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聪明的人”干什么?

陈思进 原创自 新浪博客 | 2010-05-11 08:16 | 收藏 | 投票

在美国什么人能每年赚钱过百万美金?除去企业家大老板,就是律师和银行家(对华尔街从事交易、基金管理等金融服务的统称)了。不过耐人寻味的是,这两种职业本身都没有创造一分钱的财富,只不过是将已有的财富Reallocate(重新分配)而已。

 

美国“最聪明的人”干什么?

 

文/陈思进

    五年前,我的朋友露西在纽约出车祸,伤了颈椎,经保险公司评估,愿意支付2万美元赔偿费。露西去咨询律师,只想了解赔偿金额是否合理。哪晓得那位律师自告奋勇地接了案子,担保至少能得到理赔20万美元,而且事成之前不用她花一分钱。露西以为碰到了个“活雷锋”。

 

这个官司一打就是5年,官司打赢了,获得赔偿金20万美元。露西高兴万分。没想到,理赔金额是四六开,律师先拿去8万。再计算律师费。露西接到律师楼厚厚一摞账单,她大吃一惊:出庭费每小时500美元,面谈每小时250美元,日常案头工作每小时200美元,总计10万美元律师费!最后到她手里的,依旧是一张2万美元的支票。律师还算“客气”,没让她倒贴就不错了。

 

几天前,有两条财经新闻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

 

第一条大新闻是加拿大政府将几大烟草公司告上法庭,索赔3500亿加币!索赔的理由是烟草公司刻意隐瞒、销毁科学研究报告,使加拿大政府的医疗费用每年多支出上百亿。被销毁的报告指出吸烟对人体之害堪比海洛因,非但伤害肺部,更容易得心脏病,还会引起脑溢血、糖尿病,严重者将丧失免疫能力等等,而且对无辜的二手烟者伤害更大!

 

不禁想起前些年美国政府聘请律师团,状告烟草公司的“世纪官司”,索赔6千亿美元,震惊全球。人们本以为美国政府要给烟草公司一点“color see see”了。可烟草公司不是省油的灯,哪里会等着被宰,他们花费巨资请了实力雄厚的大律师团,跟美国政府“拼”。很显然,烟草公司更胜一筹,结果就像OJ辛普森的案件那样,以律师颠倒黑白的本领使这起大案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最后也只是在香烟的包装上加了吸烟有害的健康警示,并增加了烟草税而已。而且羊毛总是出在羊身上的,政府花的几千万美元律师费用由纳税人买了单,烟草公司的律师费和烟草税因香烟加价,最后还是由消费者自己承担。想必这次加拿大政府起诉烟草公司,结果又是如此这般。不管怎样,最大的赢家肯定是律师,数钱数到手发软。

 

第二条新闻是对高盛的CEO、兼董事会主席布兰克费恩(Lloyd Craig Blankfein)的采访。美国的金融危机还远未过去,高盛却宣告2009年可望成为“最赚钱的一年”,奖金数额将创历史新高,平均每位员工可获得70万美元的红包。对此美国大众一片不满之声。布兰克费恩在电视上为奖金问题辩解说,不给高薪就留不住“天才”。

 

美国律师是赚钱机器,但是跟华尔街的银行家一比,那真是小巫见大巫。这次金融危机,人们总算看到大大小小马道夫分配财富的能量了。这些年,随着美国监管机构取消了对银行经营的限制,使越来越复杂的金融工具不断被发明,财富也就越来越容易从大众的口袋里,“被分配”进了华尔街银行家的口袋里。

 

据报道,即使在金融危机远未为过去、绝大多数人的投资依然大幅缩水之际,华尔街仍然可以支取比2007年还要高的薪酬。

 

由此形成一种循环,一批批“最聪明之人”被华尔街的巨额收入吸引投身,参与制造惊人的泡沫,进而伤害实体经济,危害社会大众。不知道如此的戏码要演到何时才结束?

“七”乐无穷,尽在新浪新版博客,快来体验啊~~~请点击进入~

个人简介
纽约大学高级金融专业进修班毕业,纽约市立大学电脑科学硕士。现任加拿大皇家银行风险管理部资深顾问。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