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淡马锡的经验对中投公司的启示

徐洪才 原创自 新浪博客 | 2010-09-10 07:27 | 收藏 | 投票

新加坡淡马锡的经验对中投公司的启示

徐洪才

    【摘要】新加坡淡马锡的投资管理经验对中投公司具有直接借鉴意义。中投公司应该扩大投资领域,强化风险管理,加强公司董事会建设,严格审计监督和业绩考核,优化全球资产配置和布局,采用市场方式选择职业经理人,从而提高中投公司的长期投资收益。

一、中投公司的战略定位

    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中投公司)于2007年成立,是专门从事外汇资金投资的国有独资公司,注册资本2000亿美元,来源于财政部发行特别国债筹集的15500亿元人民币。中央汇金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汇金公司)2003年成立,代表国家对国内重点国有金融企业进行股权投资。中投公司成立后,汇金公司变为其全资子公司。中投公司取得了一定成绩,但也有对黑石、摩根斯坦利和美国货币市场基金投资失败的记录。

    新加坡有两家与中投公司类似的投资机构:政府投资公司(GIC)和淡马锡。GIC和淡马锡负责外汇储备中的积极管理部分,GIC负责债券、房地产和私人股票投资,淡马锡对内专注于战略性产业投资,对外投向金融、能源、资源和高科技产业。目前GIC管理资产超过1000亿美元,淡马锡资产市值1860亿新元。两家公司都取得了公认的骄人业绩。

    目前,中投公司的投资组合和投资策略与新加坡GIC相似,但投资管理水平与GIC和淡马锡相比,还有不小差距。考虑到国家外汇管理局管理的外汇储备资产规模巨大,且主要以保证外汇储备资产的安全性为目标,因此,中投公司可适当调整经营战略和投资策略,更多地借鉴淡马锡的经验。

二、新加坡淡马锡的投资管理经验

    淡马锡成立于1974年,是新加坡财政部全资投资机构,负责管理政府在国内外直接投资。截至2010年3月底,淡马锡投资组合市值1860亿新元,账面价值从10年前的500亿新元增加到1500亿新元。自成立以来,淡马锡年复合股东总回报率以市值计算为17%,以股东权益计算为16%。30多年来,年均现金分红达7%,对国内生产总值(GDP)贡献率达13.5%。淡马锡的经验有六个方面:

    (一)独特的国有资产投资管理体制。淡马锡按市场方式经营,董事会中公务员代表国有股东,薪酬由政府支付。淡马锡定期向财政部报送财务报表,政府可随时对淡马锡实施检查。淡马锡对子公司依法派出股东,通过下属公司董事会进行监管。在旗下公司董事会中,公务员与市场人士各占一半。淡马锡不参与被投资公司经营决策,决策由管理团队制定,并由董事会监管;淡马锡也不直接任命所投资公司高管,而是由下属公司从市场中寻求合适人选。淡马锡通过持股或出售股权体现经营方向,同时参与投资企业治理。

    (二)拥有独特的企业文化。《淡马锡宪章》规定,淡马锡是按商业原则管理的投资公司,目的是为各利益相关方创造可持续的长期价值。淡马锡是积极的、价值导向的投资者,通过与旗下公司董事会和管理层沟通,实现可持续的回报。淡马锡价值观是培育诚信文化、精英文化及卓越文化;专注于培育核心竞争力,满足客户需求,恪守商业原则,不断创新和创造价值;培养高素质董事会及管理人员,培养尽职尽责雇员;将优秀商业领导力、财务原则、卓越营运及公司治理制度化;加强企业品牌建设,注重企业社会责任。

    (三)合理安排投资区域布局。2002年以来,淡马锡积极投资于亚洲,现在淡马锡近80%的资产投资在亚洲。截至2010年3月底,淡马锡在新加坡投资占其投资总额的32%,除日本之外的亚洲其他地区为46%,经合组织经济体和其他市场为22%。2002年3月以来,淡马锡新投资项目为其带来的8年复合回报率超过23%。淡马锡重点投资亚洲,主要是由于亚洲经济发展快、对外资限制少,同时也由于发达国家对外资进入设置重重障碍。

    (四)合理安排投资行业布局。淡马锡的投资采取分散和适度集中的原则,主要分布在国计民生相关行业。截至2010年3月底,淡马锡投资组合:金融业37%;电信、传媒和科技24%;交通与工业18%;生命科学、消费与房地产11%;能源与资源6%;其他4%。以金融业为例,淡马锡持有的股份分别为:中国银行4%、中国建设银行6%、印度工业信贷投资银行(ICICI)6%、韩国韩亚金融集团(Hana Financial Holdings)10%、渣打银行18%、星展银行28%、印尼金融银行(Bank Danamon)68%和巴基斯坦NIB银行74%。

    (五)保持资产配置的灵活性和流动性。2007年年中以来,淡马锡为应对金融危机,一直保持净现金头寸和财务灵活性。淡马锡借2009年底市场恢复信心之机,发行了淡马锡债券,提高了资金灵活性和效率。目前,淡马锡持有8只未到期债券,总额约合60亿美元,这些是淡马锡总值100亿美元全球中期担保票据中的一部分。其中3只为美元债券,5只以新元计价,到期日最远为2039年,加权平均期限为13年。

    (六)健全的风险管理机制。风险管理被纳入淡马锡的日常决策。一是高管直接介入风险控制;二是降低不同投资的风险相关性;三是重视资产配置和风险评估。淡马锡风险控制部门每个月都对全部投资进行风险评估,对所属基金公司进行每日评估,操作风险控制由内部审计和法律部门负责。内审部门定期对各部门轮回审计,法律部门监察各部门守规情况。董事会提供政策指引,并与高管团队共同制定风险管理政策,培养风险文化。同时采取分担风险的薪酬制度强化这一文化,在经济周期波动中将员工与股东利益挂钩。通过扩充风险管理信息系统,特别是建立前瞻性模拟技术,提高对市场变化的决策能力。

三、淡马锡经验对中投公司的启示

    (一)扩大中投公司投资领域。在中投公司成立之初,因经验不足,加之赶上了金融危机,中投公司偏重于金融投资,特别偏重于美国金融资产和金融机构股权投资。现在大家对美国金融市场和过度持有美元资产风险已有新的认识,因此,除了增加外汇储备中的日元、欧元和黄金资产比例以外,中投公司应把投资资金更多地专注于境外能源、资源和高科技领域投资。同时在投资地域上,可考虑将投资重点放在东盟、拉美、非洲和中亚地区。

    (二)强化风险管理。在各种基础金融工具当中,普通股股票风险是很大的,为了规避风险,投资机构通常选择“优先股”或者“可转换优先股”形式。中投公司反其道而行之,投资黑石采取“放弃投票权”普通股形式,投资摩根斯坦利采取“强制性”转股债券形式。应该认真汲取这些教训,进一步完善中投公司的内部风险管理机制。至于投资货币市场基金,并非高枕无忧,也应考虑利率、汇率和信用风险。

    (三)加强公司董事会建设。淡马锡经验之一就是重视公司治理。世界上一些知名百年老店之所以基业长青,重要原因也是加强公司董事会建设。目前,中投公司在一定程度上存在决策权和执行权不分,企业负责人自导自演;董事会和经理人员高度重合,企业负责人自己考核等情况。应规范董事会、监事会和经理层权责,形成有效制衡机制。

    (四)严格审计监督和业绩考核。淡马锡董事会既有外部监督,又有内部监督。政府直接派人参加董事会,通过财务报告和项目审批监督重大决策,不定期派人到公司了解情况,发挥媒体作用。淡马锡在董事会内建立审计委员会,对公司及下属企业审计。目前,中投公司的内部监督效果差强人意。应对监事会建立派驻专职人员制度,要加强对派驻人员的监管,科学制定考核体系;建立任期风险基金,探索期权激励,防止短期行为。

    (五)优化全球资产配置和布局。淡马锡对行业进入和退出都反映了新加坡产业政策。淡马锡重点扶持一批大型国企,如石油、基础设施、金融和海运等;通过旗下企业上市,带动民间资本发展。中投公司也应该体现我国经济发展战略,重点放在海外能源资源和基础设施领域的战略性投资,与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的海外投资形成互补,发挥协同效应。

   (六)采用市场方式选择职业经理人。新加坡推崇精英治国,与我们重用四化干部本质是一致的。淡马锡鼓励企业到海外和民企网罗优秀人才。中投公司应该寻找党管干部原则与董事会选择管理者、管理者行使用人权的结合点,发挥海外人才和本土人才的各自优势。

个人简介
徐洪才,首都经济贸易大学证券期货研究中心主任、金融学教授;清华大学国际工程项目管理研究院特聘教授;中国证券业协会CIIA专家委员;北京市国际金融学会常务理事;1996年获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博士学位;曾就职于中央银行、证…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