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政策被绑架 股市上演最后的疯狂

叶檀 原创自 新浪博客 | 2009-07-31 20:31 | 收藏 | 投票

货币政策被绑架 股市上演最后的疯狂

2009-8-1 每日经济新闻

 

    7月29日的股市大震荡是一场预演,多头逼出了宽松货币政策将持续的承诺后,继续高歌猛进。

 

    路透最新月度基金经理调查显示,中国基金经理对未来三个月股票持仓建议配比大升至84.4%,为自2007年6月该调查开始以来最高。

 

    笔者认为,由于本轮经济调整的特殊性,货币政策已经是资本市场的风向标。上半年处于宽松状态,下半年略紧,但不可能发生大变化,一切视GDP与CPI而定,因为决策者现在无暇顾及资产泡沫。从2008年6月到2009年6月这12个月中,广义货币(M2)增长速度从17.4%同比上升到28.5%(加速超过11个百分点),贷款增幅则从14.1%上升到34.4%(加速超过20个百分点),这些贷款没有拉动GDP同步增长,最好的解释是进入了以股市、楼市为代表的资本市场。

 

    目前货币政策已经被绑架,货币政策已经被绑架,人民币将在微调过程中继续处于宽松状态。

 

    绑架的第一条绳索来自于美元,由于出口陡然下降,人民币汇率业已终止了上升的步幅,而与美元的关系更加密切,今年上半年半年一直在6.82~6.84的区间范围内,上下差距只有200个基点。令人关注的是,中美首轮战略与经济对话人民币汇率不再是关注的焦点,美国财长盖特纳表示双方多次商谈,已经达成了谅解,而双方同意经济复苏没有企稳前,不急于退出宽松的货币政策。

 

    美国嘴上强调适时考虑政策退出,行动上一如既往地激进。美国今年已发行1.02万亿美元国债,第三季将发行4,460亿美元国债,较第二季增加30%。高盛预估,至2010年9月止的两年内,美国将发行约2.9万亿美元债券。这意味着美国宽松的货币政策与低利率政策不会变,跟随美国的脚步,中国的宽松政策同样不会产生大的变动。否则,企业结汇与热钱流入会更加汹涌。

 

    第二条绳索来自后续信贷需求,大规模铺开的基础建设,没有信贷增长,将出现烂尾工程。没有人希望看到这一现象,如果说上世纪90年代初抑制资产泡沫产生的海南烂尾现象还可以承受,没有人能够承受全中国遍地出现海南烂尾现象。在中国上一刺激周期建成了高速公路网络之后,目前的高铁网络与地铁网络是这一轮刺激的重要目标。并且,大型企业通过持股、定向增发等获得收益,根据以往经验,他们可以从上涨的点位中获得一半收益。

 

    第三,通过扩张政策部分完成资源储备。

 

    这一点在疯狂的期货市场上得到了最好的体现。信奉成本与价值投资的人在上半年屡屡踏空。他们按照供需规律计算成本价,不料国家物资储备局上半年大量收储,共收储23.5万吨精炼铜、15.9万吨精炼锌和59万吨原铝,后因价格高企而暂停,但对资源的渴求不会变化。

 

    为了应对未来的通胀预期,被收储与价格吸引,社会资金蜂拥入市,市场人士估计,除政府储备之外,私人投资者、生产商、制造商及贸易商所持有的金属库存可能共计逾50万吨精炼铜、10万吨镍、10万吨铅、50万吨锌及70万吨原铝。今年上半年精炼铜进口为180万吨,同比增长了160%,原铝进口猛增16倍。导致的结果是期货价格猛涨,今年上海及伦敦金属交易市场(LME)的金属价格--LME期铜及上海期铜价格上涨了约80%,LME铅价、锌价及铝价亦分别上扬75%、40%和近20%;上海期货交易所铜库存今年已增长了近两倍。正如一个朋友所说,如果我不在这个绝对产能过剩的行业铝业,也许会对政策而不是市场供需数据更敏感一些。

 

    由于房地产与基建,铁矿石、钢铁、水泥、建材等价格处于不断上升的过程中,由于资源品价格的上升倒过来促进了货币贬值的预期,导致市场火里烹油,越烧越旺。

 

    下半年股市将在最后的疯狂之后陷入技术性下调,鉴于股市在7月29日之后的大震荡后走出强势上扬行情,预计股市还会出现一波急涨,而后陷入下调之中,酝酿下一波行情。关键时机是普通投资者何时好了伤疤忘了痛,不仅开户创新高,还拿出真金白银杀入股市。

 

    这一轮泡沫没有类似于科网这样的附着物,只有在基建、有色金属、消费等板块之间来回游曳,直到泡沫破裂,酒宴散去。

 

注:一般只看两类书,历史与经济,无他,喜欢。
    晚上休息,看了爱尔兰电影风吹稻浪,THE WIND THAT SHAKES THE BARLEY. 一段陈旧的史迹,却没有因为时间褪色,反而增添了人性,与宗教般洞察之后的宽广深邃。
    痛苦,是因为无奈。如果能够找到解决的办法,痛苦就不会过深过大。
    朋友陈述农村的情况,说现在最难的不是农民,这两年的减税与拨款、医保,让农民破天荒地享受到了改革的红利。虽然很少,是个进步。现在最困难的是城市的失业群体,他们毫无办法,自生自灭。
    有朋友说我既想市场化,又同情失业工人,是骑墙。我坚信,市场化与剥夺工人权利不是一回事,对于权贵经济披上外衣,鄙视并痛斥之。追求市场的下一步,必须是法律的独立。
    上海的吴江路要改造成高档CBD了,那些小业主该往哪里去?当然,本地户籍、拥有产权证的人士可以靠黄金地段的房租、可以靠拆迁获得不薄的收益。而那些租房业主,勤恳度日,只因为没有巴菲特所说的“卵巢红利”,也就是中国人所说的投胎长眼,不得不在艰难时世另觅他处。
    不管怎么说,愉快度个周末吧,生活是由每天的快乐与哀伤等等串成的。

 

    最后,胡斌的事,让独立的医学院做个DNA检测不就一清二楚了,难道我们生活在中世纪吗?难道回应民意如此困难吗?

个人简介
财经评论员,复旦大学历史系博士。从历史上的政治与经济转到当下,是希望看得更透彻。
每日关注 更多
叶檀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