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陈艳洪到陈国军,从仓库老鼠到老鼠仓库

文武 原创 | 2009-08-27 11:33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陈国军 陈艳洪 

  从陈艳洪到陈国军,从仓库老鼠到老鼠仓库

  

  1990年12月7日下午,在江西省萍乡市到莲花县的319国道坡崖下茅草丛中,一个砍柴的当地人发现一具尸体。经过公安调查核实,死者是为萍乡市上栗镇花炮总厂厂长陈艳洪开车的司机柳坤发。由此,全国首例重金买取杀手谋害举报人的案件曝光于国家级新闻媒体,并轰动一时。

  萍乡市公安局迅速侦破了这起案件。买凶杀人的案犯陈艳洪,实施杀人犯罪行为的叶继德、叶光余师徒二人,参与并策划、指使实施杀人犯罪行为的刘德泉相继落网。由此案牵出的贪污挪用公款和行贿、受贿、泄密等一系列犯罪行为也被一一揭发、披露,相关犯罪分子也被依法予以严惩。

  次年10月14日至17日,萍乡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宣判陈艳洪、叶德泉、叶继德、叶光余四案犯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同时分别依法判处泄密犯易新田(系原上栗区镇党委书记)、李汝节( 系原上栗区公安分局秘书科科长)有期徒刑七年和四年。上诉后, 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同年11月27日,陈艳洪、叶继德、叶光余、刘德泉四名案犯被依法处决。 

  假如当年陈艳洪没有买凶杀人,贪污挪用公款和行贿、受贿、泄密等一些列犯罪行为是否会被曝光?这个问题很难回答,毕竟今非昔比。

  然而,在一个官商勾结的时代,在一个官商勾结的行政区域,单单依靠内部的权力而无外部、上峰与对立面的强大压力,贪污挪用公款和行贿、受贿、泄密等一些列犯罪行为是否会被曝光?对于一个理性的现实主义者,答案是否定的。

  贪污腐败往往倾向于发展为一种集团犯罪,因为权力集团内部,要消除彼此的疑虑,增加安全感,就必须将极为可能发展为对立面的权力掌握者拉下水,让彼此沆瀣一气狼狈为奸,并逐渐形成一种类似江湖规矩的或明或暗的分赃机制和晋身机制。一旦整个或大部分的权力掌握者被拉下水,成为犯罪集团对立面的,就只能是人民。而犯罪集团,就站在了人民的对立面,以人民为敌。这样一种集团犯罪,成为针对人民的集团犯罪,成为只想着如何更多的取之于民的集团犯罪。不能端掉整个集团,也就不存在正义,不存在所谓的反腐败。

  在陈艳洪的整个犯罪图景上,我们已经看到了这种发展倾向。同时,我们也看到一个大大的公有仓库,仓库中有一只不算大的老鼠,日复一日的啃食着仓库中的粮食,还将不少的粮食带回去留待日后享用。为方便偷食粮食,老鼠甚至用卖掉偷来的粮食的钱,贿赂了仓库管理员。有一天,有人发现这只老鼠在啃食粮食并向仓库管理员报告了此事。仓库管理员不但置之不理,反而将此事告诉了老鼠。于是,老鼠又买通了两个人,将那个报告此事的人杀害。此事曝光,众声喧哗,要求消灭老鼠,严惩杀人凶手和仓库管理员。最后,老鼠成为死老鼠,其他相干人等也全部得到严惩。

  在全国,有着许许多多这样的公有仓库。这些仓库中,全都有着一只、两只或很多只这样的老鼠,有着接受了老鼠贿赂的仓库管理员。有一天,这些老鼠忽然不满足于这样一点点的从仓库中盗取粮食。他们觉得这样子,活得心惊胆战的。真可谓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他们想出了一个绝妙的同时也是极为大胆的主意:化公为私。将整个仓库,化归为老鼠所有。

  如何化公为私?

  如前所述,仓库管理员,收受了老鼠的贿赂,维护老鼠的利益,甚至巴结老鼠,完全听命于老鼠,唯老鼠是从。这不就好办了。有一天,一位仓库管理员召集了乡亲们在一起,对大家说:这仓库,不行啦!大家看,每天都拉进来这么多粮食,可有一天拉出去的时候,还不及拉进来的一半。不如改革吧!干脆将它卖掉,于仓库,于乡亲,都更好。听到仓库管理员说这话,很多人觉得事实如此,也就点头称是。卖仓库那天,来了不少人,但都是看热闹的。农场那些务农的乡亲,谁有那么多钱来买下整个仓库。没人买,这更好啊!仓库管理员这下子更高兴了。仓库管理员又说话了:大家看,这仓库,真是不行。拉进去的粮食,每天都在减少。这样的仓库,确实没人想要。换了我,我也不想要。看来只能贱卖了。

  于是,老鼠卖掉家里那些偷来的粮食,用这些钱,就将整个仓库买下了。乡亲们一糊涂,响应了改革的号召,这仓库里原为公有的粮食,也全部随仓库而归老鼠所有了。

  老鼠将仓库私有化以后,对大家说:以后大家有粮食,可以放仓库。那公家经营管理的仓库,按照经济学的原理,亏损粮食,是一种必然,而这私家经营管理的仓库,我敢保证是今非昔比。乡亲呢,都是些务农的,也不知道啥叫经济学,经济学都是些啥。但老鼠替乡亲保管粮食,虽然收费,却不会亏损。于是也就将粮食都放那了。

  刚开始,收费是很低的,老鼠几乎只够用这些收费来维持一家子的生活。后来收费越来越高,老鼠就建起了另一个更大的仓库。老鼠的收入越来越多。更多的更大的仓库随之建了起来。

  这只老鼠逐渐闻名全国。这个先进经验被官方表彰并推广开来,同样名之为改革。全国的仓库都开始闻风而动,改革,改革,全国都在改革。私有化的形式,并非个个仓库一样,有的私有化的形式,简单些,有的,也复杂了起来。有全盘私有化,也有部分私有化。

  在那些些闻风而动的仓库中,有一个叫做通钢的仓库。对于通钢内部有无老鼠,并无公开的信息依据。但通钢是一个大仓库,却是众所周之。仓库中的勤务工,都有三两万。

  有一只叫做建龙的大老鼠,想要将通钢私有化。建龙首度私有化通钢,并非全盘私有化,而且很不成功,冲突不断,甚至出现了巨大的亏损。连通钢勤杂工的福利水平,也大大降低。才三年多,建龙与通钢就分道扬镳。此后一月,通钢就大幅减亏。此后三月,通钢就扭亏为盈。

  摆在眼前的事实让通钢勤务工们发现并总结了一个道理:还是公家经营的好!

  2009年7月24日,是一个值得铭记的日子。获知建龙将再度入主通钢的勤杂工,群情激奋,罢工示威。那日的详情,公开的媒体报道在网络上可以查证,不再详述。在那一天,一方要私有化,一方反对私有化。建龙所派出的一个叫做陈国军的建龙利益代表,最终竟被活活打死。在那一天,反私有化的通钢,通过悲剧性的群体暴力的方式,获得反私有化的成功。

  从陈艳洪到陈国军,从仓库老鼠到老鼠仓库。一个缩影。一个故事。在故事中,我们该当反思一下,所谓的改革,如果在实际中撇开真正的公共利益而被完全歪曲为私家利益的实现路径,不过是意在发展一个建立在猖狂的集团犯罪基础之上的资本主义。

个人简介
读书,写作,如此而已。
每日关注 更多
文武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