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晓林:行为艺术,请勿俘虏他人的自由!(南方时评)

吴晓林 原创 | 2009-05-25 10:52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时评 吴晓林 政治学博士 

行为艺术,请勿俘虏他人的自由!

(吴晓林 南开大学周恩来政府管理学院 天津市,300071)

 

“一男子全身裸露,被装在一个透明塑料袋里,周围还散发着一股臭味!524日中午1230分许,在台东三路步行街逛街的市民发现街上躺着一具全裸‘男尸’,赶紧报了警。110民警赶到现场发现这名男子还有呼吸,便赶紧拨打120将其送往医院。可令人想不到的是,这具‘男尸’在被送到医院后,竟然自己撕掉身上的塑料袋后穿衣跑了。事后大家才知道,这是一名男子在表演行为艺术。”(《闹市发现全裸“男尸”送到医院后穿衣逃走》,《半岛都市报》,2009525日)

初看消息不禁哑然,闹市闹事以“裸尸”出场,以“逃跑”退场,真是既侮辱人们眼球又践踏人们善心;既扰乱民心又浪费公共资源。且不说为此惊动的110民警和120医生大老远、大热天地来回奔波,就是那些为此惊恐不已、小道消息口口相传的普通市民也惊魂未定、莫名诧然。以“死亡”的姿态来搞怪,这些行为艺术也未免太无耻太张狂了。言语至此,不免令人想起,前不久功夫明星成龙大哥的一句“我们中国人是需要管的”,刺痛了多少满世界追寻“自由”的国人身上那根敏感而脆弱的神经。谩骂声、质问声、反驳声不绝于耳、甚嚣尘上,仿佛每个人都生活在高压之下,仿佛每个人都是自由斗士,深受“管理”之害,恨不得以“自由”的名义把成龙给刮了。试问,面对这样的行为艺术,您觉得这样的中国人需不需要管?

开放的社会总有那么些人以怪异的行为哗众取宠、甚至乐于裸身、裸死,扮鬼、扮怪地抒发个性。殊不知这种非主流的边缘文化,就是西方世界自由派文化都不乐于发展,被视为犄角旮旯、泔水沉渣。某些国人,却以过分脱离现实的面目博取社会惊悚反常的反应为乐,没有限度地打着行为艺术的旗号上街扰民,真是过了头、为自由所害。没错,这个世界允许自由、开放多元。但是,犯不着用个人自由、极端经验的信条应用于公众生活,那些主张刺激、挑战约束的丑陋行为,使整个道德规程都处于混乱之中,粗暴地强奸着公众的试听,将个人的快乐体验建立在他人心灵痛苦的基础之上,已经形成了自由的变异和对他人自由的俘虏。如若对此不闻不问,听之任之,就是对大众自由的一种否定,对少数人过分自由的纵容。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自由不是这个社会的唯一秩序。就是大家口口声声、言必引之、羡慕不已的美国,自由都处于基本的法规秩序以内。警察和医生不是你动不动就可以乱喊乱差遣的,就是自己门前的草坪自己在大清早过早地开动机器自由裁剪,也要受到法律的制裁。在以自由著称的大不列颠,人们也容忍不了在白金汉宫外草坪的“活春宫”表演。

国人、特别是那些以怪异标榜个性、以乖僻来定义自由的行为艺术表演者们,请勿要俘虏他人的自由。更不要在这个自由的国度中伤自由,对于那些打着自由旗帜反自由的人,也确实该管一管了。(吴晓林,南开大学周恩来政府管理学院博士候选人)

来源:南方时评http://opinion.southcn.com/mtrp/content/2009-05/27/content_5194080.htm

个人简介
现为中南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师、中央编译局博士后工作人员,剑桥大学《Journal of Cambridge Studies》编委。
每日关注 更多
吴晓林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