在不断地努力着,努力去发现、处理各种各样的假冒伪劣产品。人员跟精力的限制,还有不包括对工作的懈怠,使得状况就如我们看到的一样:状况不佳。
       商家吗?我们购买产品的直接受益者。当我们走进超市,成百上千的商品迎面而来,相同的商品因为有不同的品牌和规格,还有几种甚至几十种、上百种的具有这样那样差异商品供我们选择。而这些商品,无论是大是小,都是超市从四面八方的厂家、厂家的代理商、经销商哪里进货的。在渠道为王的时代,超市对商品具有一个比较大的选择权,对于要求进入超市的商品,每个商家也都会要求他们提供这样那样的证明,以证明货源、证明品质等等。但就象在前面提到的那篇文章文章中的新闻里面那位主人公,商场、超市虽然也预防了这样的事情发生(或许有些商场、超市因为某些原因,减少了一些准入的步骤;或许有些商场、超市明知是假货,为了自己的利益,还是让假货进入了商场、超市,但这些毕竟只是个案,只是少数。),但面对每个商品需要那么多的文件,他们不可能一一去核查,甚至有些是核查了,这些假货供应商做得可能真是滴水不漏(至少面上是如此。)
       虽然现在有些商家也对他们的产品进行了一定的防伪:比如说他们销售的产品加上他们商场的特有标签等,但当商品真正出现问题的时候,商场还是一样没有什么责任,或者说没有太多的责任,他们加上了他们特有的标签,更多的是为了品牌的展示和自己售后服务,而非为消费者的防伪。
       消费者吗?让我们人人都长一双慧眼吧。这样,True or False?我们一眼就清楚,也不会被假货蒙蔽了。人人是消费者,可并非人人都是各种购买物品的专家,何况即使是专家,还有看走眼的时候。
就是我们日常天天接触的人民币,我们对假币都有些无可奈何,虽然人人都提高了警惕,希望自己成为“专家”,而各种媒体也进行了大量的宣传,教大家进行辨别(当然这回真是Gov的行为多,不像年前的假火车票辨别法,还是民间发起的多),但普通的民众一样不能幸免。当然在这样的宣传下,假币的风波得到了很大程度的抑制,而对于那些经常接触钱币的人,也真的几乎人人都成了验钞机。
虽然假币事情让我们多了几分无奈,却也给了我们启发:到底谁该为产品的真伪负责。
是的,当然是厂家,产品的生产厂家。如果把人民币作为一种商品,那它就是由国家“生产”的一种商品,所以国家不仅仅在人民币“生产”过程中加入了三十多道的防伪,而且在后期的监督上,极尽可能地对各种防伪特征进行宣传;在对专业的验钞机进行升级的同时,也让普通民众对任何肉眼分辨真伪提供了更多有力、有效的依据。
对产品真伪,或说产品特性了解最多的,莫过于厂家。而假冒伪劣产品危害最大的,也是厂家。或许有人说是消费者,确实是,消费者是直接的受害者,厂家至少还有自己的利润。但当我们看到三鹿因为三聚氰胺,一个国内乳业的巨头就这样倒了(或许你会说三鹿是活该,谁叫它缺德,乱加东西),如果这个事情是因为它的产品被伪造而造成的,作为一个负责任的企业,它在对自己产品质量等方面负责的同时,在宣传自己的产品,宣传自己的品牌的同时,也要对假货“负责”――负责清除!
消费者是因为对你们的信任而购买你们的产品。对于消费者来说,在商品如此雷同的今天,他们有太多的选择,之所以选择你们生产的产品,是因为对你们产品的信任,而这份信任也促进了企业生产的产品的销售,产生了应有的利润。一个企业的产品一旦才假冒,无论是假货有意的购买者还是无意的购买者,真品的销量将减少,企业的利润也将随之减少;而另外一方面,假冒产品除了一些貌似外,大部分在质量上不过关,有意购买假货者可能知道这本身就是假货的问题,并非该产品真品的问题,而对于无意购买假货者,可能对该品牌,甚至该公司的所有产品都心患“感冒”:以前购买了他们的产品,质量不行,还是换个牌子吧。
       就这样,企业做了大量的工作和努力才取得的今天消费者对其产品的信任,而就在这弹指一挥间,这个信任化为乌有。怪消费者对产品没有忠诚度?该怪的应该还是自己:没有对自己的产品进行合适的防伪和更多真伪辨别的宣传,一个质量和品质等方面跟真品有差别的产品毁了真品的形象。
很多厂家也觉得很冤枉:我们也做了防伪了,只是做假货的人也懂得模仿了,他也去做防伪标签了。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不仅仅是对假冒说的,也是对厂家说的。当你的产品有足够的利润空间,那在利润的驱使下,假货必然出现。假货的出现即将损害真品的利益,在进行普通的防伪时,我们是不是应该增加防制的难度,比如说增加防伪标签的特有技术,使得造假者在造假的时候成本增加,利润减少。如果利润减少到造假者觉得“不值得”,那造假也将随之消失。
也有企业觉得自己更冤枉了:我们不仅做了普通的防伪,而且还是增加了不少技术的防伪标签。可是假货也做了,而且有的假货用的就是我们的真标签,真包装,只是里面的东西换了(这个案例不是假设,是一个同事的客户真的碰到了,而且最近在网络上也看到了类似的电子产品案例)。在企业增加了自己产品仿制的难度,增加自己产品的防伪技术的同时,企业是不是在整体防伪上认真做过安排呢?
你的防伪标签是不是随意标贴?你的包装盒是不是可以轻易复原,再次使用呢?
防伪走到今天虽然说经历了数个世纪(如果从那些具有防伪功能的票据使用开始算起),但真正的防伪应用于商品,也才短短的几十年,而国内防伪技术较普遍应用于商品是近十几年的事。可全面防伪、立体防伪、整体防伪的方案近年来却在各种高档产品上流行起来。这些高难度防伪技术,多重的防伪,甚至不可逆的拆封,都使仿制品难度大幅度增加,既保证了对产品的开发付出多重努力的企业的利益,也保证了消费者的利益。
我们见到不少客户,以为自己做了防伪标签,也在防伪标签上加了不少难以仿制的技术,又在其他包装、产品等上面也进行了各种防伪,这样就高枕无忧了。真的可以高枕无忧吗?
不。在自己的产品上增加了各种防伪技术,只是为自己的产品安上了一道门,这道门是不是“防盗”门,即使是“防盗门”了,是不是真的“防盗”了,有赖于门的质量,也依赖于小区、社区、社会的治安。当然也还要主人记得给这道门“上锁”。
给产品的防伪“上锁”,最简单的方式就是我们国家对人民币的方式:宣传!告诉消费者,你的产品有了什么样的防伪,你的产品有什么样的特点——当消费者知道了、了解产品的防伪,在购买之前,他们必然会去留意产品的情况,包括产品的防伪。这时候,伪造产品的下场就不会太好。
很多消费者不会刻意去拨打电话,也不会去留意哪个产品用的是哪个防伪电话(如果企业对自己的产品和产品的防伪没有做太多的宣传)。有很多客户可能就会只是根据标签上的电话拨打电话,而这时候,只是徒具其形的伪造产品和伪造防伪标签就生效了(曾经不止一个朋友跟我说过:你都会做防伪,那还有假货吗?那是因为他们认为的是防伪标签是我们随意就刻意制作的,而不是在严格的控制下,在防伪公司和标签使用企业之间密切控制下,宣传下而产生、使用、运用)。
在培训新员工的时候,在强调要在提交防伪标签后,进行必要的后期跟踪。员工也经常问为什么?客户已经是我们的客户,我们的产品和平台我们都有自信,为什么我们还要进行吃力不讨好的分析呢?
是的。很多时候,客户都不要求我们对查询的信息和市场的产品情况等进行分析,但客户的产品上有我们的产品,而对于我们的产品的技术特点等,我们是最清楚的。消费者不一定会留意这些防伪产品的真伪,也不一定会拨打电话。而如果我们主动了解市场产品信息,将给客户提供一个虽然片面,但比较有效的市场监控分析。
或许生产企业做了不少努力,或许防伪公司也付出了不少辛劳,或许消费者得到了不少教训,但只要我们继续抵制假货,把握好防伪这把锋利的尚方宝剑(或许应该继续把它打磨得更加锋利!),那我们将不再被假货包围。
个人简介
十多年的知识产权服务经历,如今又多了个赛道:法律! 无论是知产还是法律,都有着不可缺少的的严谨 QQ:1063481519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