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星美凯龙暗战居然之家,商户是最终输家

冯铭贤 转载自 中国家具导购网 | 2010-10-04 15:07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红星美凯龙 居然之家 

       旺季来临,中国家具流通业的纷争悄然升级,两大巨头居然之家与红星美凯龙之间尔虞我诈的暗箭,公然演变成口诛笔伐、拳脚相加的明枪。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神仙打仗,凡人遭殃——作为中国家具流通业的两大地主,红星与居然,均气急败坏地撕下商业巨头的儒雅面纱,回归其背信弃义、唯利是图的“地主”兼“恶霸”本色,然而,他们斗法的筹码,仍然是家具厂家、家具经销商和消费者的利益。

     会战京城在所难免

      两年前,家电连锁两大巨头国美、苏宁在北京的决战,在国庆之前的北京有了家具连锁的升级版本。

      “得京城者得天下”:京畿重地,富贵云集,其市场容量之大、消费档次之高、辐射面积之广、市场潜能之强,早已成各类商家共识。挟数年之日积月累,拼尽火力逐鹿京师继而问鼎天下,已成各类商家发展战略中至为重要的一环。

       居然之家苦耕北京市场数年,近年来以北京市场的超强辐射效应,以北京为圆心稳步拓展周边市场,计有家具卖场40余处。虽然商场数量、销售总额屈于红星之下,但据京城地利,其单店营业额超越红星尤其是数个核心店的销售业绩远超红星核心店,让全国厂家不敢轻视。

     红星草创于江苏常州,师法广东乐从销售商业地产模式,略有小成后将总部移师上海,开足马力在全国跑马圈地,以快开店、开大店为宗旨,在全国已经有商场近70余处。虽然红星没有一个单店的销售额让厂家和经销商满意,但70间店的销售总额,却让全国家具厂家骑虎难下。

      急剧扩张的红星,在北京开设第一家店的时候,就注定了与居然的势不两立。近年来,居然红星一度在表面高调结盟:宣布共同努力促进行业健康发展,但市场利益的驱使,必然使二者相互笑里藏刀、落井下石,居然与红星决战京城在所难免。
 


红星“失信”、居然发飙

      据不愿具名的多位业内人士传言,居然与红星虽然表面一团和气,但一年多来二者的明争暗斗且红星多次“明修栈道、暗渡陈仓”,让居然大为光火。

      广东家协某会长级领导表示,红星高层曾主动找到居然高层,表示双方不要搞恶性竞争,要结成战略联盟,居然高层对此表示赞同。家具流通行业约定俗成的战略结盟,无非是着眼于企业财务上的开源节流,不要互相压低商场租金吸引厂商入驻(利于开源)、不要抬高物业价格(利于节流),双方还有不互挖墙角的君子协定。

     坊间传言,当年居然入驻重庆之时,红星抬高价格,引诱物业红杏出墙,居然虽然不满但重庆无关大局,也就作罢;去年,红星北京东四环开业,双方高调表示达成君子协议,但业界有居然要收购红星东四环附近建材店的流言蜚语,让红星高层不悦。数月前,居然投入大量精力,紧锣密鼓地布局北京北五环新店,与物业协议的价格为每平每月二块六毛,但红星再次以三块五毛横刀夺爱,令居然感觉忍无可忍。

     在红星横刀夺爱之际,居然向各核心商场租户的全国家具厂家和经销商,发出了强硬的警告,厂家和经销商只能在红星和居然之间二选一,如果哪个厂家敢于进驻红星北五环店,一律清场。

      坊间传言,红星北五环装修之际,居然派人刺探哪些厂家入驻红星,红星聚集多名保安予以群殴。紧接着,居然对入驻北五环店的“叛徒”清理门户,对入驻居然核心店的企业强行解除合作协议,对这些企业的北京旗舰店强行断电(业界冠之以拉灯门):其中包括鼎鼎大名的广东企业康耐登、斯帝罗兰和红苹果和浙江顾家,就连北京本土品牌艾伊瑞斯,也未能幸免。

厂家骑虎、九大协会调停

      居然的强硬态度,让全国各路厂商噤若寒蝉:红星开罪不得,但居然近40个店,尤其是北京的核心店的营业额超过红星10个普通店,也是没人敢惹的主。

     2010年的家具制造企业,可谓多灾多难:红星在09年末强行推动“加盟费门”,每个企业多达280万的加盟费,让家具制造企业老板吓出一身冷汗,虽然只是虚惊一场,但作为2010年家具产业的开端性事件,寓意着制造企业在流通企业面前的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国家针对房地产业的严厉调控,致使市场需求大幅痿缩,90%的家具企业国内销售锐减,坊间多位资深经销商证实,某遭受居然制裁的企业业绩同比下降三成有余。

      经销商比制造企业更为难受,市场阳痿,地主频开新店且不断加租加费,微薄利润不断被红星之类的地主压榨,经销悄然变身长工,许多经销商不得不退出家具经营行业。在北京,仅仅红星就新开4家门店,虽然客流稀少,但租金居高不下,而且红星要求厂家每店必进,否则予以全国清场。

     在红星与居然的纷争之时,全国九大家具协会适当地站出来充当和事佬的角色,虽然仅仅是一翻不痛不痒的外交辞令,但也给居然和红星搭好了下台的楼梯。

“地主”变身“恶霸”的隐忧

      与其他产业的流通领域不同,家具产业对“地主”和“地主模式”形成了恶性依赖,各企业、各行业协会对地主的纵容,才致使地主一步一步的变身“恶霸”。

      地主,原本是对以土地作为产业资本介入经济活动的一个阶层的简称。坐拥土地使用权、兴建物业、招徕商户和顾客,然后坐地收租,家具产业恶称红星美凯龙这类伪流通企业的商业地产商为地主,虽然恶俗,但翻遍《辞海》,再难找到第二个贴切的词语来概括这类企业。

      地主坐地收租,长工租地糊口,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以契约为准绳,原本相安无事。但地主土地越来越多,聘请的师爷和家奴越来越多,开销和欲望也越来越大,区区几个长工毕竟难填地主无穷无尽之欲壑。地主与地主之间的争斗,少不了先拿长工的利益来垫底,单方面撕毁契约、强加诸多不平等条款于长工,于是,地主就已经不是地主,他们公然地朝“恶霸”进化。

      “地主”能取得成功,其原因是他们通过努力,完成了土地和劳动力资源之间的最优配置,促进了行业的发展;如果地主恃强凌弱变身“恶霸”,扭曲市场资源配置,巧取豪夺加重消费者负担,那么,行业就必然淘汰“恶霸”,顺便清算“地主”。

      多位家具协会的会长级领导均表示,制造企业欢迎信守契约的地主,绝不需要巧取豪夺的恶霸,他们坚信,在不久的将来,“恶霸”和“地主”都会遭到行业的淘汰:因为他们加重了消费者的负担、阻碍了行业的健康发展。

(编辑 中国家具导购网

个人简介
新闻发布人,关注家具业内信息,撰文分析,跟踪,探讨家具业内有价值的新闻。
每日关注 更多
冯铭贤 的日志归档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