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20多年前的一次大部制改革谈起

王淼 原创 | 2010-10-31 15:19 | 收藏 | 投票

  在聆听来自富阳和顺德的大部制改革经验时,我不由的想起上世纪80年代内蒙古资卓县的综合改革试点。卓资县在农村经济体制改革、城镇经济体制改革的基础上,大胆推动行机构改革,在全国激起了层层波澜。据当时的内蒙古体改委主任杨仁普回忆,全国有2000多个县派人来到卓资县,学习卓资的经验。

  但历史是那么的善忘,时至今日,在互联网上搜索当年的卓资县改革,我们已经几乎找不到任何的材料了。根据笔者掌握的材料,在经济体制改革的过程中,卓资县给工商企业下放了11种权力,使生产者和经营者比较彻底地摆脱了不必要的行政干预。这样,就逼着政府职能发生相应的转变。1986年6月开始,卓资县按照“改革体制、转变职能、面向生产、强化服务”的原则,把政府28个直属科级单位撤、转、并为一办、六委、七局14个部门。县委及群众团体从业人员也作了适当精简。县直机关行政人员由547人精简为340人,减少了40%。为了鼓励国家工作人员离开机关,甩掉“铁饭碗”自谋职业,卓资县想出了一个好办法:凡自愿停职停薪从事其它职业者,按照县级干部2.5万元、科级干部2万元,一般干部1.5万元的额度,不付现金,用国家固定资产作价作为干股转让,国家干部身份和待遇随之消失。以后要求重返机关者,可付清本息后复职。一年内,全县有13名干部弃官、弃干从事第三产业或开办各种开发性事业。

  1988年,卓资县再次进行机构改革,为了简化手续、提高效率,实行合署办公,将政府的14个部门合署为6个。卓资县机构改革的另一个特色是,不仅政府部门进行了精简改革,党委部门也相应进行了精简。县委机构由原来6个变成3个,即办公室、宣传部、组织部。在干部选拔任用方面,卓资县采取自愿报名、投标答辩、民主考评、公开招聘的办法,取消了委任制和终身制。当时,全县20个乡镇有11个实行了党政一把手“一肩挑”,下设一位副书记管党务,设两三位副乡长管政务。这一改革经验拿到今天来看也仍然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但卓资县的这样一场全方位的改革,虽然当时受到了全国的关注,内蒙古自治区也决定在各盟市的15个旗县市区开展以“精简上层、充实基层、转变职能、强化服务”为主要内容的旗县综合改革试点工作。但从1993年以后,由于各种因素的影响,卓资县的综合改革并没有继续坚持和深化。尤其是卓资县最有冲击性的党政机构改革,在人员更替和全国大形势不利的情况下,又逐渐向目前通行的机构设置恢复。

  卓资改革的无法延续,我们可以把它和改革者个人命运的沉浮相联系,但一个值得重视的现实原因就是人们常说的:下边上不改,改了也白改。“卓资县机构改革追踪研究”课题组指出:据有关人士估算,卓资改革后的几年,上级部门应投未投的资金在1亿元以上。对于一个贫困县来说,1亿元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数字,足以让改革者对撤并机构、精简人员望而却步。因此,笔者以为,对于推动地方大部制改革和精简机构而言,地方领导富有改革意识、勇于突破现实障碍固然重要,但要想让这股改革的清风吹进全国2800多个县区,我们更需要自上而地营造一种能够支持和鼓励这种创新的改革氛围。

  抚今追昔,回顾当年的卓资改革,笔者以为对于认识和进一步推广富阳、顺德的改革经验,使这些改革不再只是某些改革者充满理想主义和浪漫主义情怀的孤军奋战应该说不无裨益。(中国改革报2010年10月29日)

个人简介
生长于兴安岭,得山之刚诚; 求学于长江畔,爱水之柔灵; 工作于北京城,乐都之广博。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