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向“过度娱乐”宣战的时候了!(南方时评)

吴晓林 原创 | 2009-03-17 16:45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过度娱乐 

      近日,湖南卫视《天天向上》的录制现场,由于日本籍主持人浩二的一句“顺我者死,逆我者亡”,引发了现场军旅歌唱家刘斌对日本人的指责和声讨。对此,《天天向上》官方博客回应称,浩二那天只是口误,很正常,希望大家不要纠住口误不放。(3月15日网易)

  对湖南卫视,本人一直是赞赏有加的,甚至有些佩服。然而,我所欣赏的并不在于它 “娱乐主打”的“快乐招牌”,而在于“在众多地方卫视虎视眈眈、妄图超越”的竞争势态下,湖南卫视总能杀出重围、一枝独秀,毫不夸张地讲,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一家地方卫视在“娱乐效果”和“现场气氛”上能够超越之,用“望其项背”来形容他们之间的差距应该不算过分。“一直被模仿,从未被超越”送给湖南卫视也当是受之无愧。不一而足,真正令我佩服的恰恰是,在各种“舆宣”力量博弈的棋局中,湖南卫视总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淹、见招拆招。而且赢的那叫一个漂亮,将娱乐至死的戏场一做到底,事后还总将“敢为天下先”的湖湘文化大旗祭起,以图印证其血性常在、不屈落后的智勇豪气,实在让我们这些书生自叹不如。你看看,不管你怎么骂舞台上疯疯癫癫的主持人也好,对秀场不断闹场不休的节目口诛笔伐也罢,居高不下的收视率这个硬道理就是坚挺地反驳着你的“老套”与“过时”。然而,经过长时间的观察,我还是想疾呼一句:到了向过度娱乐宣战的时候了!

  行文至此,笔者不免想起,2008年11月的时候,社会上曾有传闻湖南卫视将取消新闻节目,事实上,新闻节目在湖南卫视的地位也确实不太受待见,致使“新闻节目”无论怎么力图革新突变(据笔者观察,湖南的新闻节目也确实有独到之处),大多时候还只能生存在“娱乐当道”的光谱之下。然而制造传闻的人要么是有意炒作,要么就是借机幽它一默。这种传言未免低估了湖南卫视的智商。聋子还有耳朵呢。如若真取消了新闻节目,湖南卫视不就做实了“中国娱乐频道”的招牌了吗?活脱脱落人口实,给那些看其不顺眼的同志们添了声讨的标靶。倘若如此,一偌大的中部大省,其“党和人民”宣传窗口和喉舌的地位不是被完全给掏空了吗?所以新闻还是要保留,而且要时不时玩点新花样,以证明我党性还在、综合性电视台的本质还在的事实。因此,这样的造谣未免太低级了。

  ●娱乐帝国与价值稀释

  湖南卫视的成功之处,还在于以“娱乐领袖”的姿态,催化了中国大地“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的娱乐盛宴,打开电视看吧,在与湖南卫视“比学赶帮超”的过程中,多少哈日哈韩仿英仿美的娱乐喧嚣,已经成为普通大众日常生活的组成部分,让人躲避不及。殊不知,喧闹的娱乐因子正如无限膨胀的文化表层,表面华丽却掩盖不了内容的苍白,这种文化模仿,标榜的是自由、是个性、是开放、是多元,甚至是敢为人先,却与主流文化格格不入。暗藏劫金掠银黑心的节目,将社会进步的思想、价值给掏空了,进步的动力传输被白花花的银子置换成大众狂欢和虚华。原来富有公共性的传媒已经在金钱攻势下丢城弃池,成了被票子操纵的私人领域。看看台上那些五颜六色的头发、野性暴露的打扮,貌似新潮另类、彰显年轻本性,但是就是在西方国家也很难进入主流,琉璃摇曳的灯光和极尽所能的炒作却将它们带入到顶礼膜拜的巅峰,难怪有人形容当下的娱乐舞台是群魔乱舞。无法想象,这样一种不断扩展的娱乐导向,在若干年后会带给我们的民族一种怎样的心态。我们本应朝气蓬勃而沉稳理性,本应青春灵动而不失感性,却在“娱乐至死”的媒体帝国面前,一步步失去独立思考、自由选择的立场。过度的娱乐,除了用感官刺激来吸引我们的眼球之外,还慢慢地消解着我们的思想世界。简单就是快乐因而幼稚,刺激就是享受因而浮躁。疯狂过后,我们收获一地鸡毛。

  不可否认,于其他生活内容和电视节目相比,娱乐有着天然的、不可比拟的眼球优势。在娱乐节目的设计和推广中,依靠行业先锋的敏锐性和先导潜质,娱乐帝国在快速转型和替代率极高的更新中,营造了一批又一批放弃原创思考与共鸣、天天期待和参与表层娱乐的粉丝。无条件的支持和没有思想深度的“我快乐,我选择”的口号,看不得也听不得别人哪怕一点点的质疑。理由甚多,好似人人都可信手拈来,对怀疑的声音可以轻易予以反击。殊不知,娱乐的固守和思想的失守,让哪些疯狂和眼泪早已稀释了应有的社会价值。谈社会价值过于沉重,但是过多的娱乐不同样受人诟病吗?娱乐愚民,虚伪的面孔可休亦!

  ● 娱乐权利与意识权力

  众所周知,在娱乐布道的背后,意识权力和娱乐权利的斗争始终贯穿全局。然而,在先期的较量中,广电总局与湖南卫视谁得谁失、谁赢谁输,明眼人都看得出。

  表现之一:为了提升收视率,就是自视清高的央视在某些节目中也在有意推陈出新,狂飙娱乐因子和煽情要素,力图力挽狂澜,夺回被地方卫视抢走的收视率,维护龙头老大地位。然而,央视背负了太多的价值功能,无法放开手脚,对于大肆娱乐的尺度不能自由伸展,永远也达不到地方电视台那种“弱即弱离”的身价和姿态。

  表现之二:广电总局的亦步亦趋总慢湖南卫视半拍,事后出台的通知命令总有亡羊补牢的时间落差,表面上看似号令全国一视同仁,其实针对谁约束谁一目了然,杀鸡儆猴的心态路人皆知。湖南卫视的高明就在于,广电总局出台的通知不是被艺术性地移花接木就是被碎片化的一一化解。你广电总局通知我“黄金时段播放电视剧就要播放主流电视剧”。我湖南卫视则回答你:我黄金时段本来不放电视剧,不受文件约束。

  究其原因,在权力博弈的棋盘中,大多数人同情弱势,湖南卫视与广电总局的斗争虽然在本质上,是一种权力与权力、利益与利益的对峙,因为毕竟湖南卫视也是湖南广播电视剧的下属单位,但是湖南卫视的官方色彩明显大大低于广电总局。广电总局一副冷酷无情的出场身段,既不得粉丝赞成,反而引起反感、激起反对。只因为处事的风格在观众已然内化的支持心态中,显得太无人缘。

  于是维护主流价值的广电总局,一时竟成了“娱乐”的罪人,这显然不是官方所能预料到的,无限放大的反对声音势必将广电总局牵进被动位置。在一场包含了群众在内的博弈棋盘上,广电总局反而被动了。

  与“金钱引导”的娱乐帝国相比,广电总局的动作永远缺乏前瞻性,因为它本来就缺乏市场运作的敏锐性,因为娱乐因子总是顺着铜臭的味道无孔不入。又加上娱乐帝国绝地反击的创作精神,让湖南卫视为代表的地方卫视创作者仿佛背负了凤凰涅槃的广泛正义性。湖南卫视,你追我闪;广电总局边走边打,却总慢人半拍。于是敲打的总是过时的,你出一通知禁止办超女了,我就发一声明:我们本来就不打算办超女了。搞得广电总局饱含了行政公愤的文件一夜之间变成了一张废纸,湖南卫视却屡屡赢得不少“先见之明”的加分。

  ● 贴牌娱乐与创收主轴

  湖南卫视等地方电视台的高明还远不于此。真正高人一手的在于“贴牌娱乐”。贴牌娱乐的节目无非是挂了不少当下流行的时代“羊头”,私底下却卖了更多似是而非的“狗肉”。什么为“改革开放而歌”、“为希望工程献唱”、“红歌会”等等等等,搞不好今年又会借建国60周年大作娱乐文章。这种貌似时代主流的形式看似聪明,却掩盖不了地方卫视娱乐至死的胆怯。那些虚张声势的架势,大凡不是为了发出主流声音,恰恰是做足了台前幕后收金掠银的能事。于是高尚总被亵渎,主流总被解构,尺度总被要挟。

  这虚伪的创收运动,无不借用鲜丽自由、冠冕堂皇、煞有介事的虚伪面具,在充满铜臭的喧嚣中,将娱乐至死的因子楔入万千少男少女的年轮印记。

  无论怎么贴牌、无论怎么包装,永远掩饰不了创收这个主轴取向。创收,一味地去创收吧。哪里找的到为湖南呼、为社会呼的湖湘电视台呢?想必,我们全国的观众从湖南卫视的荧屏中,认识到的出来湖南人的娱乐天分以外,还有什么?

  ● 娱乐减震与心灵守护

  比这些更恶劣的是,为了与一些娱乐节目竞争受众,提高收视率。某些电视台在无政府或政府失灵状态下,毫无保留地引进国外、境外娱乐节目,原封不动地登上荧屏,收视率上去了,观众品味下来了;观众群增多了,空洞的守候也多了。

  文章末尾,可以预料本文的出炉不可避免地会招致口水。然而在口水战中,我宁愿看到一些独立的思想,而非出自狂热的众口一词。更或许,在意识权力与娱乐权利互相纠葛的格局中,主管价值的权力部门因为仅仅看到那些喧嚣在表面的反对声音而却步的话,我也该说一句:该祭剑的时候祭剑,该树旗的时候树旗。因为,你所听到的仅仅是狂热膨大的粉丝的声音,反对过度娱乐的人群因为不适合采取娱乐的方式表达,所以显得力量薄弱。

  无论是出于对颐指气使的权力行使方式反感而表示沉默,还是只看到表层娱乐,而无视宣导功能的所谓多元论者,还是将湖南卫视的某些创新标榜为民主价值的乐观看客和起哄者,始终要正视这样一个事实:娱乐通常伴随着表层感官的刺激,一些必要的思想都处于缺席地位,退化着人们的思维线路。我不得不为之振臂高呼:打倒过度娱乐。(注意,不是打倒所有娱乐) (吴晓林 南开大学周恩来政府管理学院博士)(编辑:东雪)

(发表在南方网-南方时评:http://opinion.southcn.com/southcn/content/2009-03/17/content_4992701.htm

个人简介
现为中南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师、中央编译局博士后工作人员,剑桥大学《Journal of Cambridge Studies》编委。
每日关注 更多
吴晓林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