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时代的大泡沫造就居民收入大分化

资本时代的大泡沫造就居民收入大分化

2009-7-30 每日经济新闻

 

    中国尚未完成工业化,收入一步迈入了资本时代的不均衡。导致收入呈现外焦里冻的严重不均衡状态。

 

    7月29日,国家统计局发布上半年全国城镇单位在岗职工平均税前工资为14638元,与上年同期相比,增加了1674元,增长12.9%,同比增速回落5.1个百分点,超过GDP增速。这一数据被讥为职工“工资‘被增长’了”。

 

    大多数人的工资被金融行业等高薪行业增长了。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上半年平均工资最高的是金融业,平均工资为30603元,是全国平均水平的2.1倍;其次是信息传输、计算机服务和软件业,平均工资为27730元,是全国平均水平的1.9倍;科学研究、技术服务和地质勘查业居第三位,平均工资为23248元,是全国平均水平的1.6倍。大多数人的收入只能持平,而住宿和餐饮业、建筑业以及水利、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业,其平均工资分别为9885元、10349元和11661元,分别只为全国平均水平的67.5%、70.7%和79.7%,这些行业的从业者托高薪行业的福,工资被增长了。

 

    什么是资本时代的薪酬分化?看看下列数据就可以一目了然。

 

    4月9日,国家统计局发布消息称,2008年中国证券业平均工资172123元,是全国平均水平的5.9倍,列各行业之首;其他金融活动业87670元,是全国平均水平的3.0倍;航空运输业75769元,是全国平均水平的2.6倍。金融业中的证券业、银行业和其他金融活动业在岗职工平均工资增长率分别为20.4%、27.2%和26.0%。

 

    打个比方,如果测量某家的平均身高,只要有个姚明这样的高个子,哪怕其他人都是矫个儿,也被姚明拔高了。在收入严重不均衡的情况下,公布各个行业的中位薪酬更能反映大多数人的收入情况。

 

    在上半年的薪酬公布之后,有人指出,由于我国处于高科技与金融中心建设的关键时期,利用高薪留住人才将是长期选择。事实上,各个虎视眈眈想要建立金融中心的城市正在盘算着给金融人才更大的税收优惠。这也就是说,大部分人的薪酬将长期被高薪者代表。如果这些人才创造了相应的收入倒也罢了,问题是,如基金公司根据规模提薪,完全是靠天吃饭,而金融机构多发放贷款显其能,又向资本市场圈钱补充资本金,不过是享受了信贷扩张政策的好处,更有甚者,挪用科研经费炒股之理曝光,这些人拿高薪是资本市场的悲哀。

 

    再举个例子,看看什么是资本时代薪酬大泡沫。

 

    2009年7月,风险咨询和内部审计专业机构甫瀚公司联合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所公司治理研究中心、国家行政学院领导人员考试测评研究中心共同发布了《2009年中国上市公司100强公司治理评价》报告。该专项研究通过对中国上市公司按市值(截至2008年6月30日)排名的前100家样本公司进行调查和分析,发现高管薪酬迅猛增长已有失控之势,金融业上市公司的公司治理水平已明显高于非金融类上市公司。该报告以2007年年报数据为样本,发现在全体高管人数增长18.63%的情况下,全体高管成员(包括董事和监事)的报酬总额增长幅度却高达111.23%。2007年是泡沫时代,名义薪酬上涨并不奇怪,但增长之快仍然令人称奇:从人均报酬水平来看,全体高管成员的人均报酬水平为58.39万元,比上年度的36.08万元增长了61.83%。全体董事会成员的平均报酬水平46.92万元,比上一年度的27.03万元增长了73.58%。增长幅度最大的是执行董事,执行董事人均报酬为177.01万元,比上年度的88.95万元增长了近一倍。

 

    一个正在向城市化迈进的初级阶段的工业国,薪酬却体现出十足的资本时代的特色。加上国家统计局并未将私营业主与个体工商户统计在内,更不问提低薪民工,所以,四分之一的纳入统计名单的城镇职工代表了其他四分之三饱受失业、隐型降薪之苦的制造业者。无怪乎央行发布的二季度城镇居民当期收入感受指数创1999年开展调查以来的最低水平。因为大多数从业者对于企业的前景无法乐观。

 

    雪上加霜的是,消费刺激造成的消费信贷使居民对未来收入不安全感增强。7月27日,国家统计局发布数据显示,上半年中国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为5979元,同比增长8.9%,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10.3%。城镇在岗职工平均收入减去消费额为8659元,其中减去三金等费用,大约还剩5000元,只够维持家庭的基本开支。上半年的住房信贷的激增,将使很多城镇职工家庭成为负资产一族,对收入更敏感,当期收入感受指数更低。

 

    资产泡沫加上经济结构扭曲的结果是贫富差距扩大,有钱的更有钱,贫穷的更贫穷,将资本时代的工资收入结构施之于工业初期的中国,是糟糕之极的结果。

 

注:写通钢的文章,有很多争议。
    我并非权势家庭出身,秉承的理念是市场救国,与先贤的实业救国相通。
    市场化到一定程度后,在容易诞生权贵经济的土壤,独立的司法必须跟上,但胡斌案让我们看到法律信用如擦桌布的尴尬。问题是改制过程中腐败如何清除。
    老家浙江,亲戚有穷有富。很少看到视失业如塌天的情况,就是因为市场发达,民营经济的发达。坚信这一条路是东北振兴必须走的。我是改良者,希望更多的人成为中产阶级。

个人简介
财经评论员,复旦大学历史系博士。从历史上的政治与经济转到当下,是希望看得更透彻。
每日关注 更多
叶檀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