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政委:中国债市成全球市场仍任重道远

中国债市成全球市场仍任重道远

 

2010-08-30  

 

 

来源:路透社   作者:边竞

 

    路透上海8月30日电---作为境外人民币回流的首站地,标志着中国债市国际化之路已正式启程,但欲成为比肩美国债市的全球化市场,恐怕仍得用那句老话: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

    不论是从市场规模,还是从投资者和产品结构等方面来看,中国债市的基础仍属薄弱,需要用较长时间进一步的积累和改革以夯实基础.

   
    **利率市场化偏低**

    债市的发展水平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一国的整体金融发展程度,而目前制约中国债市前行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利率市场化程度仍偏低.

    兴业银行资深经济学家鲁政委则指出,发达的债市需要一条市场化的收益率曲线,机构将其作为权威的定价依据,而受制于债市的流动性不足,这样的曲线在中国还没有建立起来.

    他认为,中债登的中债收益率曲线在这方面做了有益的尝试,但要建立一条完善的基准的收益率曲线,仍需要进一步探索推进.

    他建议,可考虑定期发行基准期限的国债,比如监管部门可规定将一年、三年、五年、七年以及10年等作为基准期限,通过这些期限国债的滚动发行,逐步形成一条较为市场化的并且连续的收益率曲线.

 

    **投资者结构待改善**

    如果将中国债市与发展最为成熟的美国债市相比,差距是全方位的,包括整体规模仍偏小,市场容量有限;投资者结构不合理,导致市场流动性欠缺;以及投资产品线不够丰富,缺乏避险工具等等.

    截至2010年7月末,中国银行间债市债券托管量约为19.50万亿元人民币,而2009年末,仅美国国债馀额就已达12万亿美元(1美元=6.7998元人民币),如果加上机构债以及公司债,整体规模更为庞大.

    鲁政委指出,目前中国债市的投资主体太过集中,银行是绝对主力,剩下保险和基金也占据了不小的份额,但美国债市则呈现多类投资主体并驾齐驱的局面,银行、保险和基金三分天下的格局.

    他表示,由于银行高度的同质化,行为一致性很高,"看多的时候都买,就像上半年买不到信用债,因为没人卖.但是要砸的时候大家又一起砸,问题就在于缺乏多元化的投资主体格局."

    目前银行间市场主要的参与者包括银行、保险公司、基金公司、证券公司、社保基金等.中国债券信息网的统计数据显示,7月末银行间债券市场的持有份额中,银行比例高达70%以上,保险机构和基金合计占15%左右,特别结算会员约占10%的份额.

    特殊结算成员包括中国人民银行、财政部、政策性银行、交易所、中央国债公司和中证登公司等机构.

    鲁政委认为,允许境外人民币投资银行间债市尽管短期内规模有限,可能无法改变市场格局,但不能忽视其影响,这将使投资主体进一步多元化.

    "像股市的QFII,资金量同样不大,但对市场有强烈的风向标作用,因为外资机构带来了不同的操作模式.就如同基金刚进入银行间债市时一样,市场一下子活跃了很多."他说.

    他还认为,适时推出相关衍生品对债市发展也十分重要,如信用违约互换(CDS)、利率期货等,银行投资渠道单一,在没有避险工具的情况下,投资行为趋同在所难免,买债以後大多选择持有到期,进行交易的比例很小,这制约了市场流动性.只有完善避险工具,才能使债券市场功能更健全,提升活跃度.

    银行间市场目前的交易方式包括现券交易、质押式和买断式回购(注)、银行同业拆借、远期交易、利率互换(IRS)、远期利率协议(FRA)等,其中隔夜和七天期的质押式回购利率被公认为短期利率风向标.

 

    **完善评级制度,推出高收益信用债**

    中国企业发债规模近年来持续高增长,在债市的地位也日显重要,未来企业信用债仍可能是债市发展中最大的亮点.

    目前在中国发行的信用债评级都是BBB级以上的,而随着信用债规模的不断扩大、投资主体的进一步丰富,完善产品结构,推出高收益信用债(即垃圾债)的必要性也日渐提升.

    分析人士指出,从现阶段看,首先应完善信用评级制度,只有建立有效的、可信的信用评级体系,才具备开放高收益债券进入市场的条件.

    鲁政委认为,现在国内信用评级存在的问题是,评级之间的区分性不强,主要是以国有与非国有进行区分,国有企业主体评级大都可以到AA以上,民营企业获得评级相对偏低,获得AA以上的评级都很难.

    他并表示,一个有效的评级体系,客观独立是最重要的基石;而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NAFMII)即将成立的一家再评级公司,对评级市场有积极意义,因其资金来源是银行间市场的会员机构,其评级结果也会相对独立和公允.

    消息人士透露,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正筹建一家信用再评级公司,其主要职能是对目前国内几家评级机构的评级报告进行再评级,从而为市场投资者提供更多参考.

    中国债券市场人士习惯上根据债券所承担风险不同,将其划分为利率产品和信用产品两类.其中利率产品是指仅具有利率风险的品种,基准利率变动是主要影响因素,一般为国家信用等级,主要包括国债、央行票据和金融债(主要指政策性银行所发行).

    而信用产品除了需要考虑基准利率外,发行人主体的信用情况亦是主要因素之一.目前这类产品主要包括短期融资券、中期票据、公司债及企业债.其中企业债发行由国家发改委审核;公司债由证监会审核,且现阶段仅限于上市公司发行;而期限一年以下的短融或更长期限的中期票据等,则由央行主导.尽管名称有别,但市场多将上述企业债务融资工具统称为信用债.

    截至2010年7月末,中国银行间债市信用债(不包括公司债)托管量约为3.01万亿元,较去年末的2.415万亿增长近25%.

 

    **经济规模与创新能力**

    一国的经济规模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其金融市场的容纳力,但在这个基础上,创新能力也是不可或缺的,只有具备了这两个条件的金融市场,才能给予投资者尤其是外国投资者充分的信心.

    鲁政委谈到,美国的金融市场虽然国际化程度高,吸引了不少外国机构在其中融资,但金融资产标的主要是美国自己的东西,说明经济规模决定金融市场发展程度,这也意味着,中国经济需要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保持平稳的发展,中国债市才有可能比肩美国市场.

    他进一步指出,即使经济达到了一定的规模,自身的创新能力也要达到一定水平.这包括两个方面,一是在金融市场的创新,有更多的产品可以被交易;二是更方便的交易,交易制度的创新.而且创新之後,风险也能控制得住.

    "从创新的角度看,2008年美国发生金融危机是正常的,因为美国一直是领先者,他的前面是黑暗,不知道前面的路在哪里,所以掉到沟里也是正常的,"他并称,"创新者之伟大,不在于会不会掉到沟里,而在于掉到沟里以後不被摔死,还能爬起来继续向前走,而在这方面中国的差距还很远."

    他认为,中国目前仍依靠外延式扩张,享受人口红利,但未来的增长要靠创新来支撑,只有这样,在中国经济规模超过美国的那一天,全球对购买中国的金融资产也有足够的信心.

    尽管过程将充满曲折,不过石磊认为,随着人民币国际化程度的不断提高,未来人民币债市最终成为全球化市场将是大势所趋,赶上甚至超过美国债市也会是"最终的方向".
 

个人简介
兴业银行资深经济学家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