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网民休息会吧

李鹏飞 原创 | 2009-04-20 14:33 | 收藏 | 投票

 

      如果不是网络,江苏省江宁区房产局局长周久耕还会每天抽着1500元一条的“九五至尊”香烟,手腕上除了劳力士、江诗丹顿、帝陀,还会出现更多世界名表,甚至会荣退二线,继续香车宝马,锦衣玉食的生活下去。号称“史上最牛房产局长”的周久耕在牛年的三月被南京市纪委双开并移交司法机关,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审判。正应了江湖上那句话,“出来混,总要还的。”
经过网民的人肉搜索后,周久耕又因江宁区“万科光明城市”出售过程中“涉嫌价格欺诈”再度蜚声海内。他的幸福生活也戛然而止。“周局长出事了的”消息在网络上哗传开来,一时间怕鬼敲门的人竟然连表都不敢戴了。不过周久耕不会感到寂寞,同样是在3月,浏阳广电局长被停职,被网友“昵称”为“公款按摩局长”的浙江省东阳市审计局局长韦俊图两位局长,均因违规公务消费被网民曝光而丢官。居然还有一位不怕被雷劈的局长为韦鸣冤说:“韦俊图是冤大头,凑巧被网络干掉了。现在哪个政府机关不是公款接待账单一大叠?这是官场潜规则,只不过心照不宣罢了。”听听这位局长的肺腑真言,就知道,一个周久耕倒下去,千千万万个周久耕会像秋天的韭菜一样一茬儿一茬儿的前“腐”后继的站起来。人肉搜索盛行下的网络防腐陷入了越反越多的怪圈,究竟还有多少周久耕,没有人知道。
从华南虎照疑云到汶川地震中国红十字会捐款风波,过去的一年中,多少谎言被揭穿,多少真相浮出水面,多少贪腐在网络的照妖镜下原形毕露。在被称为中国网络问政元年的2008,网民已跃至2.53亿,在任何一个国家, 这都是一个不可小觑的群体,一支颇可倚重的力量。
网络聊天也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被赋予这么重大的意义。党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胡锦涛和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先后与网民对话,从中透露出的信息,即政府对网络监督力量的重视和体认,同时也是要告诉各级党委和政府,从网络上体察社情民意已经逐渐成为政府与民众沟通的重要渠道,即使网络信息有些繁杂偏激,也不应置之不理,同时也要求政府要加快职能转变,提高工作效率,及时有效地对网上的信息做出反应,用沟通和协调将一切有害于社会稳定的苗头解决在萌芽中,让民众对于因政府工作疏漏所引起的不满情绪得到纾解。这对于公检法机关的腐败监督,是另有一工的。
直到洛阳论坛版主当选全国人大代表,尤其是云南省省委宣传部长伍昭主动邀请网友组成调查委员会,参与监狱牢霸虐害致死的“躲猫猫”调查,虽然最终不了了之,但2009年初两起极具里程碑意义的事件,标志着网民作为一支重要的监督力量走上了前台。网络监督和网络问政不再只是用遮天蔽日的口水作武器了。
有媒体援引相关数据称,至今已有近一半的省委书记或者省长都有过与网友交流的经历,各地各级官员通过网络与公众沟通的次数已超过百次。
诚然,网络监督所取得的成就是有目共睹的,是应该鼓励的,但亟待提高的国民素质,和逞一时口舌之快的网络暴力很容易将网络监督变成一把双刃剑。剑锋所指处,倒下的有贪官,同时也有被锋芒殃及的无辜。公民的知情权和公民的隐私权,公共利益和个人权利之间似乎没有了明确的界限,没有刹车的网络快车一旦失控,网络监督很容易昏了头,继而冲上邪路,不可避免的误伤友军自摆乌龙。上世纪文化大革命时期的“大字报”可谓将言论自由和公民对政府的监督权发挥到了极致,没有约束没有底线,人性的丑恶在集体无意识的冲动下表现得淋漓尽致,其后果就是尊严被践踏,隐私被侵犯。
任何新生事物从青涩到成熟都需要一个过程,要尽可能的缩短这个过程,最好的方法就是宽容,胡适说:“宽容比自由还更重要”,对于网络上的与执政党相左的意见,当局要宽容,赋予其自由,充分讨论,大浪淘沙,只要是清楚的事实,中肯的建议和意见,网民自会有一个清晰的价值判断。争议既是对问题本身的辩证,同时也是对网民素质一个提高的的过程。但如果盲目用力的话,手中的沙只会流失得更多。
加强对政府的监督,既是保证公民权利伸张的需要,同时也是执政党推进民主制度维护政权稳定的需要。除了政府本身工作的疏漏之外,网络监督之所以这么热闹,究竟还是本应代表人民大众利益的公检法机关失职、应为民立言的媒体失语。“不怕纪委怕网络”的贪腐心理固然令网络监督颇有成就感,但如果偌大的一个中国,把监督与防治腐败的大任压在网民一端身上,一定是悲哀的,既是不现实的,也是不负责任的。
除了态度上的认可之外,官方下一步要做的就是将网络反腐、网络问政制度化,人大及其相关部门应在征求广大网民意见的基础上尽快立法,在宽容、自由的前提下,对网络监督予以规范以保证网民的独立性、进步性和建设性,更重要的是,公检法不要指一堆吃一堆,纳税人养着你不是为了缓解中国就业形势,不是让你开车警车逞威风,澄清吏治是你的职责,让网民歇歇吧。

李鹏飞 的近期作品

个人简介
来自深山,归于沼泽,身处破败之中
每日关注 更多
李鹏飞 的日志归档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