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协主席为何接二连三“出事”?

  这个问题有些镢头。不外乎,

  第一:在此之前,已经是大贪官;

  第二:到了政协主席的位置上,很多人的政治觉悟原本就不够高,因为之前他就是手脚不干净,已经在贼船上了,不得已“继续帮老朋友做点事情”;

  第三、正是由于为人民服务的认识不够彻底,到了政协自以为是闲职,而自暴自弃,越陷越深;

  第四:政协主席,虽然没有多少实权,但是毕竟是高官,他的手下、老部下,横向联系人多,而放松警惕,放松对自己的要求,自以为是,酿成苦果。

  这片文章完全是胡乱联系,是不是政协主席容易犯错误,完全取决于个人的修炼纯度,取决于对党和国家、人们的忠诚程度。

【新闻背景】

近日,广东省政协秘书长杨懂向在坐的“两会”委员诉起了“苦”,称去年陈绍基案发后,省政协遇到“历史上最困难”的时期,“有些人把政协看成‘瘟疫’似的,躲得远远的”,不愿参加政协活动。(《广州日报》1月31日)

    不少网友发出“政协主席为何接二连三出事”的疑问。

  但需要澄清的是,这些省及地属政协主席尽管均倒在政协主席岗位上,却不是因政协岗位而倒,可以说与政协关系不大。如陈绍基的问题是出在广东省委副书记、省政法委书记、省公安厅厅长任上;而黄瑶“出事”于任贵州省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委书记期间;孙淑义“出事”在任济南市委书记时;孙善武则出在他利用担任河南省委常委、洛阳市委书记的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单独或伙同家人共收受9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910.49万元。

  一些地方政协主席陆续“出事”,确实向公众提出了一个问题:为何他们作案在出任政协主席之前的党政主管岗位,却迟至政协岗位上才倒台?

  客观而言,时下查处手执生杀大权的贪官的难度相对大一些,这类贪官暴露起来也会慢一些。但一旦挪位或退居二线或退休后,少了权力这把遮挡伞,其贪腐面目可能会更容易暴露一些。假若要对这些地方政协主席“出事”吸取教训,防止贪腐侥幸心理的萌生是十分重要的“防火墙”。

  一般而言,人们在参加工作之初是不会立马贪腐的。多年来,各地都持之以恒地对官员反复进行廉政教育,官员对贪腐会身败名裂这个道理不会不懂。但为何贪官仍不断冒头?前不久,中央纪委举报网络开通首月就收到13800件举报,48%举报针对县处级以上干部,这说明中高层以上干部腐败有上升趋势(《中国日报》网2009年12月19日)。这说明,某些贪腐官员的侥幸心理仍大面积存在。

  一些贪官总以为,只要忍一忍避一避,贪腐问题就会立马过去。这只是一厢情愿。笔者相信,这些政协主席倒台前,也会绞尽脑汁筑起“防火墙”。然而,侥幸瞒腐靠不住的,搞贪腐的人一害国家,二害单位,三害他人,与公众利益势不两立。只有坚决揭露贪腐才能激浊扬清,才能推进社会公平,才能弘扬社会正义。贪官自救只有一条路,就是及早坦白自首。

  当然,组织也应吸取教训,严防带病提拔。包括这些地方政协主席等在内的一批贪官,在他们升职前,公众往往早已揭发检举了,这说明在监督官员方面仍有漏洞。对官员八小时之外活动的监督、健全官员财产申报制度等,都需进一步细化量化,使官员不能贪不敢贪。

  地方政协主席“出事”与政协机构关系不大,它再次警示我们,反腐防腐的警钟要在每个角落都要长鸣。(一吟)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张海勤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