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封建半殖民地的人民币发行体制非改不可

中国货币政策改革必须内外开弓

——半封建半殖民地的人民币发行体制非改不可

2009-3-28 每日经济新闻

 

    中国人民币要实现市场化,必须左右开弓:一方面呼吁重新整顿全球金融秩序,要求美国自律,对金融机构进行严厉监管;另一方面,要改革国内的货币发行体制。

 

    笔者说过,中国经济要健康发展,必须跨过两道坎,一是人民币汇率的市场化,二是国有企业效率的提高,前者决定了中国经济是否继续受制于人,后者决定了中国式市场经济的前景。现在人民币汇率市场化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之中,围绕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要进行内外两方面的改革。

 

    外部改革路径已经明确。中国正在倡议发起一场全球金融体系的改革。全球金融改革目标有远期近期之别,远期目标是建立新的全球储备体系,摆脱依赖某个国家,造成全球性的通胀和紧缩;近期目标是IMF应按照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高低来要求各国对IMF的贡献大小,但应该分配给发展中国家更多的储备配额与投票权。不仅如此,欧美各国要对庞大的影子银行进行卓有成效的监管,以防止监管之外的影子银行拖垮全球经济。

 

    我们头脑必须清醒,以超额提款权为基础实行全球储备体系,超额提款权仍然与全球主要储备货币挂钩,美元仍占主导地位,只不过从以往单纯与美元挂钩改变为与一篮子货币挂钩,为今后的货币比例的改变预留了空间。我们不能奢望特别提款权能够马上给我们一个稳定公平的货币体系,事实上,全球都找不到货币改革的最优方案,只能寻找次优方案。

 

    在呼吁外部改革的同时,我国人民币发行体制必须明确改革的目标。

 

    按照周洛华先生的说法,当今世界上主要国家的货币发行机制分类,基本上分为三类,欧盟以共同条约的形式规定了货币投放的方法和标准,比较著名的就是“三驾马车”理论:如果经济增长率、就业率和通货膨胀率这三个指标在预先设定的范围之内,就向市场提供流动性,如果高于预先设定的范围,就实行紧缩政策,减少货币投放量;如果低于预先设定的范围,就实行扩张政策,增加货币投放量。

 

    美国的货币发行掌握在美联储与华尔街的手上,美联储根据就业、通胀等数据发放基础货币,华尔街根据资产品价格的涨跌,投放或者回收相应的虚拟美元。当房贷证券、债券出现严重的定价失误时,华尔街的货币发行体制崩塌,全球陷入紧缩以适应美联储基础货币的投放量。

 

    以日本为代表的用汇率来发行货币的机制,也就是盯住美元机制,这一办法在外向型的小经济体能够奏效。阿根廷、我国香港货币局制度等一度收效甚大,但一旦经济体过大仍然采用这一模式,就会陷入如日本一样的衰退的二十年的悲剧。日本无法根据国内的经济情况自主调节货币,只能依靠政府积极财政政策拉动,基本上,只能惟美国经济马首是瞻。如果中国能够取代美国的进口地位,日本当然可以找到救命稻草。问题是,人民币现在同样惟美元马首是瞻,这就决定了东亚经济体的被动地位。

 

    除非全球经济能够回到金融危机之前的局面,中国出口,美国消费,中国外汇储备回流美国,否则以目前全球经济正在发生的巨变,以中国发展内需经济的需要,即便中国想继续盯住美元也不可能。我国的央行内部受制于政府的宏观调控政策,外部受制于美联储与华尔街,最大的功能就是根据外储增减发行人民币冲销,从根本就缺乏独立性。这既是缺乏远见的,也是可悲的。因此,中国亟需建立明确的货币发行体制,必须改革以往的半封建、半殖民地式的盯住式货币发行机制是不可行的。

 

    关键是怎么改?张五常先生所说的盯住一篮子大宗商品很难行得通,一方面大宗商品从某种程度上正是华尔街发钞形式的体现,有多篇文章论证了盯住大宗商品的不可行,还有一种办法是向欧元区学习,根据经济增长率、就业率、能胀率三驾马车来决定人民币的发行量,同时向原联邦德国一样,直接放开汇率,让人民币一步升值到位,这样才能彻底走出人民币发行的死结。

 

    也许有人会说,这是对中国出口商品不付责任的做法,还是小步快速调整来得更加稳妥。我想说的是,小步快调没有解决矛盾,而是将矛盾后延。既然中国经济结构转型是必然之选,既然人民币汇率自由化是必然之选,在出口大幅下挫时调整货币发行机制正当其时。当初德国的汇率调整就很顺利,事实上,作为更依赖银行间接融资、政府调控力度更大的经济体,中国与德国、日本更相似,而不是美国。

 

    希望央行在积极建议国际金融秩序改革的同时,以务实的态度,认真制订中国货币发行体制的改革方案,外患与内疾,都需医治。

 

注:改个标题,以免愤愤的麻烦。这是货币思考之中的一篇。还有其他几篇,陆续发布。
    忙碌的一周过去了,祝朋友们周末愉快。

个人简介
财经评论员,复旦大学历史系博士。从历史上的政治与经济转到当下,是希望看得更透彻。
每日关注 更多
叶檀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