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简单判断中国股市泡沫大小?

董登新 原创 | 2010-01-21 10:23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股市泡沫 判断 

 

如何简单判断中国股市泡沫大小?

——当中国银行沦为最低价股时,则泡沫严重!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 董登新(教授)

  在2006——2007年的那一场惊心动魄的大牛市中,当疯牛在2007年5月冲上4000点高位后,全部垃圾股价格无一例外地“鸡犬升天”,唯有大盘蓝筹股——中国银行不幸地沦为当时最廉价的股票(即最低价股)。

  对此,券商、机构投资者、股民及股评家展开了一场激烈而争锋相对的全民大讨论,讨论主要围绕两个论题展开:其一,中国股市究竟有没有泡沫?其二,泡沫究竟有害还是有益?很快地,前一个问题由“全民炒股”的热情和激情用实际行动作答;后一个问题则由“买者自负”的口号作答,因为当时的景象是“凡买必涨”、“凡买必赚”,因此,结论是“泡沫是可爱的”,为此,有学者甚至举证:啤酒如果失去泡沫,也就不是啤酒了。如此强盗逻辑,当然是引翁入套了!这就是当时中国部分学者荒唐而疯狂的“泡沫有益论”。

  中国泡沫市的这一“伟大杰作”,直接导致了股市“被调控”:既然疯牛已经失去理性,投资者又像是吃了“兴奋剂”不能自拔,那么,唯有政府出手来收拾这一可怕的局面。

  2007年5月29日,上证综指收于4334点,再创历史新高。当晚,财政部宣布,从5月30日开始,股票交易印花税税率(买卖双边合计)从0.2%猛然提高到0.6%(这一税率一直维持到2008年4月23日)。随后四个交易日,股市连续暴跌,在第五个交易日(6月5日),盘中最低下探3404点,不过,午后大盘突然翻红,当天收于3767点。随后又大涨6个交易日,重回上升通道。

  半年后,“好了伤疤忘了痛”的中国投资者再次进入“如痴如醉“的疯狂,他们最终将股指炒上了6124点的极乐世界!不过,一年之后,投资者又用实际行动将自己炒回到了1664点的出发点。这便是当时人们为“泡沫有益论”而付出的最大代价!

  在股市大扩容后的今天,在真正的“全流通”时代,中国股市平均市盈率重心已悄然下移,而且是显著地下移。然而,股评家与投资者却仍在采用昨天的“市盈率眼光”来判断今天股市的泡沫,显然已经过时了、陈旧了。

  大家知道,过去牛市平均市盈率峰值一般都会超过50倍或60倍,然而,今天的牛市标准已经不可同日而语,可以预料,今后的牛市平均市盈率峰值可能就是30倍或40倍左右。相反,熊市平均市盈率可能要低至15倍甚至10倍。这就是中国“全流通”股市的现在和将来。

  截止2009年1月19日收盘,沪、深A股平均市盈率分别为28.47倍和47.99倍。中国银行再次沦为1600多只A股中的“最低价股”,唯有ST梅雁的股价低于中国银行,全部垃圾股的价格都被炒到4元以上。这是中国银行的尴尬?还是中国股市的尴尬?无论谁尴尬,但这绝对是中国股市“泡沫严重”的历史再现。

  不过,在此必须特别说明的是:“泡沫严重”的这一判断标准,绝不是说“中国银行”的股价太低了,相反地,而是垃圾股的价格太高了,而且是高得离谱!甚至就连那40多家净资产为负数的“准破产公司”的股价都是高于中国银行的!

  最后提示:只要退市制度不变革,只要超级垃圾股死不退市,中国股市泡沫程度的这一简单判断标准就不会失效。可以断定:只有革除超级垃圾股死不退市的陋习,才能让垃圾股价格有“尊严”地自觉回归。唯有如此,中国股市的股价排序才能回归理性;唯有如此,股价信号才能具备“晴雨表”功能;唯有如此,股市资源配置功能才能显现出来。我们期盼这一天!

个人简介
董登新教授,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核心成员。研究方向:养老金与资本市场。联系:mypension@qq.com
每日关注 更多
董登新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