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大旱与沪杭磁浮

陈祥生 原创 | 2010-03-20 13:40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云南大旱 沪杭磁悬浮 
这本是件风马牛不相及的事,但我硬把它们扯在了一起实在有点不太协调。
 西南数省今、去二年遇到了百年不遇的大旱,使得上亿的人口及无数的牲畜大受天灾之苦,而农业上可能是千万亩良田的绝收。使得灾区人民生活更加艰难,特别是农民更是苦不堪言。他们以后的生活更使人耽心。由于大量的民众对未来生活充满着恐惧感,十分容易引起社会动乱。
 中国疆域扩大地形条件复杂,每年各种自然灾害不断,政府的责任是未雨绸缪,对于全国的各种灾难应有超前的预测和超前的决策,但反观政府当灾难未来临前一个个兴高采烈除了向上级汇报各种喜报、歌功颂德,那里能看到官员的忧患意识?各级政府为了表现领导的伟大都是报喜不报忧。
 但当灾难来临时却大呼小叫,乱报灾情,只知道向上弄钱,而我们的政府又是把钱乱撒一通不管实效如何。更有甚者贪官污吏从中混水摸鱼。到结果钱花了而人民群众却什么多没有得到,或得到的很少。而灾后政府又不总结教训,又一次等待老天对我们的惩罚。如此周而复始永远循环。
 农业建设除了做好生态建设(如植树造林,保护植被)主要的还是建立灾难预防设施,防止旱灾是主要任务之一,改革开放30年来我们的水利工程基本上在吃老本,特别是小水利设施的落后和破败已经到了崩溃的地步,原来的小水塘大部被填作耕地(政府从中骗取大量的新增耕地补贴费)和建筑用地,便抗旱能力严重下降,虽然政府下驳了不少支农资金,但大部分多被各级政府瓜分贻尽,如政府的小水利工程款项经过多次的层层下包,实际用在水利上的不到1/3有的把原来10米高坝改变成了8米高,水库畜水量越改越小,不过外表做得很好二侧切石种草坪,完全变成了一个花架子工程。为美其名曰安全要紧以人为本。
硬件设施不是农民单家独户能够解决的,比如说我国淡水资源奇缺,发展节水灌溉势在必行,而且是早建早得益,既然这是一个必须要解决的问题我们的政府为何动作不大?采用滴灌、喷灌技术能节水2/3,而更主要的是节水行业在农业上展开能够拉动多少真正的内需?又如城市二套供水为何政府不作为,不大力支持发展?如果每个城市实施饮用水和生活水分开供应能够节省多少优质淡水?
 沪杭磁浮线动辄上千亿,而收效仅是缩短10几分钟,难道西南数亿人民的生命、生活质量还是这10分钟宝贵?我并不是说今天停止了造磁浮,明天云南旱情就能解决。我的问题是中国其它地方以后能保证不遭同样的灾难吗?未雨绸缪防患于未然,这是一个政府必须具备的基本条件。如果政府连这再起码的责任也担当不起那人民为什么还要养你们呢?
 如果政府把那些锦上添花的花架子项目放一下,将资金投向农村、投向社会的节水工程中去能解决多少切切实实的民生问题?今天的干旱地区在云南可能明年的旱情出现在其它的某一地方。那未今天的投入或能取得意想不到的效果,民众充许有侥幸心理,但政府不充许有侥幸思想。
 沪杭磁浮是一项十足的形象工程、花架子工程、劳民伤财工程、说得过激一点是一项败家子工程,浦东机场磁浮己经证明了它的不科学性、不经济性、每年的巨额亏损就是最好的说明。
为什么不解决事关亿万人民的民生工程而去搞那种十人九骂的败家子工程?要知道其中奥妙可能只有最高决策者才心中有数。原因是中央高层内的“经济利益派”的力量己大大超越了“政治权力派”也就是说“经济利益派”完全有能力挟天子以令诸侯。在这种情况下中央政府如同被绑架。不得不听从“经济利益派”的指令。建高铁也好、建磁浮也罢所有的经济利益将全部被官有企业所垄断,在这一过程中人民只能得到极少的一部分劳动工资。反之假如投入农业工程这些官有企业就很难得到如此多的好处,这就是国家为什么总是将大量资金投入到那些大型的基建上去,而对真正关系民生的工程总是那么的不投入,那未的不尽愿。那么的吝啬。那么的言行不一。如此政府如此作为人民寒心啊!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陈祥生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