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管“被限薪”是明示最低生活保障的特权(9月22日)

贾春宝 原创 | 2009-09-22 07:53 | 收藏 | 投票

高管“被限薪”是明示最低生活保障的特权

 

关键词:高管限薪  G20匹兹堡峰会  福利  最低生活保障  特权

 

虽然处于金融危机的核心而且是罪魁祸首,但华尔街的金融与实业巨头们依然享受天价高薪。据美国媒体披露,2008年华尔街金融企业员工获得了总额达184亿美元的高额分红。

同时华尔街持续不断地被曝出的各种奢侈消费的行为。

比如,美林证券公司在获得联邦政府120亿美元的援助后曾被曝出花费120万美元装修高管办公室的丑闻,富国银行得到政府100亿美元的资金支持后,则被媒体曝出高管获得为期四天的拉斯维加斯高管公费旅游奖励的消息。

20081118,美国通用、福特和克莱斯勒三大汽车制造商的首席执行官,分别乘坐私人飞机飞赴华盛顿,向国会请愿,要求政府划拨250亿美元紧急贷款,用于挽救命悬一线的美国汽车制造业。

似乎经济危机所影响的仅仅是底层老百姓的生活,让他们失去养家糊口的基础,而那些高管们的生活依然逍遥。这些极大地激怒了深受金融危机之苦的美国民众,民众的激愤使得奥巴马政府不得不在上台后不久就制订了“限薪令”,要求华尔街高管最高只能拿50万美元年薪。

 

中国与美国的状况是相通的。

当中国平安的股价一落千丈,无数投资者黯然泪下的时候,董事长马明哲税前报酬为6616.1万元,折合每天收入18.12万元;另外在A股巨幅下挫、交易量急剧下滑,在这样的背景下,国内首屈一指的大券商——国泰君安证券却大幅提高薪酬及福利费用至32亿元,较年初预算数增长57%,按照国泰君安3000多人的员工计算,平均每个人的收入达到了让同行瞠目结舌的100万元。

20092月,财政部办公厅向国企下发《金融类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负责人薪酬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该办法规定,国有金融企业负责人最高年薪为280万元。紧随其后的,是9月由人保部领衔推出的被坊间称为“补丁”式的限薪令。

“补丁式”的限薪令约定,央企高管薪酬分为三块:基本年薪、绩效年薪和中长期激励收益。高管薪酬既与职工平均工资挂钩,又考虑到绩效考核和中长期激励,可谓兼顾了效率和公平。这样的制度能否执行暂且不考虑,从设计的角度讲还是具有相当高的合理性的。

但这表面合理的同时,我们又看到了不合理的成分。

比如既然是绩效考核,带来绩效的本钱与原始积累是什么?显然不是那些高管自己通过自己的努力积累出来的,就是说他们的本钱是人民通过国家授予的责任与权利。

 

那么如何去评估央企的绩效呢?是利润还是什么?央企的利润从何而来?

是从垄断性的经营与资本运作中来的吗?是否是以从百姓兜里掏的钱多少来衡量的?还是以把股权出让给外资的速度快慢和幅度的高低呢?

央企负责人并非企业的出资人,企业亏损的风险一般也都由国家来承担,因此,在人们看来,央企负责人的薪酬拿得实在是太容易,既没有让人信服的东西,也没承担私企那样的风险和压力。从这个意义上说,央企的高管们享用“限薪令”,的确还有些不太够格。

 

从国内到国外,不管是各国自主的政策还是G20峰会,都把高管限薪作为一项重要议题。限薪令在金融危机所引发的一轮浪潮中,不能不说是自我救赎的一种方法。

高管限薪,这件事情至少包含如下几个因素:

首先是限薪是在什么时候推出的?

相关人员的薪酬已经高到了不合理的程度,至少是让某些低收入者感觉内心极度不平衡,再不限薪就会引发社会不和谐甚至剧烈动荡的担忧了。任何政治都是以经济为基础,越是那些收入高的人,都被认为是对社会贡献更大的人,更容易被认为是精英阶层。

曾经有朋友讲,如果某个人掌控14个亿的资金,或许可以做成一点小事,但如果中国的14亿人口每个人增加一块钱,就什么事都干不成了。所以绝对的平均主义对社会发展注定不是什么好事,是消极的。而只有让能力高者得到更多的资源支配权,而不是将那些权利尽量民主均衡,才能够起到财富增值的效果。

假如那些掌握更多资源并创造更多增值的人,不能得到更高的回报,怕也不会起到激励的作用,就如CCTV在谈到上亿美元薪酬的交易员现象的时候,都承认——假如人家给公司带来百亿的收益,公司支付给其上亿美元的报酬,也是合理的。但当许多人都没有工作,吃不上饭的时候,另一些人却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难免有些不近人情了。

 

其次,限薪是给谁看的?

“限薪”自然是给那些收入比较低的人看的,用来安抚并平息他们的对抗与波澜,维护社会与国家的安定团结。在本人看来,那不过是当政者维持政权稳定所必须的,是特殊时期特殊的心理按摩或者心灵麻醉而已。任何收入比较低的人都是“不患不均,只患不公”的,同时那种不公引发了收入低下者的焦虑与对抗会激化来自底层的人的破坏力。

任何社会都包括顺民与刁民。顺民通常都只需要精神抚慰,爱较真的居民甚至刁民则更需要物质激励才能够得到心理平衡。

当执政者不想自掏腰包去平息他们的对抗与破坏的时候,所需要做的就是那个简单的手腕——杀富济贫。

比如德国财政部长施泰因布吕克表示,得到政府帮助银行的高管年收入应该限制在50万欧元之内,法国总统先后多次以退出G20峰会相威胁以求得全球范围内针对银行高管的限薪的姿态、奥巴马主要的税收改革的政治纲领、颁布“限薪令”,中国审计署对个人所得税的调整、对央企高管的限薪口号,台湾岛对“扁珍”全家的重判、美国对麦道夫、中国对黄光裕等等富豪的严判,似乎都是在迎合选民们的口味。

 

第三,限薪其实正是在保护那些人的既得利益。

那些“被限薪”的高管们的生活成本相比于中低收入者势必高出许多倍,比如交通费方面,他们会认为不开好车就是一种灾难,不会从百姓角度去骑自行车坐班车甚至公交车去上班,餐饮方面,回家开火就是一种节俭,甚至回家也是特意请的小时工替他们做饭,他们都会觉得委屈等等。

但所谓限薪不过是对他们提供“最低生活保障”的另一种说法,只是他们的生活保障所需要的成本会更高一些。所以,被限薪实际上是合法而安全地取得高价年薪的权利,是一种明示的特权,不用白不用。

 

贾春宝

2009922星期二

 

电话:1326925812289581930

MSN: bekings@yahoo.cn

QQ469063961

价值中国网个人空间:http://bekings.chinavalue.net

原创外汇评论主页:http://blog.hexun.com/chunbao/default.html 

 

个人简介
所涉及的领域从公关到广告、从商务活动到旅游会议、从营销到传媒、从教育培训到顾问咨询,从投融资理财到企业管理、从资本市场到产业链、从战略规划到企业文化等多角度全方位的实践。 从1994年起开始接触并持续关注北京的房地…
每日关注 更多
贾春宝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