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发展必想两大问题和必做两件大事

李稻葵 原创 | 2009-09-21 16:59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中国发展 李稻葵 

 

  东方网7月5日消息:“新兴大国思维”,近来一直是清华大学经管学院金融系主任李稻葵教授挂在嘴边的概念。日前接受本社记者专访时,李稻葵强调,在“新兴大国思维”下,未来中国发展须考虑两大因素:中国在世界上的独特地位及中国与世界的双向影响关系。

  迈进泳池的大象

  李稻葵说,“新兴大国思维”最根本的思想是经过建国六十年、特别是改革开放三十年的飞速发展,中国现在已经成为大国,“这是事实,并不是我们自己宣称的”。官方统计显示,二00七年中国GDP达到二十五点七万亿元人民币,虽然人均GDP排在世界一百位以后,但经济总量超过德国、跃进“世界三甲”已是大势所趋。

  在李稻葵看来,成为大国的中国好似一头迈进泳池的大象,“毫无疑问我们要学习游泳,但必须看到,我们的进入不仅让泳池的水位大幅度地提高,也对泳池里游泳者的行为产生了影响;现在的中国已经不是一条小鱼,也不只是在简单地学习游泳,而是我们的行为可以影响整个世界。”

  当今中国与世界的双向影响关系是李稻葵“新兴大国思维”着意强调的部分。他指出,改革开放前或改革开放的头十几年,人们的潜意识里或许认为中国是世界经济波动的受影响者,而不是世界经济波动的产生者;中国是国际游戏规则的接受者,而不是国际游戏规则的制定者和参与者,但今天中国的情况已完全不同。

  “现在中国与世界经济的关系是互动、双向的关系,不仅世界影响中国,中国也在影响世界;中国不仅是国际游戏规则的接受者,在很大程度上也是游戏规则演变的参与者。”李稻葵说。

  去年下半年爆发的金融危机成为他眼里中国与世界“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最新例证。“美国爆发的金融危机客观影响了中国,中国的四万亿元财政刺激方案也带动了世界经济的发展,由于中国已是大国,所以中国的事就是世界的事,世界的事就是中国的事,在很大程度上中国与世界不可分家了。”

  未来发展两大考量

  李稻葵总结说,中国的“独特”之处在于近三十年的发展速度可以用“神速”来形容,超过了美国上世纪初、英国工业革命后、日本明治维新后乃至德国统一后的发展速度,而且中国的发展模式与绝大多数发达国家的发展历程都不相同。

  “从极为落后、人口庞大、人均资源极度匮乏的经济体发展到今天的大国,中国下一步怎么发展对全世界都具有极为重要的战略意义。如果发展成功,亚洲、非洲等地的后来者可以借鉴,否则对现有发达国家及想跟中国学习的发展中国家都会造成负面影响。”李稻葵说。

  同时必须看到,由于事实上中国已成“标杆”国家,全世界不仅在关注中国,而且更重要的是在接受中国的影响,中国在解决资源、环境、社会矛盾等问题上的表现不仅关乎自身,也在影响世界,这是中国未来发展需要考量的另一因素。“比如节能减排目标,它不仅为中国的发展奠定基础、探索道路,同时对世界也是一个贡献,事实上这就是中国承担的国际责任。”

  “可以这么讲,中国现在的任务不仅是发展,让民众过上幸福富裕的生活,而且要通过发展证明我们政治、经济、社会等基本管理体制的合理性,这本身也是一个重大政治问题。”李稻葵强调。

  金融动荡时代“两手抓”

  作为研究中国经济、世界经济的知名经济学者,李稻葵表示,在当前国际金融格局大洗牌之际,如以“新兴大国思维”为出发点,中国应同时采取两项战略来抓住金融动荡时代带来的机遇。

  其一,做好与民生直接相关的事情,比如扩内需、保就业、产业结构转型、经济发展模式转变等。“并不是说这就意味着中国与世界分开了,中国只做好自己的事,而是中国要把自己能够做好的事情先做好,这是目前的第一要务。”李稻葵说。

  其二,积极倡导、参与国际经济金融秩序的改革。他表示,事实上中央政府正在这么做,已在不同场合、通过不同方式积极参与国际经济金融秩序的改革。比如积极同中国贸易伙伴进行双边货币互换谈判、推动人民币贸易结算乃至积极参与国际经济金融组织、尤其是国际货币资金组织的改革等。

  李稻葵强调,以上两件事相辅相成,密不可分,需要两手都要抓。“中国做好自己的事可以在国际上传递出负责任大国的信号,这对积极参与国际经济金融改革绝对有所帮助;另一方面,国际经济金融秩序的改革可以帮助中国解决与民众生活直接相关的重大问题,至少有助于全球化进程继续前进,不至于放缓甚至走回头路,而只有在全球化进程继续前进的大前提下,中国经济才能更好地发展。”

个人简介
美国哈佛大学经济学博士。1985年至1986年为美国哈佛大学国际发展研究所(HIID)访问学者。1992年至1999年任美国安娜堡密西根大学经济系助理教授并兼任该校中国研究中心研究员。1997年至1998年,任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国家研…
每日关注 更多
李稻葵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