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未都、黄以明与袁苏妹

曹喜斌 原创 | 2010-02-16 15:36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黄以明 马未都 袁苏妹 

 

马未都、黄以明与袁苏妹
文/曹喜蛙
今天,搜捡马未都与央视春晚剧组小品改变权之争的新闻,上了马未都的博客看了下,想找更多的蛛丝马迹,结果跟我看其他新闻看的一样多。
对马未都与央视春晚剧组的争端不好细细评说,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央视春晚剧组对版权不是特别重视,主要是“罗卜快了不洗泥”、积习难改,恐怕一时也改不了。另外一个更深层次的原因还是出在当前社会的“根子”上,尽管媒体一直在掘“学术抄袭”的问题,但大家似乎都把这个命根子一样的问题“娱乐”了,似乎中国人也太贱了,什么事都能一笑了之或冠之以“炒作”而格式化或清仓大放送。就连马未都先生自己也没有追究另一个抄袭者,而差点以“改编”的名义给抄袭者以“盖棺定论”。
而张艺谋的电影《三枪拍案惊奇》,是改编自N年前科恩兄弟的老电影《血迷宫》,按说张都给改成那德行了,也没敢说是自己的原创。
我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是里外有别、还是上下有别、或者人兽有别,我觉得中国人并不是都不知道何谓版权。包括春节前不久刚刚立案的学人黄以明状告中国美术馆馆长范迪安剽窃案一样,那范迪安可是去过世界无数地方,绝对不是不知道什么叫侵权、知识产权,可就是这么一个美术界的领军人物也干出一样龌龊的事情。也许类似央视春晚剧组的公关小姐不知马未都乃何方神圣,中国美术馆馆长的助理什么的也不知黄以明其实也是文坛一大隐,所以弄出笑话都是不可避免的。
只是在马未都的博客的一篇博文看到一个旧闻,说是他前几天脖子不适,去大夫那里按摩,随手翻阅一本杂志,看到这样一则报道:香港大学在2009年9月22日,为一位只会写五个字的普通老太太袁苏妹授予“荣誉院士”称号。
以前,我们老说香港乃是文化荒漠,可是人家却为一个只会写5个字,但为大学作出平凡而不朽的贡献的老太太授予“荣誉院士”,在我们这里大家会不会说这是香港大学在炒作?会不会有人少一点压榨、剥夺那些文化劳工的血汗?
正值春节,我脖子上也出了点问题,几日都没出门,医院放假也去不了,临时买了药在应付,本也不想提节前的事情,可看了老太太的事情,不觉又有所感,写了这么几句,与大家分享。
 

个人简介
曹喜蛙,艺术评论家,旅游策划专家,互联网哲学家,2007中国旅游新锐传播奖获得者,日本东亚艺术研究会秘书长,中国人民大学中国休闲经济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中央电视台《远方的家》特邀嘉宾,互联网起哄理论创始人。著有畅销书《…
每日关注 更多
曹喜斌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